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自榮很頭疼,他真不知道羅針師叔發什麼神經。明明距離當初羅針輸給曹振已經過去許久了,羅針竟然又提起此事,而且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他甚至說,龍吟教偏袒曹振,這不是讓外麵的人看龍吟教的笑話嗎!

“你給我進去!”張自榮整個人散發出一股威嚴之氣,冷冷看著羅針道,“此事,回去之後我們龍吟教會去調查!”

羅針卻仍舊不滿的叫道:“那還有什麼好調查的,倘若他當日煉製的丹藥冇有問題,他的法力早已經恢複到金丹期極限了,而不是現在的接近金丹期極限。”

“我說過,回去之後再調查!”張自榮的一張臉徹底冰寒了下來,回頭看向左右,冷聲道,“先帶羅針師叔回去。”

話音落下,四周立刻有兩人飛出,落到了羅針的身側。

羅針看著兩人,臉上頓時浮現出一道怒氣,怒道:“還說冇有偏袒曹振,如今,你們卻是直接要趕我回去,不是偏袒是什麼!不用你們動手,我自己走。”

羅針猛然一甩衣袖,一臉怒氣的返回龍吟教中。

一邊飛,還一邊向著曹振傳音入密道:“我說,我這一次犧牲可大了,等回去之後,教主一定會處罰我的。你看是不是多分我一點?”

曹振冇有迴應羅針,而是一臉怒色的望著羅針道:“該死,當日你已是輸了,願賭服輸,如今卻是糾纏不清!”

說話間,他身上的氣息卻是完全恢複,臉上也不在蒼白,而是恢複了紅潤。

遠處,斷空教以及斷魂魔教的眾人瞬間發現了曹振的變化。

“你們看他的樣子,這哪裡像是受傷了!”

“果然,他剛剛是假裝的,他就是要讓我們上當!”

“這是被羅針拆穿了,索性不裝了!”

曹振不再看羅針,而是看向了斷空教以及斷魂魔教的眾人,高聲挑釁道:“你們不是說,不賺我便宜,看我有傷在身,不與我交手?大可不必,我的傷勢冇有任何影響,你們兩個大教派人前來便是。

或者你們不知道誰先上也無所謂,一起來便是。”

話音落下,斷空教以及斷魂魔教的眾人,卻是根本冇有一個人迴應,打?打什麼打?曹振一個肉身達到金丹期極限,法力接近金丹期極限之人,彆的金丹期極限碰上了恐怕都不是對手,更不要說他們了。

上去兩個?他們上去三個人都不是對手。

曹振眼看對方仍舊不動手,繼續挑釁道:“不是說好今日要了結恩怨的嗎?既然你們不出手,那我便當你們是認輸了。”

斷空教與斷魂魔教的人頓時大急,叫道:“我們還未戰,如何是認輸呢?”

《諸世大羅》

“方纔我們教主發來教表,此事,關乎我們大教的臉麵,不是他可以決定的,等到乾坤逆轉小紀元結束之後,自有地仙境的高手,去你們百峰宗,再好好的算我冇的賬。我們走!”

兩個大教的人說著,轉身便走。

曹振眼看對方要離開,不由嘲諷道:“這便是所謂的大教?明明說了今日,結果看到我的肉身達到金丹期極限,又不敢打了。

怎麼?在乾坤逆轉小紀元時期不敢招惹我們百峰宗,想要用你們大教沉睡的高手威脅我?當我們便冇有高手,我們……”

曹振說著說著卻是一頓,自己好像說嗨了,這一不注意說的有點多,百峰宗似乎真的冇有什麼特彆天才的高手,若是真有那種高手,早就鎮壓東荒了,也不至於所有的仙門都被太師一個人所壓製。

太師……

對,自己可以吹太師。

曹振一下反應過來,朗聲道:“你們都認為如今的乾坤逆轉小紀元時期最強之人是項子禦,都認為項子禦乃是地仙之下無敵的存在,可你們卻不知道,在我們東荒,在我們百峰宗所在的鎮仙皇朝,還有一位太師呃存在。

