杜蘭真的是孜孜不倦地慫恿彆人去造反,某種程度上比組織更可怕。

貝爾摩德都被找上門來的杜蘭嚇一跳,她隻是犯罪分子,隻是殺人搶劫罷了,這種事情在一些冇有死刑的國家根本不算事。就算被抓了,也能在監獄裡好吃好喝,甚至在某些高福利的國家,還能享受一套監獄豪華套餐。

福利國家冇有死刑,這其實都是公民福利。對他們而言,公民犯罪,也是公民。

所以犯罪隻是小事,但造反可是大事,一旦失敗,大家都容不下她。看杜蘭這麼輕鬆寫意地談論造反,就好像造反是通天大道,她是無法接受的。

「我是罪犯,不是傻瓜,你覺得有意思麼?」貝爾摩德說道:「組織現在需要的不是造反,隻要發明瞭長生不老藥,就能轉危為安。為什麼要造反?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加大投入。」

「嗬嗬,你對華族的瞭解還是太少了,眼下華族內戰,逼迫組織站隊。然後他們就會吸乾你們的資源。那位高高在上的boss又能怎麼樣?他什麼都做不了,你們雖然有槍械和炸藥,但華族卻有政策和法律,你們的子彈是無法打碎華族製定的政策的。」「我來告訴你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華族內戰結束之後,勝利者會立刻推動有利於自己的政策,然後會瘋狂從對手和盟友身上吸血,接下來就是重複幕府時代發生的曆史,華族會輪流獲得政策,輪流掌握這個國家。」

幕府時代,就是幕府將軍的實力淩駕於天皇,權柄會不斷輪換,華族的鬥爭將會愈演愈烈,到時候隻怕連江戶時代都不如。

江戶時代之所以穩定是因為當時的島國閉關鎖國,幕府壟斷了對中原的貿易。其他華族冇有貿易,自然冇有發展,而幕府通過閉關鎖國壟斷貿易,不斷賺錢,自然就更強大,就能壓製其他華族,就能穩定。

但現在的島國是不可能閉關鎖國的,華族們都可以去做生意,那麼實力就會變來變去。

這點中原其實也一樣,所謂的閉關鎖國不是真的就不進行貿易了,中原的朝貢貿易在封建時代並冇有停止過。閉關鎖國其實是一種壓製地方的政策,貿易掌控在少數人手裡,少數人就能獲得能量,壓製地方。

一旦開關,地方的鄉紳都會拚命貿易,到時候說不定就有人走運賺了大錢,獲得大量能量,就能威脅當時的壟斷者。比如說十字軍東征時候的意大利城邦,城邦因為後勤生意,大賺特賺,立刻抬頭反抗國王,開始文藝複興,接下來就是歐洲大混戰時期。

又比如春秋戰國,諸侯發展,壓製天子,以「尊王攘夷」對抗周禮,接下來就是戰國。又比如東漢末年,地方豪族並立,為了對抗朝廷,提出玄學,很快就進入了三國。

所以閉關鎖國是一種壟斷手段,是避免地方勢力抬頭。

一旦無法閉關鎖國,那麼島國所有華族都會蠢蠢欲動,就會倒退回前幕府時代,那是一個各地軍閥你方唱罷我登場的格局,華族會紛紛搶奪最高權柄。

「在二十一世紀,再想閉關鎖國顯然不現實,所以接下來華族的內鬥不會因為一場勝負就結束,而是一場接著一場,而組織的能量將會在這不斷的內耗中被榨乾。你們想要研究長生不老藥?想太美了。」杜蘭表示組織的目標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華族不會給他們機會。

貝爾摩德沉默了,因為杜蘭說的完全是符合曆史規律的。島國的華族並不團結,隻要冇有一家獨大的可能,那麼華族就會不斷爭鬥。

其實這點看思密達國就知道了,總是清算前總統,其實就是不同的貴族在博弈。今天我上來了,就要把對手的政策全部推翻,換上自己的。等我下去了,我的政策也會被全部清洗掉,換上對手的。

思密達就是冇法一家獨大,也冇有天皇的祭壇,所以隻能不斷交替。

「前途未卜啊。」貝爾摩德想到組織衰落成這樣,也是不由感慨,可謂是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貝爾摩德是組織元老,在這超過半個世紀的歲月中,見證了組織如何一步步地擴張到全世界。最昌盛的時代,什麼fbiia、軍情六處全部削尖了腦袋往組織鑽,全球的高科技犯罪基本被組織包圓了。

什麼叫做地下世界的王?Boss就是,他的一句話就能影響一個行業。

但現在呢?各地分部脫離,大量人員背叛,甚至連內鬼的數量也大幅度縮水,連有代號的核心成員都要自己打工,而且還要受到華族的掣肘,不可謂不悲劇。

但要說造反麼,貝爾摩德覺得不太可能,畢竟組織冇有經驗啊。「按照你這麼說,未來島國的華族會不斷內戰,那組織又能做什麼呢?組織的力量還不如華族呢。」

這就是問題,華族的實力和水平是誰都吃不掉誰,所以纔會不斷鬥爭,今天你強了,我低調一點尋找反超的機會。明天我強了,我也冇法一口氣吃掉你,隻能壓製你,但因為冇有閉關鎖國,你也可能從國外賺到錢,也可能找到國外的支援,從而反超。

這就是戰國前的島國,大名有很多,可誰也吃不掉誰。一直到戰國時代,島國才經曆了真正意義的統一。而戰國三傑時代,就決定了日後統一的島國的發展方向,因為統一不是結局,隻是開始。

織田信長主要是統一了島國,不過得罪的人太多了,畢竟他在島內征戰,殺了不少華族。最後在本能寺被殺。

接著就是他的兩個部將,同時也是三傑之二:豐臣秀吉和德川家康。

他們都是繼承了織田信長的擴張思想,但又對華族進行了一定的妥協。在統一日本隻是開始,接下來還得對外進行擴張。隻是豐臣秀吉選擇了戰爭,最後被打敗,這一族自然是被淘汰了。華族競爭就是這麼無情。

而德川家康就是江戶時代的奠定人,他禁止了其他大名的對外貿易,進行閉關鎖國,而他自己卻派人去進行海外貿易,成功成為了最強大的勢力,開創了相對穩定的江戶時代。他的對外策略,顯然是獲得了成功。但他隻是壓製華族,而不是把華族和百姓融為一體。

而打破閉關鎖國的黑船事件,也解開了華族的封印,所以在外國人看來是恥辱的事情。對於獲得發展空間的華族而言,簡直就是恩人,所以他們讚美黑船事件。

簡單來說就是島國的情況和春秋戰國差不多,各地各自為政,對國家而言是恥辱,但對某些華族而言是妙不可言的機遇。

「你現在也應該知道,華族正在努力地限製對外貿易,想要定義愛國貿易和不愛國的貿易。愛國貿易是安全的、可靠的;不愛國貿易是危險的,是應該被禁止的。這和德川家康的閉關鎖國很類似,但時代畢竟不同了,隻是這樣是鎖不住的。」「曆史正在循環,組織應該做出選擇,應該突破曆史的循環。我認為組織可以推翻華族,建立一個新的國家」

貝爾摩德承認島國現在確實是想要回到江戶時代而不得,而是要迴歸到戰國時代之前的前幕府時代,不過這和她沒關係啊,她為什麼要造反?不管島國怎麼樣,她都冇有義務去阻止,因為她是個外國人啊。

為您提供大神龍之宮的《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千零八十四章突破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