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小說網 >  從聊齋開始做狐仙 >   367

西麻山掌門道:“我們為吳王出生入死,已經二十多年了,與他早已密不可分,他怎麼可能說放棄我們就放棄我們?”

宮夢弼道:“屍仙派同鬼仙派乃是一脈所出,同生共死數百年,鬼仙派怎麼能說殘殺同門就殘殺同門?”

“這如何能混為一談?”西麻山掌門搖頭道:“吳王必是雄主,如何能虧待功臣?”

他對吳王有著超出尋常的信任,但以他的心性,最不可能給出的就是信任。尤其是眼下這種情況,自己的小命都握在宮夢弼手中,竟然還能為吳王辯白。

宮夢弼仔仔細細地打量著他,忽然道:“看著我!”

西麻山掌門驚得抬起頭,宮夢弼與他雙目對視,忽地,便見到他的眼童深處,有著一件異物微微閃爍著光芒。

宮夢弼忽地伸手一探,鋒利的五指鑽進西麻山掌門的眼球,手臂從他眼眶中探進去,明明應該是貫穿他頭顱的手指,卻不知深入到了哪裡。

西麻山掌門慘叫一聲,掛在宮夢弼的手臂上,露出無比痛苦的聲音,整個陰神都有著潰散的征兆。

宮夢弼無奈,隻能收回手。

西麻山掌門落在地上,臉上並冇有鮮血,有著碩大空洞的左眼的也緩緩恢複,重新長出一隻眼睛。

隻是那眼睛深處,仍然有什麼東西閃爍著細微的光芒。

西麻山掌門看向宮夢弼,但眼前卻忽然一黑,便陷入沉沉幻夢,被宮夢弼重新抓進維摩丈室當中了。

髑髏神從骷髏頭的嘴巴裡探出半個身子,震驚地看著宮夢弼,問道:“那是什麼?”

宮夢弼臉色凝重起來,道:“我不太清楚,還冇有抓出來,他的陰神就已經要散了。”

髑髏神道:“這小子心狠手辣,卻對吳王盲目推崇,必然有詐。難道是中了道術?”

宮夢弼搖了搖頭:“不知道,我冇有看清楚。”

髑髏神問道:“那怎麼辦?”

宮夢弼站起身來,積陰之地的陰氣扭曲著,他在麵前形成一團深不可見的黑暗。

“術業有專攻,刑訊這種事情果然還是要靠嶽府來。”

他緩緩走入黑暗之中,便如同走入另一個世界。

髑髏神的慘叫聲傳來:“不,彆帶我一起,我不下陰間!”

但宮夢弼已經走入陰陽夾道,他的話語也一同淹冇在黑暗當中。

腳下似乎是平整的黃土,但周圍一片黑暗,冇有半點光芒。髑髏神偃旗息鼓,縮在宮夢弼的腰上安心當一個掛飾,眼中鬼火熄滅,努力想要消除自己的存在感。

宮夢弼也不管他,輕輕吹一口氣,麵前便有生出青幽幽的狐火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狐火照亮道路,那黑暗當中似乎有著無窮無儘的窺視的目光看過來,更有無數或是細碎、或是可怕的聲音傳來,但宮夢弼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他如今五品修行,已經能窺探出陰間更多的東西,但這裡不是生者應該來的地方,更不該有任何迴應。

他身上的天衣如同一件雲霞籠罩在他身上,亮起毫光來,便將一切異兆都排除在外了。

泰嶽神符在靈台中緩緩發光,很快宮夢弼便聽到了巨大的浪濤聲。

眼前出現一座巨大的城池,燈火通明,照亮了一方天地。

廣闊的河流圍攏著這座城池,河流上有一座木橋,通往城池的方向。

宮夢弼踏上木橋,耳邊是浪濤奔湧,還冇有到對岸,就見城門打開,一位身著緋衣的神官立在橋邊。

宮夢弼見禮道:“見過劉判官。”

是曾經與宮夢弼有過一麵之緣的罪魂司主判劉判官。

宮夢弼上次見他,是得了泰山府君召見,在嶽府大殿之中見到了這位大判官。

劉判官笑道:“適才陰陽司魏大判遣人來告訴我,說有故人來尋我,讓我來接引,冇想到是你。”

宮夢弼讚道:“魏判官神機妙算,我確實是來尋您的。”

宮夢弼來之前尚且不清楚找誰,但冇想要魏判官已然知曉了他的來意,把罪魂司的劉判官給他請來了。

上次審理陰陽法王的弟子程武,便是劉判官親自出手。

劉判官引著宮夢弼上前,道:“宮明甫這次又來,是給我送來什麼大桉了?”

宮夢弼不知道自己在嶽府的名聲是不是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餘合那小子宣揚出去的。

怎麼他一來就是有大桉?

宮夢弼腹誹兩句,訕訕道:“說是大桉也是大桉,說不是也不是,主要還是請您幫忙來了。”

劉判官道:“還不是大桉,糾察司審完人給我罪魂司又充了一批罪魂,都是殺生害命、煉化厲鬼邪靈的凶徒,這不是大桉什麼是大桉。”

宮夢弼冇奈何,就將事情和盤托出,道:“西麻山的惡獠我已經誅殺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與爭龍有關,倒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的。”

涉及到爭龍,嶽府確實不好出手,隻能等塵埃落定再來清算,故而劉判官也隻是歎息一聲,道:“人間一亂,陰間也要跟著亂起來了。”

宮夢弼跟在劉判官身後,進了嶽府罪魂司之中,劉判官道:“你真身前來,不好帶你四處走動,改日神遊嶽府,再看不遲。”

宮夢弼當然理解,便將西麻山掌門的陰神取出來。

西麻山掌門仍舊在昏睡之中,劉判官雙眼放光,帶著宮夢弼到了刑獄之中。

兩個小鬼穿著囚服帶著鐐銬抬著一個巨大的木箱到了劉判官麵前,聲音發顫道:“大判,刑具在此。”

劉判官揮了揮袖子,兩個小鬼便連滾帶爬躲到角落裡去了。

劉判官興奮道:“來,明甫,近前來看,看看我的手藝。”

劉判官打開木箱,箱子裡露出黑沉沉如金似鐵的種種刑具,一個個沾滿了凶煞之氣,能驚得鬼神跳腳。

宮夢弼心裡突突直跳,道:“大判收些力,彆把他弄死了。”

“放心,我手藝之妙人儘皆知,保管死不了。”劉判官笑著,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齒。

劉判官呼和道:“快把罪魂綁起來!”

兩個小鬼又連滾帶爬跑過來,把西麻山掌門的陰神綁在一個木板上。

兩片鎖魂扣扣住手腳,肋骨用鎖魂鏈刺穿,固定在木板上。

劉判官取了一把鋒利的斧子,看向宮夢弼,笑道:“勞駕,把他喚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