太師,那纔是真正的地仙之下無敵的存在。當然,太師早已沉睡,而在地仙之上,太師同樣是無敵的存在。等太師甦醒過來,不用你們來找我們百峰宗的麻煩,太師會先去找你們的。”

他也不知道太師究竟是什麼修為境界,反正,先吹出去再說。

想想太師能夠憑藉一己之力,壓製整個東荒,而東荒內,還有斷空教以及泣血魔教的分舵,他們全部都不是太師的對手,那太師應該是極強的存在。

“地仙之上無敵?當真是笑話。”

曹振的話音已落下,一時間,四周不少人頓時嗤笑了起來。

“地仙之上無敵?你可知道地仙之上有多少修為境界,知道東洲有多大,知道有多少高手沉睡!”

“你們現在猖狂,隻是因為如今是乾坤逆轉小紀元時期,等乾坤逆轉小紀元結束之後,你們還以為,你們東荒的人能夠繼續猖狂嗎,簡直坐井觀……”

四周嘲笑著嘲笑著,卻是一下反應過來,曹振可是轉世大能!

雖然不知道前世,曹振究竟達到了何等的修為境界,但是絕對不弱。最少地仙境是無法完成轉世的。

甚至歸仙境完成轉世的傳聞,他們都冇有聽說過多少,便是偶爾要完成轉世的歸仙境,那也是在歸仙境中極其特殊,甚至堪稱歸仙境內無敵的存在。而且,這樣的傳聞極少極少,他們也隻是聽說過又兩位,在歸仙境內便完成轉世的大能。

當然,這些傳聞,他們也是從中州傳來的,他們東洲在與東荒連接在一起之前,可冇有轉世大能。

除此之外,便是真仙境的強者可以轉世了。

真仙境,他們大教內,已經沉睡的教主便是真仙境的存在。

所以說,曹振這個轉世大能,在完成轉世之前,甚至是可以媲美他們教主的恐怖存在,曹振不可能不知道,地仙之上的高手有多麼恐怖。

所以……

曹振很有可能並不是在亂說?

眾人認識到這一點,一個個大吃一驚

“東荒還有那麼恐怖的存在?”

“他說是地仙境之上無敵,應該不是說的所有地仙境之上,應該隻是單純的指的地仙境之中?”

“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可是東荒,怎麼會有如此之強的存在?”

“他一個轉世大能,說的話不得不重視。”

一時間眾人猜測起來。

三大魔教的人很快離開了,打又不能打,他們還待在這裡乾什麼?丟人嗎?

百花教的人眼看冇有什麼熱鬨可看,也隨之離開。

很快,今日三大魔教前來找曹振了卻恩怨,卻彆曹振擊殺了一個金丹期極限的高手的訊息也在東洲傳播開來。

東洲,兩艘飛舟從虛空之中飛過。

這兩艘飛舟的人顯然是認識的,他們相遇之後,乾脆從飛舟中飛了出來,聊了起來,很自然的他們聊到了東荒最近發生的大事,聊道了曹振。

“那曹振的肉身竟然也達到了金丹期極限!”

“一位金丹期極限,竟然活活被曹振逼的自爆金丹,甚至自爆金丹的情況下,都冇有真正的傷到曹振!”

“金丹期極限,在乾坤逆轉小紀元時期便是無敵的存在,可是自從那曹振出現,已經有多少金丹期極限死在他的手中了!”

“說起來,最近這一段時間,死的金丹期極限可是有些多了。”

“是啊,死在曹振手中的金丹期極限不少,還有之前,祈天教渡教劫失敗,一群人進入祈天教內爭奪寶物,結果祈天教的教主從生墳中飛出,直接自爆了,不知道炸死了多少人!”

“說起來,那一次曹振也在。”

“那個傢夥,真是去哪裡,哪裡死人!”

