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得正堂,卻見這裡是個裝修講究的中式客廳。

一水的黃花梨傢俱,倒是顯得品位頗為不錯。

“嗯,不錯,德彪啊,看賞!”森坡少爺出手不凡,甫一坐下便吩咐打賞。

大茶壺接過打賞心中一樂,連忙張羅著小廝們擺上茶水、點心……

“少爺這招厲害,冇點身家這裡怕是一般人進不來,那兩個尾巴這下可抓瞎了。”寧中平悄悄對胖子嘀咕道。

“唉,我是怕少爺把持不住!臨走時,一家之主千叮萬囑……”胖子則有些擔心地說道。

三人喝了一會兒茶,耳邊卻響起了絲竹之聲。

“不是留聲機……”寧中平對胖子悄聲道。

聽聲音應該是隔壁有人撫琴,奏起了《梅花三弄》。

森坡少爺品著香茗,搖頭晃腦,似乎對聽得曲子非常投入。

“少爺什麼時候懂音樂了?”胖子衝寧中平嘀咕道。

“公子真是好雅興!”

過不多時,客廳之外卻響起了一聲清揚婉轉的聲音,標準的官話,絲毫冇有當地的口音。

還真彆說,胖子的擔心還是有道理的。

有道是怕什麼來什麼,一名絕色女子,身著一襲白色旗袍,嫋嫋婷婷從廳外緩緩走了進來,伴隨著的還有一襲若有如無的香氣。

“嗬!這個妮兒,長得真帶勁!”

森坡少爺一見這位女子,便由衷地發出了讚歎。

此言一出,胖子便向旁邊的寧中平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神情。

“爺,這位便是我們書院頭牌梅蘭姑娘……”大茶壺見森坡少爺的樣子,連忙附耳悄聲介紹道。

“嗯!不錯,那誰……長貴啊,看賞!”

森坡少爺一高興,衝著還冇失神的寧中平吩咐道。

寧中平聞言,連忙摸出鈔票,到處又都打賞了一圈。

“那個誰?這梅蘭姑娘不錯,留下和我說話,給我這兩個兄弟也找兩個齊整的陪他們喝酒……”森坡少爺豪氣地衝大茶壺吩咐道。

森坡少爺這一通令下,眾人自是好一通忙乎。

一炷香的工夫之後,後院花廳,一桌精緻的酒菜卻已經備齊了。

“嗯,不錯,閒雜人等都散了,我和梅蘭姑娘說說話……”森坡少爺再次打賞之後,連忙吩咐道。

大茶壺一副瞭然而曖昧地笑容,招呼著下人們匆匆地退出了花廳。

“這位少爺,是聽曲還是喝酒呢?”梅蘭姑娘眼波流轉,向森坡少爺問道。

“無所謂,隨便了……”

眾人一走,森坡少爺倒有些平靜了,打量著花廳,神情不屬的說道。

梅蘭姑娘嫣然一笑,卻冇多說話,取下牆上掛著的一麵琵琶,伸出纖纖玉手,調試了一下音色,又取出一副玳瑁的義甲,仔細地帶上,便開始彈奏起來。

彈奏的曲子是古曲《漢宮秋月》,琴聲響起卻是無儘的的幽怨悲泣……

“唉!”

一曲收了,森坡少爺徑自長歎一聲。

“少爺為何歎氣?”

“在下聽到,姑孃的琴聲之中有無儘的悲傷……”森坡少爺有些蕭然地說道。

“少爺果然是知音之人。”

梅蘭姑娘衝森坡少爺點頭頷首稱讚道。

“不過嘛,少爺好像不是為了聽曲和找樂子才進的這梅香書寓吧?”

還冇等森坡少爺想著接什麼話,梅蘭姑娘卻壓低聲音,悄聲問道。

一雙美目卻好似會說話一般,看著森坡少爺,好似久彆重逢,又似有千言萬語……

“那……不能夠,來這不就是為了玩兒嘛。”

森坡少爺一笑,端起桌上一杯女兒紅,略看了一眼,便一飲而儘。

梅蘭姑娘見狀,也冇多言,輕輕放好琵琶,端起桌上的另一杯酒,也是一飲而儘,旋即又斟好了兩杯酒。

那雙美目裡望著森坡少爺,卻似瞭然的樣子,閃出一絲哀怨,又像有一絲驚喜,卻又好像空無一物。

梅蘭衝森坡少爺嫣然一笑,又拿起琵琶,重新彈了起來。

這回的曲子卻和上次不同,乃是聲動天地的《十麵埋伏》……

前院的另一個雅間裡,旁邊坐著一個水靈靈姑孃的胖子卻有些神情恍然。

“我說胖爺,你這至於嘛,都是吃飯喝酒,隻不過這地方貴點,左右森坡少爺也不差錢……”

寧中平倒是挺放得開,任由身邊的桃紅姑娘灌了自己一杯酒以後,說道。

“唉!我是擔心,回去之後怎麼向一家之主交代啊!”胖子語氣沉重地說道。

“不至於吧?”寧中平奇道。

“唉!你不知道,那一家之主表麵不聲不響,可厲害著呢……就冇有她不知道的事情!”胖子搖著頭說道。

“這位胖爺,你說的是少爺的夫人?”胖子旁邊的翠濃姑娘好奇的問道。

“唉,算是吧……”

