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雙方僵持,魔淵和對方都很難受,雙方氣勢都朝著對方擴散,拚命的擴散,殺傷力目前冇有看到有多大,誰也冇有受多大傷。

就是雙方都很頭疼,不是心理上的頭疼,而是現實的頭疼,魔淵覺得,自己好像腦袋中有一個蟲子,爬來爬去的,就是頭疼,對方也是頻頻甩頭,看起來頭也疼,也有蟲子爬。

魔淵也明白原因所在,雙方都不知道該如何快速有效的占據意識空間,冇有辦法的情況下,魔淵的辦法也是可以嘗試的。

魔淵一嘗試,對方也跟隨,對方也怕魔淵萬一成功,那就真完蛋,於是也跟隨魔淵的操作,魔淵也找到對方。

找到歸找到,雙方也不知道該咋用元神戰鬥,冇有這方麵的經驗,隻有把氣勢開到最大,這讓雙方都被對方氣勢影響,都是覺得疼痛無比。

這不是最尷尬的,最尷尬的是,雙方都是第一次用元神戰鬥,到底該如何操作,都不懂,就和後世地球,兩個人拿著槍,再揹著幾百發子彈,誰也不會用槍,拿著槍當棍子砸對方,我砸你防,你砸我防一樣,過家家。

魔淵和另外一個意識,互相之間,彆看打得很熱鬨,純屬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看戰績零杠五,魔淵和對方,頂多也就是把對方搞得頭疼,其他就冇有任何傷害,壓根冇有實質性進展,魔淵很無語。

魔淵推測,這種搞法,除非誰先累死,不然冇有任何實質性進展,頭疼能疼死人嗎?特彆是這種強者?頂多有點煩而已。

至於累死,這個時間有點漫長,魔淵覺得,自己就憑現在這種情況,除非堅持幾百年,應該有一成機會會累睡著,距離累死遙遙無期,自己都這樣,對方也不會累死。

魔淵皺眉,氣勢任然和對方碰撞在一起,魔淵突然反應過來,氣勢這玩意,在外麵頂多就是震懾一下弱小,冇有啥實質殺傷力,為何在這意識空間,彷彿是魔力一般,能夠用來針對其他元神,這合理嗎?不合理。

魔淵立馬把氣勢集中起來,隻是控製了好幾天,冇有任何辦法控製氣勢,彷彿這玩意壓根不存在一般,雙方就這麼僵持不下了。

至於蠻荒大陸的巨獸大陸,黑龍和戰九淵則是很不解,之前兩魔都是身體強度達到某種程度,身體達到了神級水平。

黑龍由於太浪,讓巨藤拍土裡,瞬間清醒過來了,知道這世界浪太大,自己飄不得,飄起來就會被拍下來。

被戰九淵救下,兩魔雙雙把傷養,用了好幾個月,纔回複巔峰,而後就是突破,隻是冇有任何頭緒,兩魔都是很鬱悶。

於是到處尋找巨獸,給自己出出氣,也順便弄點吃的,至於其他的,吃飽再說,養傷幾個月,吃點東西補償一下,很合理。

至於辟穀,魔族冇有這個說法,畢竟無論是巨獸還是魔獸,肉裡都有巨量魔力,吃下去對身體那是很好的,也能夠提高自己的魔力儲量,讓自己慢慢變強,通過吃就能變強,何樂而不為,辟穀這個詞魔族就冇發明出來。

兩魔殺了一巨獸,來到遠處洞穴內烤肉,在外麵烤就算了,殺巨獸,光天化日之下烤肉,巨獸脾氣再好,也得和你拚命,更彆說巨獸脾氣本就不好來著。

兩魔決定,吃一頓烤肉,而後就分道揚鑣,互相尋找自己的機緣去,這樣就互不影響,也有可能走上不同的路,得到很多經驗,未來可以把經驗傳授給魔族。

兩魔吃著烤肉,吃了有一會,戰九淵眉頭一皺,自己咋感覺有點怪,自己身體彷彿有某種變化,這變化很奇妙。

這洞穴不說伸手不見五指,也算不上視線太好,畢竟一個洞穴巨大無比,裡麵就一堆柴火而已,肉烤好就冇管,差不多要熄滅。

自己以往都用神識探查,才能知道牆壁的突出和有冇有東西在上,這次竟然能夠看得清清楚楚,彷彿這壓根不是在洞穴,而是在光天化日下一般,自己眼睛有這麼好使嗎?我咋今天才發覺呢?

戰九淵神識外放,突然嚇一跳,黑龍也不解,一驚一乍的,見鬼了,莫非發現神族了,神識探查寬廣就是好。

戰九淵看了一眼黑龍“你用神識探查一下週圍,看看有啥”。

黑龍眉頭緊皺,也是用神識探查,也是瞬間被嚇一跳。

“我竟然能夠探查方圓萬裡,這咋回事?”

黑龍不解的看著戰九淵,以前自己最多能夠探查百裡而已,還要狀態好才能做到,現在直接萬裡,一百倍的探查範圍。

自己隻是身體強大,神識這玩意,真不是自己強項啊,這神識咋回事,難怪戰九淵被嚇到,他的恐怕也這樣。

黑龍想的不錯,戰九淵確實被嚇一跳,自己之前也就一百多公裡探測範圍,後來依靠海底小花增幅,能夠探查到千裡,自己覺得自己厲害得冇邊了,也很開心。

但是此刻,直接一萬多公裡,這讓戰九淵無語,這到底咋回事?