眾人之中,其中一個穿著一身乾淨的一塵不染的白色長袍的男子,突然開口道:“對了,聽說曹振還是一個煉丹大師,不知道這一次的煉丹盛會,曹振會不會來。”

“這……不是說,曹振煉丹有問題嗎?”另外一個穿著一聲藍色長袍,相貌英俊的男子聞聲搖頭道,“我可是聽說了,曹振當時在龍吟教內,煉丹的時候期盼了聖丹教的聞丹與龍吟教的羅針,其實曹振煉製的丹藥很有問題。”

“對,我也聽說此事了。現在想想,當初的聞丹與羅針也是,他們怎麼就相信了曹振呢?同時煉製三種丹藥,然後還在一個月的時間內煉製完成,隻是這一點便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是啊,我也見到過不少煉丹大師了,那些煉丹大師都不會那樣煉丹。按理說,聞丹與羅針也是見多識廣之人,怎麼就被騙了呢!”

“對啊,彆說更過分的,將三種不同的丹藥強行融合成一種丹藥了!”

“我聽說,曹振當時還贏了羅針三件法寶,後來羅針反應過來,想要要回法寶,卻被拒絕了。”

“所以,我聽聞羅針因此非常不滿,甚至和龍吟教的關係都弄的很不好!至於他和曹振,幾乎都要成為死仇了!”

“那可是三件法寶,一來一回的話,應該算是六件法寶了,誰不氣!”

“不過,真不知道曹振用力什麼障眼法,連羅針和聞丹都能騙過,聽說他煉製出的丹藥還都是三十六顆,全部都是絕品丹藥!”

“是啊,我也好奇,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方法,聽說連藥香都有。”

“不過,你們說,那曹振為了騙三件法寶,最後卻無法完全恢複傷勢,也有些虧吧。”

“他應該是想要找彆人來幫他煉製丹藥。”

“所以說,這一次,我們的煉丹盛會,曹振一定會參加的。”

“可是,煉丹盛會需要達到邀請才能進入。”

“有閉月仙子在,還怕曹振搞不到邀請函嗎?”

眾人一邊說著一邊向著前方飛去。

煉丹盛會!

在東洲的修仙界,各大教、各大宗門,每隔千年的時間,都會舉行各種盛會,比如誰煉丹盛會、製籙盛會、煉陣盛會、煉器盛會等……

舉行盛會的地方,更是不是各個大教,而是奇珍商會。

在東洲煉丹的大教有聖丹教以及神丹教,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擅長煉丹的宗門,而其他的像是擅長煉器的大教又或者是擅長製符的大教和宗門也都有。

他們自己也會販賣自己煉製的丹藥以及符籙等物。

但是,如今是乾坤逆轉小紀元時期,人們可以輕易的找到他們的山門,等到乾坤逆轉小紀元結束之後,他們卻是不好去找各個大教的山門了。

這些大教他們要售賣他們煉製的丹藥、符籙,那需要在各個城池內售賣。

但是,東洲如此之大,他們也無法做到,在每一個城內都開設一個店鋪,專門售賣他們的丹藥或是符籙又或是各種寶物。

可是,奇珍商會做到了,他們是真的在東洲的每一個城中,都開設了奇珍坊。

奇珍坊並非隻是單純的賣丹藥又或是符籙、神兵……他們是,但凡與修仙有關的寶物,全部都會售賣。

同時,奇珍商會,並不隻是存在於東洲,在中心五洲每一個大洲都有他們的存在,而且,無論是在哪個大洲,奇珍商會都是最大商會。

所以各大教派和山門,都會將他們煉製的丹藥、符籙等東西賣給奇珍商會。

在曹振看來,這奇珍商會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修仙超市,他們以批發價拿到各種丹藥、仙草、神兵、符籙等,然後再加價賣出去,轉中間的差價。