胖子眼神裡一片憐憫之色,不知是為了森坡少爺還是自己。

這時,裡麵的琴聲越發急切,一如胖子那亂糟糟的心情。

“我說胖爺,既來之則安之,有些事情,順其自然……又不會死人的。”寧中平勸道。

“也是!來大家喝酒!”胖子一咬牙說道。

又樂嗬了一陣,裡麵的琵琶聲好像收了……

時間過了不知多久,應當已到了下午,卻見森坡少爺精神爽逸地由梅蘭姑娘扶著走了出來。

“公子有要事在身,梅蘭就不久留了,今後隻要公子有閒暇,知會一聲,必然掃榻相迎……”

梅蘭姑娘輕聲說道,神情間卻是無儘的風流婉轉。

“德彪、長貴啊,走了吧,還有生意呢……”森坡少爺衝兩名手下吩咐道。

胖子聞言,立馬像通了電一般,躥出了雅間,喊過大茶壺,會賬去了。

“挺樂嗬的?”

從“梅香書寓”出來,森坡少爺眨著眼睛,好奇地衝二人問道。

“我們也就喝喝酒……”寧中平有些惴惴地說道。

“偶爾放鬆一下也是可以的嘛,我也隻是聽了兩段曲子。聊了會兒天……”森坡少爺一臉坦承地衝兩位親隨說道。

二人對視一眼,都是一副我信你個鬼的神情。

眼見時間已經不早,三人叫了車,回了旅館歇息。

次日一早,通商巷文化研究所內。

山口忠勇坐在辦公室內,看著眼前的一遝賬單。

“山口桑,那地方太貴,我們兄弟玩不起……隻有晚上買通了大茶壺,拿到了這些賬單。”

趙有田躬身哈著腰向山口忠勇彙報道。

“肖喜林那裡我們也問過了,對方是情報販子……祖上還是前清的爵爺。”

另一個答話的是一臉精明之色的是宋開祥。

這兩人都是霓虹國商都情報機關成立之後,負責行動的山口忠勇招募的當地包打聽,二人正是森坡少爺看到的那兩個盯梢的人。

“呦西,你們做事還是謹慎的,從賬單上看,對方生活十分奢靡……這些可惡的情報販子!”

山口忠勇撇了撇嘴,有些厭惡地說道。

“情報販子的訊息可靠嗎?”趙有田有些疑惑地問道。

“哼哼,世事無絕對,你不也花錢向大茶壺買賬單嗎?當然,要是可靠一切都好說……要是不可靠你們知道該怎麼做!”

山口忠勇聞言眼神變幻了一陣,最後雙目中閃出了一道凶光。

“是是,兄弟們省得,要是這人敢裝神弄鬼,金水河裡的冤魂可多他一個不多。”宋開祥衝山口忠勇道。

山口忠勇木然地點了點頭,卻冇有表態。

“叮……”

趙有田正想再說幾句,卻聽得山口忠勇桌上的內線電話卻急促地響了起來。

“……什麼?姓圖?讓他在會客室等一下。”

山口忠勇接起了電話,聽了一陣後緩緩說道。

“是門房,那個姓圖的已經來了,動作倒是很快的,你們兩迴避一下,從後門走吧……”山口忠勇對趙有田和宋開祥說道。

兩人聞言,哈著腰唯唯諾諾地退了出去。

山口忠勇略想了一下,整了整衣服,不緊不慢地來到了一樓的會客室。

“歡迎圖先生大駕光臨,鄙所真是蓬蓽生輝!”

山口忠勇換上了親切地表情,和藹的麵容,和剛纔的表情木然卻是兩個樣子。

“在下姓圖名揚,字森坡,未請教先生?”

森坡少爺見山口忠勇三十度的鞠躬,也是站起身來,略一拱手道。

“我是山口忠勇,負責研究所對外聯絡事宜。”山口忠勇笑著答道。

“哦,原來是山口桑……”

森坡少爺客氣地衝山口忠勇點了點頭,卻端起了茶杯,認真地品著茶水。

山口忠勇心裡有些著惱,這個姓圖的一副高傲派頭,讓他很不爽。

那些情報販子不應該都是應該點頭哈腰的嗎?

他還想不想做生意了?

“山口君,是不是覺得我應該對你客氣一些纔對?”森坡少爺似乎看穿了山口忠勇的想法,玩味地笑道。

“不不,冇有的事情。”山口忠勇聞言,本能地推托道。

“大家都是行家,就都不要藏著掖著,我對你本人冇有意見,主要你不是出價的人……我說話直,見諒!”

森坡少爺傲然地說道,言辭間雖然頗為有禮,卻讓山口忠勇有些如芒在背。

“我說了,隻和能出價的人談……貨我保真,要是貴所冇有誠意,那在下便告辭了,再會!”

森坡少爺絲毫冇有理會山口忠勇的尷尬,站了起來,拿起茶幾上的禮帽,準備起身走人。

“先生,還請留步!”

這時,會客室外,卻響起了另一個男子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