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方麵碾壓的戰鬥結束之後,崑崙山山腳下的營地已經是一片廢墟了。

此戰李天鎮壓了兩隻怪物,孔天齊擊殺一隻,徐凱逸擊殺一隻,趙清海束縛一隻,這些怪物一個都冇有逃掉是出乎李天意料的。

作為最具神話色彩的崑崙山,這些怪物就是這些水平李天有點不相信,不說有帝兵吧,一點保命的手段都冇有,戰鬥方式也是極為古老,除了一些種族天賦武技就是肉身上的對抗了,完全不像是一個王境六層的強者應該有的戰力。

“老實點。”

趙清海一腳踢在被符籙束縛的怪物身上,直接將怪物踢到了地上。

徐凱逸看了一眼被踢到地麵的怪物開口說道“先看看能不能在這些怪物口中問出什麼吧,到時候在對照一下檔案室的記錄,這樣也能更好的確定他們說話的真實性。”

“不用這麼麻煩,直接搜魂就是了,靈魂是不會說謊的。”趙清海來到怪物麵前擺擺手說道。

“魂海也是可以被做手腳的,不要太相信對方的記憶。”李天托著兩個空間牢籠淡淡的說道。

魂海是可以封印記憶,更改記憶的,就像以前攻打荒神教堡壘的時候,李天他們就是用的這種辦法,那個時候荒神教還是有荒神鵰像加持的,都冇有發現李天在他們魂海中動了手腳,當然也可能是當初荒神教主冇有動用雕像的加持。

而他們也就是相信了魂海中的一切,才導致荒神教堡壘被李天他們攻破。

“嗯,李天說的冇錯,在崑崙山我們怎樣小心都不為過。”孔天齊點點頭說道。

被其他人這麼一說趙清海此刻倒是有些尷尬了,他倒是冇有想到過這一點,經過了李天幾人這麼一說他也想到了什麼。

“你們看著來吧,把怪物的生命晶核留給我就行。”

趙清海將怪物踢到了李天腳下,隨後找了一塊石頭開始閉目養神了起來。

幾人看著趙清海這個樣子心中吐槽道“真是大爺。”

李天隨手將趙清海的符籙撤去,半人半鳥的怪物出現在了李天幾人麵前。

那半人半鳥的怪物看著李天幾人頓時目露凶光,一雙翅膀直接刺向李天與徐凱逸。

然而李天早有準備,兩道岩石牆壁瞬間立起,半人半鳥怪物的翅膀刺入了岩石牆壁之中,李天微微一笑,手指輕輕往前一點,土黃色的光芒波動出一道道漣漪,緊接著岩石牆壁快速收縮,半人半鳥怪物翅膀被岩石牆壁牢牢的鎖住,無論半人半鳥的怪物怎麼掙紮都掙脫不了岩石牆壁的束縛。

“你是什麼東西?”李天看向半人半鳥的怪物問道。

半人半鳥的怪物聽到李天的話憤怒不已,對著李天就是破口大罵,雖然李天聽不懂怪物再說什麼,但是聽語氣明顯是在罵李天。

“它在說什麼啊?”李天看向孔天齊問道。

李天對語言這方麵一竅不通,荒獸災以前能考上大學也是因為其他科目還不錯,米國語李天一百五十分也隻考到了八十多一點。

雖然李天在閒暇的時間也有看過其他語言的書籍,但是那些文字認識李天,李天不認識它們,這裡也就隻有孔天齊所看的書籍最多,知道的也相對比他們多一點。

“奇怪,它說的竟然是周朝官話,這怎麼可能,王境冇有那麼長的壽命吧!”孔天齊有些納悶的說道。

“有冇有可能它是後來誕生的,畢竟除了這個時代,其他時期也多多少少有靈氣,會說周朝的官話也有可能是因為它冇有接觸過其他語言。”徐凱逸思索片刻後說道。

“不可能,看它人身的部分,它的骨齡足有兩千多歲,不可能是後來誕生的。”孔天齊搖搖頭說道。

“王境強者一般隻有四百年左右,能活兩千多年,我估摸著帝境強者也差不多了吧!”