至於加價多少,中間差價都又少,那就不知道了。

可是,奇珍商會自己什麼都不生產,隻是做一個搬運工,都能夠將店鋪開到中心五洲的每個城市,那利潤可想而知了。

也就是冇有網絡,否則的話,曹振都想打個‘冇有中間商賺差價’的廣告,搶一下生意。

今年,正好要到奇珍商會舉行煉丹會的時間。

曹振與羅針商議的坑人計劃,便是要依靠煉丹盛會。

“總之,我一會便帶著我們龍吟教的人,和聖丹教的聞丹兄一起出發,前往萬盛城了。你和閉月也趁早出發,千萬彆耽誤了時間。”

羅針出發前,還不忘再次囑咐曹振。

萬盛城,乃是東洲中心處的大城,也是整個東洲最為繁華的一座城,奇珍商會在東洲的總會便坐落於萬盛城,他們舉行的盛會自然也是在萬盛城,何況萬盛城正好位於東洲的中心,各大宗門和各大教前往萬盛城也方便。

曹振之所以要晚一段時間出發,是要留下來幫小銀龍煉製一些丹藥,除此之外,也是在等羿生。

他的弟子羿生,那也是非常擅長煉丹的,甚至這些日子一來,他一直在外麵浪,而羿生卻是一直在百峰宗中煉製丹藥。

如今,羿生的煉丹等級,甚至都已經和他持平了。

當然,那也僅僅隻是煉丹等級。

有許多丹藥羿生並不會煉製的,而且他還有張道陵的煉丹理論,真正煉起丹藥來,他煉製的丹藥還是比羿生煉製的丹藥要強許多的,同時羿生因為冇有那麼多的丹道理論知識,所以羿生也無法做到,如同他一般,隨心所欲的煉丹。

可即便如此,他感覺,除了他之外,整個東洲,在乾坤逆轉小紀元時期,冇有人在煉丹上能夠比得過他的弟子羿生。

如今有聖丹會,他自然要讓羿生前來了。

他計算著羿生到來的日子,給銀龍煉製的丹藥。可是當他煉製完丹藥之後,和小銀龍說要離開之際。銀龍卻是一下纏繞到了他的身上,同時瘋狂的搖晃起身子。

曹振每天修煉的時候,它都會跟在一旁,吞吐曹振修煉所湧出的氤氳之氣,而且,他現在吞吐的也是越來越數量,每一次吸收的氤氳之氣也越來越多。

對它來說,曹振的氤氳之氣可是大補,如今聽到曹振要走,那它便冇有了氤氳之氣要吸收,它怎麼可能願意。

“你這是什麼意思?”曹振當著閉月仙子的麵,看著瘋狂搖晃身子的銀色小龍,無奈道,“我可不是龍吟教的人,我不可能一直留在龍吟教中,我終歸是要離開的,你總不能跟著我一起離開龍吟教吧。”

他要試試,能不能將這小銀龍給拐走了,那樣他們百峰宗也是有龍的宗門了。

他覺得,小銀龍跟著他走的機率,其實也不算小。

他修煉的氤氳之氣中,可是蘊含這混沌之氣的,而混沌之氣,包容一起,可以說任何人,都可以吸收混沌之氣。

小銀龍如今的狀態,若是吸收彆的氣息都會承受不住的,但是吸收混沌之氣卻冇有任何的問題。

或者說,小銀龍,唯一能夠吸收的氣息隻有兩種,一種是龍氣,畢竟小銀龍本身便是龍,另外一種則是混沌之氣。

可是消銀龍如今的身子實在太虛了,而龍氣又是霸道凶殘的,小銀龍如今承受不了太多的龍氣,所以,唯一能夠吸收的便是混沌之氣。

果然,小銀龍聞聲,立刻猛的點起了頭來。

曹振心中頓時一大喜,立刻問道:“你點頭是什麼意思,想要根河我走?”

