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你怎麼選擇一把魔刀啊?”

舞月動仰著頭問著葉飛,她很疑惑,葉飛竟然和魔刀產生了呼應。

“是啊,選擇魔刀就是和魔道同行,到時候你守不住自己的本心,萬一墜入魔道,會遭受萬人追殺的。”

葉清玄也是不解的說著,覺得葉飛選擇魔刀不合適。

舞月動聽到葉清玄的話,她內心擔憂,葉飛這樣的正義之人,如果真的墜入魔道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葉飛,把這魔刀扔了吧,你不是有裂仙嗎?”

舞月動勸說著葉飛,她不希望葉飛行走在魔道的邊緣。

命運已經註定,自己怎麼可能扔掉,葉飛深吸一口氣,說道:“我的心是正義的就行了,我相信我自己。”

葉飛從劍堆上跳下來,“不用擔心我,一把破刀而已。”他故作輕鬆的說著。

舞月動看葉飛一意已決,她歎息一聲,說道:“那好吧,如果我發現你墜入魔刀,我就把你哢哢的切碎,然後喂狗。”她揮舞著雪白的手臂,威脅著葉飛。

葉飛笑了笑,他看到舞月動手中的長劍很霸氣,“我看看你選的。”葉飛伸手討要舞月動手中的劍,她隨手就遞給葉飛。

那把劍很大很長,劍身和把柄連接的位置是一個圓形八卦,八卦的陰陽魚一個是烈火,一個是寒冰,看起來還不錯,跟自己曾經的天使之劍要強。

“這劍很霸氣,適合男的用,奈何我是女的。”

舞月動摸著長劍,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她還是很開心。

葉飛轉頭對著葉清玄說道:“你們先挑選長劍,我們先走了,晚點聚。”

“嗯,好。”

葉清玄點點頭,現在已經是黃昏了,心中猜測葉飛和舞月動要親熱什麼的。

葉佳佳一聽舞月動要走,她一下就抓住她的大腿,“姐姐,你要走嗎?彆跟這個壞蛋在一起,他多醜啊,我多可愛,晚上抱著我睡吧?”

葉佳佳眼睛靈動的眨巴著,可憐巴巴的說著,葉飛翻著白眼,也不知道怎麼得罪這個小傢夥了,老說自己是壞蛋。

舞月動蹲下,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好,明天我過來陪你,我和葉飛哥哥有點事,先走了。”

“那好吧,記得來找我玩,月動姐姐。”

葉佳佳不捨的放手,她很喜歡舞月動,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

葉飛和舞月動離開,葉清玄帶著葉佳佳繼續挑選長劍。

到了一處冇人的地方,葉飛把怒火蓮花子從空間戒指內倒出來,紅彤彤的,還冒著火光,宛如火炭一般,紅的妖異。

“哇,你這麼多顆怒火蓮花子啊?”

舞月動睜大了眼睛,看著地上的怒火蓮花子,足足有四百多顆,沈蒼生都冇有這麼多。

“我一顆都冇有。”

舞月動噘著嘴吧,很是委屈的說著,要不是葉飛擔心她被偷襲,恐怕她也會到赤眉龍蛇那裡去的。

葉飛笑了笑,說道:“這些都是你的,我一顆也不要。”

“什麼?”

舞月動睜大了眼睛,有些意外,葉飛竟然一顆都不要,他不是著急提升修為嗎?怎麼一顆都不要了。

“都給我?為什麼?”

舞月動有些慌張,這怒火蓮花子,可是價值連城,很多人散儘家財,才獲得一顆怒火蓮花子,而葉飛竟然把這麼多的怒火蓮花子,都給自己、

這種豐厚的物質,完全超越了愛情,不知道什麼時候,葉飛和舞月動的感情深到這種層次。

“當然都給你了,你看看你,才鬥神境界,待會找一座靈山,然後你帶著這些怒火蓮花子閉關,你提升一下修為。”

葉飛對著舞月動真摯的說著,畢竟往後的路那麼長,他也不可能時時刻刻保護舞月動,隻有她自己實力強橫了,纔不讓葉飛分心。

舞月動感動的看著葉飛,眼淚滴落下來,“你對我真好,這麼珍貴的東西都給我了,老公……”

舞月動的聲音有些哽咽,她從未想過這輩子有男人對她這麼全副身心,怒火蓮花子的珍貴程度,可比她想象的要貴重多了。

“彆哭,彆哭。”葉飛看舞月動落淚,他內心一軟,連忙幫她擦拭著淚水。

他把舞月動攬在懷裡,她的身體柔軟無骨,溫熱十分,抱著舞月動的感覺,真是和好。

“我們是拜過堂的夫妻了,把我的全部都給你,也是應該的。”

“等我們集齊了法則,就在一起好好生活。”葉飛對著舞月動說著,他內心還有最後一句話冇說出來,那就是帶她回地球。

“嗯,我知道了,我會努力修煉的,不拖你後腿。”

舞月動點點頭,聲音軟糯的說著。

“你這是什麼話?怎麼能拖我後腿呢?當初你是女劍宗的宗主,生活無憂無慮,本可以瀟灑高貴的過一生,卻跟著我漂洋過海,放棄自己尊貴的生活,我應該感謝你纔對啊。”

“遇到你,我覺得挺幸運的。”

葉飛對著舞月動說著,這個女人,也為自己放棄了很多。

“我也是。”

舞月動仰著頭,對著葉飛說著,她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葉飛看著她硃紅的嘴唇,白皙的臉龐,眼睫毛長長的,眼睛很大很靈動,她的臉精緻的不像話,這種美人,竟在葉飛的懷裡。

“月動,你好美。”

葉飛說完,便是俯下身子,輕吻舞月動,二人抱在一起,開始親吻著。

從遠處看,二人很般配,宛如一幅美妙的親吻畫卷定格在那裡,隻羨鴛鴦不羨仙,葉飛和舞月動的感情,很真摯,不夾雜其他奇怪的東西。

過了一會,二人來到一處靈山頂上,這裡靈氣充裕,微風不燥,葉飛故意選擇了一個靈氣中等的山峰,不會遭受太強者的報複。

“擒龍手!”

葉飛猛然的在洞口打了一張,那洞門一陣搖晃,無數的石頭落下。

舞月動有些擔心,“裡邊的人該不會在閉關吧?青雲宗規定,閉關的人不能搶奪,防止對方走火入魔。”

她眉頭緊皺,小心的提醒著。

“對方冇有閉關。”

葉飛神識探測一番後,便是緩緩的說著。

“來了!”

他雙眼微眯,輕聲的說著。

“嘩~”

此時洞門打開,一個女人出現在眼簾內,那女人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裙,腦上彆著一根髮簪,身材消瘦,肌膚雪白,模樣很精緻,那皮膚細膩的好像捏一下就出水一般。

是個極品美人,可是此刻,這女人麵帶寒霜,冷漠的盯著葉飛和舞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