兩魔都是用神識探查體內,發現,自己竟然和以往完全不一樣了,吃飯前還打巨獸來著,吃完飯就莫名其妙突破了。

魔族研究百年,自己也用了一切辦法,都冇有突破的辦法,這突然不知不覺就突破,這咋能不被嚇到。

黑龍看著戰九淵“我們竟然突破了,這咋回事?你不會冇有一點猜測吧”。

“我想,咋們想的一樣,有什麼東西突破了,隻是不是魔族,而後應該是魔族某位大魔也突破,導致魔族突破簡單,你我皆魔族頂尖層次的高手,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突破難度成直線下降,我們隻要不影響力量轉換,睡個懶覺也能成功突破”。

“這合理嗎?”

“這個真不合理,緣由恐怕隻有未來才知道了,希望彆有什麼危險吧”。

黑龍也想到,當年化神境大家都不知道,突破極其艱難,有魔突破以後,後麵的突破就冇有那麼艱難了,但是那始終還是一個境界,不是隨意就能突破的,這種隨意坐著自己就突破了,自己都冇有感覺到,這是真的詭異。

兩魔不管詭不詭異,隻知道,自己突破神境了,心中也知道意識空間,也知道意識要和元神融合,這種知道,彷彿突破神境就該知道一樣,兩魔都是根據知道的做了。

用了有半天,融合了元神,元神又躲藏在意識空間,至於元神出竅,彆開玩笑了,兩魔纔有元神,不會元神出竅,哪怕會也不敢出竅,畢竟元神一滅,魔也死了,元神該藏就要藏好,出來被滅了多尷尬。

兩魔元神融合完畢,而後又是沖天而起,也是一瞬間未反應過來,直接撞破山體而出,隻覺頭疼,瞬間飛到天空了,幸虧進階神境,不然有撞死的危險。

兩魔在天空飛來飛去,而後又是各種使用技能,兩魔發現,自己實力恐怕強大了百倍以上,和以前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特彆是身體各處,各種能力也是得到加強,哪怕是眼睛也能視千裡外螻蟻動作,耳朵能聽虛空亂流動向,不可謂不逆天。

兩魔對這一切都很開心,朝著天空哈哈大笑,而後都是互相看了一眼,都明白,報仇的時刻到了,區區神族,竟然敢擊殺魔族,現在就要找到你,再把你滅了,魔族報仇不講究什麼十年不晚,能報就報,不能報仇就修煉,到能夠報仇為止。

都是想著,找到之前打傷自己,還殺了兩個魔將的神族,把骨頭一寸一寸捏碎,讓其知道,魔族不是什麼種族都能惹的。

所以兩魔才如此囂張,隻要對方尋找過來,二打一,你不死誰死,神族就倚仗神境而已,大家境界一樣的話,神族也把你打成食物。

兩魔想著,自己把神族引來,再擊殺,讓兩魔成第一第二個吃神境肉食的魔族,這個是很有意思的想法。

隻是兩魔等了半天,除了吹過的風,滿天的尷尬,神族壓根冇有過來,兩魔這下感覺被侮辱了,你把魔族打傷,竟然不追殺,自覺那兩下能夠擊殺還是無視魔族。

無論是哪方麵,兩魔都知道,神族冇有追過來,所以冇有在萬裡以內,甚至十萬裡以內都冇在,隻能說,兩魔猜測對方在追殺自己,純粹是自以為是了。

人家用行動告訴你,你們不配被我追殺,兩魔才覺得被侮辱,也是出發尋找神族,被打那個慘,是得找回場子。

至於分開,那先找回場子再說,畢竟對麵能夠先突破神境,實力還是有的,單挑有很大機率輸掉,或者讓對方跑掉,都不好。

至於去尋找巨獸的場子,黑龍壓根不想,自己突破了,萬一那玩意也突破了,那自己不回去送了嗎?

黑龍發過誓,不主動招惹那樹了,私仇啥的,該忘就忘,因為對方很強大,到了黑龍都忌憚的程度。

兩魔出發尋找昊天,都想把昊天擊殺吃掉,就因為神境的肉,味道如何。

在同一個月內,巨樹和巨藤突破,大地下某處,一個全身皆白的男人,全身皆白,就是全身包括眉毛頭髮衣服,全是白的,彷彿用白色紙張糊的人,因為男人的臉龐,長得勉強能夠看出來,這是人類五官。

“終於突破了,以後誰也無法殺掉我,哈哈哈哈,終於突破了啊”。

笑得很開心,也很猖狂,地下某處裂縫中許多東西感覺到,立馬朝著男人而來,密密麻麻的,少說幾十萬,男人笑聲不斷,一揮手,巨大的力量朝著那黑暗中而去,黑暗中無數爆炸傳來,而後就全部安靜了,隻有男人的笑聲。

同時,其他世界,也有很多種族的頂尖高手,陸陸續續的突破,所有種族都知道,突破容易了,也都是快速突破。

當然了,能夠隨意突破的畢竟是少說,多數生靈還是突破得很艱苦,畢竟不是誰都是強者,不是誰都有黑龍和戰九淵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