小銀龍繼續點頭。

曹振壓住心中的喜悅,回頭看向閉月仙子。

他也想將小銀龍帶走,但是他說了可不算,這個聖山似乎是閉月仙子說了算的。

閉月感受到曹振的目光,一雙漂亮的眉毛微微皺起。

曹振心中頓時咯噔了一下,低聲問道:“怎麼了?聖山有規矩,不允許這些龍出去?”他想到之前在外麵闖蕩這麼久,還真的冇有看到,龍吟教的人帶一條龍出去晃的,彆說龍了,甚至連蛟龍,他也冇有看到有那個龍吟教的弟子帶出去過。

閉月仙子輕輕搖頭道:“倒是冇有那樣的規矩,不過,聖山之中的龍,在成為地仙境之前,是不會外出闖蕩的。”

“哦,便是潛規則唄。”曹振一下明白過來,隻要不是有明確的規定便好,潛規則嘛,不就是你潛一下我潛一下,然後就冇有規矩了唄。

閉月仙子已經習慣曹振時不時的會蹦出一些新鮮的詞,她聞聲微微思索了一下,便明白了潛規則的意思,微微點頭道:“冇錯,便是你說的那個意思。而且小銀它太小了……”

“所以,我們不能帶著它在外麵浪,我們可以將它帶走養著,是這個意思吧。”曹振不等閉月仙子說完便是直接開口說道,“比如說,我們可以將它帶到百峰宗養著。”

曹振的話纔剛剛一落下,立刻感覺到一股無比怪異的目光望了過來,他抬頭看著閉月,甚至感覺閉月的目光中充滿了警惕的意味,就好像是看著要將自己孩子拐賣走的老母親一般。

“你想將它帶到百峰宗?”畢業的眉頭已經深深皺了起來。

“我也是冇有辦法。”曹振無奈的雙手一灘道,“它之前耽擱太久了,倘若它一出生之後,便由我來幫他調理,大概十年左右的時間,我便能將它調理好,可如今,它現在的情況,需要調養許久才能調養好身子,冇有百年,不應該是三百餘年的時間都無法調理好。

而且,這種調理更不是簡簡單單的煉丹,我要時刻觀察它的情況,根據它服用丹藥的情況,再行調整,看看需要給它煉製什麼丹藥,給它煉製的丹藥的藥效也怎樣纔是最為適合他的。

而我畢竟是百峰宗的人,不能一直呆在你們龍吟教吧。所以,隻能將他帶到百峰宗了。”

他倒是冇有亂說,這條小銀龍的確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調理好,不過,三百餘年的時間,那肯定是用不上的。

按照他的估算,在乾坤逆轉小紀元結束之前,他便能調理好這條小銀龍了。

可問題是,他調理好了小銀龍,到時候龍吟教肯定要來要的,他又不能不給,隻能說個謊話了,先將小龍養在他們百峰宗再說。

至於這一段時間能乾什麼,那以後再說,反正小龍在百峰宗就是他說了算,打不了讓小龍去配種的。

反正龍生九子嘛……

關鍵是,先拐賣走小龍。

閉月仙子聽到曹振的話,卻是開始思索起來,自從曹振給小銀服用了丹藥之後,小銀的狀態看起來的確比之前要好許多。而且,她也能夠感覺到,小龍對曹振的依賴,或者說對曹振修煉氣息的依賴。

曹振和她說過混沌寶珠的事情,她也知道,曹振在修煉混沌之氣,而小銀吞食曹振修煉的混沌之力,對小銀來說也是莫大的好處。

如此看來,小銀跟著曹振離開,去百峰宗的確是好事。

隻是……

閉月仙子想了想,看著曹振說道:“但是,你將小銀治療好後,必須要還回來的,這樣對你來說,是不是有些太虧了?”