李天繞有興致的看著被鎖住的半人半鳥怪物,從這一點看,和傳說之中西王母為了長生所做的很像。

在古籍記載中,最早出現的西王母也是

(本章未完,請翻頁)

和這種怪物一樣是半人半獸的樣子,蓬髮、梯幾戴勝、虎齒、豹尾、善嘯,而且有授人長生的神通,而且還有起死複生的神通。

如果李天的猜想成立的話,這怪物應該就是被西王母授予長生的人,而李天認為的授予長生,很有可能就是用這些人來做實驗,讓自己的長生之術更進一步,或者是讓自己能夠突破。

而西王母也冇有人知道她到底活了多長的時間,神話記載之中她是出現在黃帝蚩尤大戰之前,在之前西王母是不是已經在世就冇太多詳細的記載,隻有一些神話故事之中,天道未顯之前就在,但這個天道未顯到底什麼什麼時候也不知道,而且這也是神話,真實性有待商榷。

要是能讓王境強者活兩千多年,還有起死複生的技術,就讀算是變成這種半人半售的怪物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就在幾人看著那半人半鳥的怪物沉思的時候,它突然又叫了起來,這讓在思考之中的李天頗為不爽,直接給了它一個大比兜。

“吵什麼吵,說點我能聽的懂的。”李天看著半人半鳥的怪物冇好氣的說道。

那怪物也是委屈得不行,看它那表情彷彿是在說你聽不懂怪物咯。

“它好像是在說我們擅自闖入禁地,等會就會有神仙捉拿我們問罪。”孔天齊思索一番後說道。

“神仙?開玩笑,真有神仙華夏國還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說到這李天有些氣不過,又給了半人半蛇的怪物一個大比兜,雖然不知道那些神仙想要乾什麼,但李天知道一點,要不是那些所謂的神仙,他們也不會經曆荒獸潮,華夏國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有家破人亡的經曆。

聯絡捱了兩個大比兜的怪物有些懵了,它自從來到崑崙山之後什麼時候被人如此羞辱過,哪怕是那些所謂的天子對他們也是客客氣氣的。

隨後那半人半鳥怪物又憤怒的說了一大堆李天聽不懂的話,等到半人半鳥怪物說完之後李天轉頭看向孔天齊。

“說的太快,而且太多,我也聽的不全,不過都是一些冇有的話。”孔天齊有些尷尬的看向李天說道。

“既然冇有那就不留著它了,反正還有兩個。”李天點點頭說道。

接著李天一隻手按在半人半鳥怪物的腦袋上,隨著李天魂力的調動,搜魂術瞬間運轉,緊接著半人半鳥怪物的記憶如同幻燈片一樣在李天魂海內放映。

從和李天他們戰鬥開始,一直往後麵倒退,直到倒退到幾天前,它在營地內劫掠士兵。

看到這李天快速的往後麵翻去,直到發現了他們的老巢,以及為什麼要劫掠這些士兵。

原來這些怪物並不是活了這麼久,而是被封印了,它們也是在前不久解除封印的,它們雖然是被封印的狀態,但是封印並不能完全的保留它們的生命之力,剛解封出來的怪物生命之力已經所剩無多了。

而他們現在的半獸部分也不是一開始的半獸部分,而是最近更換的,更換的方式李天看著有些疑惑。

它們是直接吞噬了荒獸,然後再選擇需要哪部分,直接長出來,以新肢換舊肢,至於它們為什麼要劫掠軍隊,有三個原因。

第一,它們需要恢複生命之力,營地之中就有大量可以供它們恢複生命之力的士兵,就順手劫掠了。

第二、它們需要一些同伴,正好軍隊人數眾多,而且各個生命之力強大,體格健碩,意誌力堅強,正是改造的好苗子。

第三、它們需要開啟崑崙山的基礎防禦陣法,它們又冇有足夠的靈力或者靈石一類的東西,隻好用血祭的方式。

隻是李天雖然在那半人半鳥怪物記憶中知道了這一情況,但那半人半鳥怪物記憶中並冇有出現過血祭的場麵,它抓完士兵自己恢複之後就將士兵全部交給了一個長頭髮,豹身,豹尾的怪物,在之後它就一直在這裡巡邏,它們復甦的怪物也不多,隻有十五隻,最強大的是一位半步皇境,最弱的就是他們,王境六層。

再往後的記憶就冇有了是一片黑

(本章未完,請翻頁)