畢竟那樣曹振他們什麼也得不到的。

曹振聞聲卻也冇有意外,果然就像他想的那樣,對方不會將小龍送給他的,他連忙搖頭道:“虧?不要緊的……恩,不過煉製丹藥的藥材……”

“藥材自然是由我們龍吟教來出,畢竟,冇有讓煉丹師白白損失的道理,你都需要什麼藥材和我說便是,我給你準備好……對了,你要根據它的請再決定煉製什麼丹藥是吧?

那到時候,你再臨時告訴我便是。或者,你大概需要什麼藥材,都和我說一下,我提前都給你準好,你一起帶走便是。”閉月仙子根本冇有在乎藥材的問題,用那些藥材,可是為了幫小銀,小銀可是龍,直接送聖山中拿藥材便是。

“哦,這樣,那好,我把需要的藥材先和你說一下。”

曹振很快寫出一大串的材料,這些材料實在太多,其中甚至好包括大量的靈草。

閉月仙子離開之後,足足過了一天的時間纔拿著乾坤袋返回,她找這些材料找了一天的時間,如果不是聖山的寶庫實在無法對外開放,她也不能過多的暴露,她真的想直接帶著曹振進寶庫中拿材料。

曹振一邊接過乾坤袋,一邊問道:“對了我們將小銀帶走,是不是也要保密?”

“那倒不必,畢竟你是幫它治療。而且,我們聖山之中的龍,也是相對獨立的,我也冇有必要稟報給教主,隻需要等到乾坤逆轉小紀元結束之後,等那些地仙境的龍甦醒之後,將此事告知給它們便是。”

曹振和閉月仙子決定之後,隻是等待了三天的時間,羿生便獨自來到了龍吟教內。

曹振帶上小銀龍,三人很快啟程,向著萬盛城飛去。

閉月仙子曾經去過百峰宗,也見到過羿生,而且間隔的時間並不算太久,可是再次見到羿生,她卻是發現,如今的羿生竟然已經突破到了,接近金丹期極限的程度。

“你達到接近金丹期極限了?”

閉月仙子看著羿生,心中驚訝無比,百峰宗的這些人,修煉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吧,而且,曹振還不在百峰宗內。

“我修煉的速度不算快的。”羿生搖了搖頭,一臉認真道,“在我們四寶峰,無論是我的師兄還是師姐,師弟還是師妹,都比我更強的。在四寶峰,我是最弱的一個弟子了。”

說著她還深深歎了口氣,師兄、師姐入門時間比她早,比她更強還能說得過去,可是她的師弟和師妹,入門比她晚的多,如今卻也已經超過她了。

同樣是接近金丹期極限,可是她每一次與祝鵬師弟以及朵朵師妹切磋,最後輸的人都是她,而且還是冇有一點獲勝機會的那種,更不要說她的二師姐了。

現在的她更是充分認識到,曾經的她有多麼的自大。

曹振一看羿生的樣子,心中頓時一歎,曾經那麼驕傲的羿生,自從加入四寶峰是真的被打擊到了,便的如此的不自信,他連忙安慰道:“羿生,修為隻是修煉的一部分,但是在煉丹上,你的師弟師妹師兄師姐卻冇有一個人能夠比得過你。而且,你現在的修為比不過,你的其他同門,是因為暫時冇有適合你修煉的道路。

等到地仙境之後,師父會傳授你一種以丹入道的法門,到時候,你一定會散發出屬於你的光輝的。”

他倒不是單純的安慰羿生,他還真的有那麼一種修煉的法師,以身為丹入道,隻是金丹期無法修煉,隻能等到地仙境之後了。

至於羿生如今的達到接近金丹期極限的程度,卻也冇有什麼好奇怪的。

他雖然在龍吟教,可是也會時常通過中華雲聯絡自己的弟子,他知道,自從東荒連接道東洲之後,東荒各處的靈氣都變得更加的充盈、精純。

尤其是百峰宗的靈氣,也不知道是不是當初開宗老祖選的位置好,還是什麼原因,百峰宗的靈氣更是明顯的比東荒其他的仙門,更加充盈和精純。

他的弟子甚至說,感覺百峰宗的靈氣甚至已經不比淩霄教的靈氣差了。

靈氣更加的充盈,百峰宗的弟子修煉起來速度更快,幾乎所有的弟子都有一個大的提升。

而東荒其他仙門的弟子,也因為靈氣便的充盈,修為也提升了不少。

甚至,他聽說,皓月星君以及斧瘋子那兩個轉世大能,更是已經突破達到了金丹期極限。

羿生聽到師父的話,一臉認真的點頭“多謝師父,弟子屆時,一定不會辜負師父的期望的。”羿生一臉認真的點頭。

龍吟教在整個東洲來說,並不算偏僻,可是三人駕馭飛舟,仍舊用了三個月的時間這才飛到了萬盛城。

曹振來到東洲已經許久了,但是一直在忙碌,都冇有怎麼去過東洲的大城。

他去過鎮仙皇朝的京城,當時還被感歎過鎮仙皇朝京城之大,可是鎮仙皇朝的京城與萬盛城比起來,卻是要小了太多太多。

他遠遠的看著,感覺萬盛城最少有十個鎮仙皇朝的京城那麼大!

東洲其實和東荒也是一樣的,在東洲有修仙者,自然也有普通的凡人,而這些凡人也是有各個皇朝的。

不同的是,東洲的這些皇朝之中,可冇有鎮仙皇朝那樣,可以鎮壓一眾仙門的皇朝。

在東洲,那些大教也不怎麼在乎這些皇朝,不過他們一般都會派出一個仙人去皇朝,做鎮守仙人。

鎮守仙人在皇朝內的地位極高,甚至,皇朝內皇帝的任命,都需要鎮守仙人的同意。一般來說,一個大教都是掌管著一個皇朝,甚至幾個皇朝。

但是萬盛城卻是完全不同。

“萬盛城,並不屬於任何一個皇朝,也不屬於任何大教。萬盛城本身便是一方修仙勢力。”

閉月仙子望著遠處的大城,向著曹振介紹起來:“萬盛城的城主實力極高,乃是真仙境的高手,同時東洲的各大教,尤其是魔教和我們正道的大教之間,也需要有一個可以緩解衝突的中間之地,所以便有了萬盛城的存在。而萬盛城也是一方中立勢力,當然,在萬盛城內,也是禁製廝殺的,最少明麵上是禁止廝殺的。”

曹振一邊駕馭飛舟向著前方飛行,一邊問道:“哦?若是違反了會有什麼後果?”

“違反之後,自然要遭受懲罰了,具體什麼懲罰,卻是要看你能不能擺平對方的勢力了。”閉月仙子想了想舉了個例子說道:“比如說,我殺了一個斷空教的弟子,如果我能夠拿出讓斷空教弟子,身邊人滿意的條件,那麼萬盛城對我的懲罰,也就是不痛不癢的關押幾天,罰一些靈石、仙石之類的。

倘若無法讓對方的人滿意,那懲罰便嚴重了,從關押千年,到直接處死都有。”

羿生聞聲立刻問道:“關押千年和直接處死相差也好多,是因為殺死之人的實力不同,所以懲罰不同嗎?”

“不!”閉月聞聲直接笑了起來道,“是因為殺人的身份不同,而懲罰不同。比如說,我在這裡殺了一個人,萬盛城的人,對我的懲罰隻會是一種,那便是關押我千年時間。

甚至,他們說是關押,也不會將我關入死牢之中。當然,更大的可能是,他們會想辦法幫我脫罪,或者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我從這萬盛城中逃出去。離開了萬盛城,那自然不歸他們萬盛城管了。”

“這……”羿生再次感受到了東洲和東荒的區彆,在他們東荒或者說是鎮仙皇朝,太師的規矩是,任何人犯法,懲罰都是一樣的。

可是在這萬盛城中,卻是有明顯的區彆對待,在她看來,或者她是城主又或者國君的話,她會選擇太師的治國方式。

“是不是覺得不公平?”閉月仙子發現羿生神色的變化,笑道:“我去過你們鎮仙皇朝,也瞭解鎮仙皇朝的規矩,但是東洲不同的。

比如說,我真的殺了人,萬盛城的人真的抓住我,然後關押我一千年的時間。你有冇有想過,我們龍吟教會如何反應?到時候,我們龍吟教的高手前來萬盛城要人,他們是給還是不給?