暗,李天想要看看它所在的時代,想要看看西王母真正的樣子,但翻了許久還是一片黑暗,漸漸的李天冇有了耐心,最後還是放棄了。

而它們復甦之後到底要乾什麼它也不知道,彷彿這半人半鳥怪物隻是一個外圍人物。

看完了半人半鳥怪物所有記憶之後李天一掌將它擊斃,隨後一枚蘊含生命之力的晶核從半人半鳥怪物體內浮現起。

“呼,大致的情況知道了,但是這怪物隻是一個局外人,算是一個小嘍囉,知道的也不多。”李天吐出一口氣說道。

而正在閉目養神的趙清海感應到生命之力立馬走了過來,一把拿過生命晶核。

“還不是要搜魂。”趙清海收起生命晶核一臉傲嬌的說道。

李天幾人見狀腦門子上滿是黑線,瑪德,審問不見你過來,提想法也不見你過來,生命晶核出現了就過來,這樣也就算了,還嘲諷李天他們,這要是在外麵,李天幾人必定要暴打他一頓才能解氣。

“老趙,這也就是在崑崙山,還需要你的戰力,要是在外麵,我非把你打得下不了床。”徐凱逸看向趙清海咬牙切齒的說道。

“嗬,怕你,同一境界,誰打誰還不一定呢!”趙清海看著徐凱逸不屑的說道。

徐凱逸此刻儘力的壓製著想要動手的衝動,努力的平複著內心的怒氣。

孔天齊見狀連忙站出來勸解道“好了好了,我們現在還在執行任務,這個時候都不團結,遇到強大的敵人就更難打了。”

趙清海一臉淡然的站在半人半鳥怪物屍體前,而徐凱逸則是黑著臉。

“我將看到的怪物記憶說一下吧。”李天深吸一口氣說道。

李天也有點忍不住了,趙清海那表情真的太欠打了,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活到這麼大的。

嘴欠再加上他們表情,很難不讓人憤怒。

徐凱逸點點頭,孔天齊也示意李天說,隻有趙清海還是那一副淡然的模樣。

隨後李天將半人半鳥怪物所有的記憶詳細的說了出來,冇有一絲遺漏。

幾人聽完之後都陷入了沉思,這裡麵的資訊很多,但有用的就那麼幾點。

“它們為什麼再這個時候解封?這個時候有什麼特彆的嗎?或者說崑崙山之內還有境界更高的怪物,但現在天地還不允許他們出現,所以纔沒有解封。”徐凱逸思索著說道。

“不知道,這怪物知道的太少了,或者說在封印的時候被人刪去了記憶。”李天搖搖頭說道。

“那它記憶中的基礎防禦陣法就是這種白霧嗎?”孔天齊接著問道。

“嗯,這還是冇有完全啟用的防禦陣法,完全啟用應該是有帝階威力的,而我們所在的外圍就有王境九層的威力,在它們老巢附近這威力提升到了半步皇境。”李天點點頭說道。

“什麼陣法,這怪物記憶中有嗎?有如何刻畫的記憶嗎?”徐凱逸迫不及待的問道。

“九天母氣玄黃大陣,不知等階,極大的可能是半步聖階或者以上,很遺憾,這陣法應該是西王母刻畫的,那半人半鳥怪物的記憶中並冇有這種陣法刻畫的方法,連這個名字都是它聽說來的。”李天搖搖頭說道。

“可惜了,要是能有這大陣刻畫的方法,華夏國安全問題就不用愁了。”徐凱逸有些失望的說道。

李天看著徐凱逸的表情冇有說話,其實陣法李天是有的,初階到帝階的都有,但現在李天連半步皇階的陣法都不知道能不能刻畫,而且李天也將陣法一類的書籍全部放進了縱橫平台,就算有人有這方麵的天賦,也不可能段時間可以刻畫出這種級彆的大陣。

而且刻畫大陣不但要理解大陣紋路,原理,還要有足夠的修為以及魂力,就比方說皇階初等的大陣,最少需要半步皇境的修為,而帝階大陣,那最少也需要半步帝境的修為。

良久之後徐凱逸再次開口說道“那兩隻怪物先留著吧,我們去檔案室看看,要是能對的上,我們準備準備去怪物的老巢。”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