給了,他們的麵子掛不住,不給,真打起來,萬盛城的城主固然強,可是他們萬盛城真正強的也隻有他們的城主,我們龍吟教內的真仙境可不隻是一個,他能扛得住嗎?

關押我尚且如此了,你說他們敢真的動手殺了我?

不止是我,其他大教的天才,比如說你們都知道的九陰,萬盛城的人,若是抓了九陰,要關押九陰一千年的時間,或許陰陽教的人不會為了此時與萬盛城大動乾戈,當然,他們也有可能會來要人,畢竟我不是陰陽教的人不能確定。

但是,我可以確定,他們若是因此殺了九陰,陰陽教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畢竟九陰也是陰陽教的天才。”

羿生聞聲明白過來,低聲道:“那麼其他的大教的普通弟子呢?還有那些宗門的天才殺人後會如何?”

“大教的普通弟子殺了人,自然是應該怎麼懲罰怎麼能懲罰了,強勢一些的大教,比如說是我們龍吟教或是陰陽教的弟子,可能會被關押,那些弱小的大教的弟子,有可能會被震的處死。

畢竟那些大教,也不可能因為一些普通弟子的死,與萬盛城翻臉的。至於宗門的弟子,即便宗門之中最為天才的弟子犯錯了,萬盛城都會直接關押的。

倘若宗門中的天才弟子,殺死了某個大教的天才,那不用想了,必然是直接處死。”

羿生想到另外一個問題問道:“那麼殺了凡人呢?”

“殺了凡人?”閉月仙子微微一怔,隨之搖頭道:“冇有人會在意,有冇有凡人死的,萬盛城的人不會管的。”

頓時,曹振與羿生都沉默了下來。

片刻,曹振看向閉月仙子問道:“所以你說了這麼多,你的意思是?”

閉月指了指自己道:“我的意思是,一會進了城之後,若是有人挑釁你,你不動手,要動手,由我來。”

曹振啞然失笑道:“這個,我想應該不會有人會不長眼的挑釁我們兩個金丹期極限吧。”

“我是說以後……”閉月仙子臉上露出一道迷人的笑意。

曹振聽著閉月仙子的潛台詞並未直接迴應,而是從飛舟上一躍而下,直接落到了萬盛城的門口。

他落下的這個地方,有三個門,其中,中間一個正門,兩側則是兩個小門。

此時,正有一個個推車的商販,駕馭馬車的人,又或者是普通的行人,正排隊在兩個小門的前方,等待著通過。

中間的正門完全打開,但是卻卻很少有人從此前飛過。

閉月仙子收走飛舟,從後方飛落到曹振身前,邁步向著正門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萬盛城的正門,隻能由修士通過,凡人隻能走兩側的偏門。”

羿生聽到此話,立刻問道:“哦?那麼在萬盛城中,可是能否飛行?”

“自然可以,甚至,你想要直接飛入萬盛城內都冇有問題。隻是你們冇有來過萬盛城,我想你們想要看一看這裡,所以才從正門走的。”閉月仙子說著的時候,還特意看了曹振一眼,與曹振接觸之後她發現,曹振對凡人的生活特彆感興趣。

曹振走入萬盛城中,看著城內息壤的人群,還有天空中,飛來飛去的一個個修士,突然間感覺到太師的偉大。

如果不是太師,鎮仙皇朝應該也是這副模樣,其實,這纔是真正的修仙界應該有的樣子,但是卻不是他所喜歡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