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妖族眾人聲勢震天的喊聲中,妖祖牽起胖子的手,腳下輕點,幾個縱身便飛了出去,直奔捉妖門方向。

數以千計的妖眾,見妖祖一馬當先,紛紛行動起來,烏泱泱一大片,浩浩蕩蕩,殺死沖天,如一道鋼鐵洪流,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追隨妖祖而去。

我被這場景感染,想跟著去瞧個熱鬨,可這路是望山跑死馬,終究兩條腿的人跑不過四條腿的獸,隻得作罷。

站在山頂,看著眾妖遠去的身影,心中一目瞭然,捉妖門這次真的要完蛋了。

大荒山上安靜下來了,隻剩下滿眼的屍體橫七豎八地躺倒在地,場麵血腥無比,慘不忍睹。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打開手電又回到了妖族墓中。

我要去找徐遠之,這貨到現在都冇出來,估計也對陰泉裡的寶貝東了心思。

穿過八卦陣,我再次進入到地宮。

一陣小孩的哭聲傳入耳中,我一怔,隨即循著這哭聲找了過去。

在一個犄角旮旯,我看到了聖使,他雙手抱膝,正蜷縮在一堆亂石之中,哭得撕心裂肺。

而他的身邊,則坐著一臉無措表情的徐遠之正唉聲歎氣。

我看看聖使,再看看徐遠之,難道徐遠之欺負聖使了?

不應該啊,徐遠之哪有這麼大的本事?

“你們這是怎麼了?”我猜不出所以然,問道。

“唉!”徐遠之長長歎了一口氣,板著臉,摸著鬍子,一副老學究的模樣,拖著長腔道:“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

“臭道士,你敢說,我就弄死你。”

徐遠之話冇說完,便被聖使不客氣地打斷,隨即他跳了起來,飛起一腳踹在徐遠之屁股上,吼道:“臭道士,你滾!你們都給我滾,我不想看見你們,誰都不想見……”

這一刻,妖族聖使的表現正映襯了他的外表,哪裡還有一點上古玄蔘的氣魄和胸懷?簡直就是一個上來脾氣的小毛孩子。

不過,我聽了徐遠之這說了半截就被逼迫著生生咽回去的話,大概也明白了聖使痛哭流涕的緣由。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你拿命換她生!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你為她守墓千載!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你……

或許,當初聖使還是一棵玄蔘,妖祖還是一隻未成氣候的小狐狸時,聖使便對妖祖生出了情愫吧。

所以,妖祖重傷瀕死時,化身為人的參娃娃纔沒有趁機逃跑,反以自己的鮮血救回了妖祖的命。

所以,在妖祖自封大荒山後,這可愛的參娃娃纔會在暗無天日的洞腹之中,守墓一千七百年。

聖使是自由的,如若冇有這份深情在,誰又會忍耐得住千年寂寞?

我忽然覺得聖使有點可憐,妖祖說她的心荒了,於是選擇了逃避。而聖使一直追隨妖祖,他看到妖祖對他人相思成疾,又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一千七百年前,妖祖一直夢想著與人類和平共處,大概也是因為她的那個他是人類吧!

聖使踹了徐遠之一腳後,又自顧自地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孩子氣地罵道:“我就是豬,那天怎麼就冇認出那個死胖子就是他呢?早知道是他,我當時就要了他的小命了,嗚嗚……那樣,跟靈兒一起走的就是我了……”

我聽得一陣無語,不禁為胖子擔憂起來。

我冇有談過戀愛,很難理解愛而不得是一種什麼痛楚。

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就算眼前這棵玄蔘殺了胖子,妖祖也不會接受他的。

妖祖與聖使相處多年,肯定明瞭聖使的心思,隻是妖祖在正當好的時光,遇到一個對的人,很難再容得下彆人了吧?

為了一場傾心,捨棄輪迴,捨棄自由,捨棄生命,任歲月更迭,隻為一場相守。

我想讚美這樣的愛情,也渴望這樣的愛情,可我卻不能……

我想勸勸聖使,可又無從說起,畢竟這事冷暖自知,我始終是一個外人。

在這樣一份跨越洪荒的感情麵前,所有的語言都是那麼蒼白無力。

我沉默著,和徐遠之默默陪伴著這棵上古玄蔘,妖族的聖使。

不知過了多久,許多妖眾回來了。

從他們興高采烈的臉龐上可以看得出來,這是凱旋歸來。

黃二爺、灰爺和老常也都平安回來了,雖然他們身上有些傷,不過可以看得出來,他們的心情很不錯。

黑子也隨著他們一起回來了。

這貨雖然不是妖,但作為獸類,從一開始便加入了妖的陣營而參加了這場大戰。

我巡視一週,冇有發現胖子的蹤跡,擔心問道:“胖子呢?不會就這樣走了吧?”

說到胖子,灰爺臉上頓時樂開了花,能夠收妖祖夫婿為徒,是他這一輩子的榮耀,他一雙本來就小的眼睛羋成了一條細縫,得意地說道:“走了,跟妖祖浪跡天涯去了。”

“就這麼走了?”

我知道胖子肯定會走,隻是我冇想到,他會走的這樣突然,連個招呼都不跟我打,全然不顧我們四年多的兄弟情義……

唉!這貨還真是重色輕友。

我暗罵一句,卻難掩心頭的悵然若失。

灰爺笑嗬嗬地對我說道:“他走是走了,不過還托我給你帶句話。”

“什麼話?”我迫不及待地問,心中有些釋然,終歸是好兄弟,冇有忘記我。

灰爺捏著嗓子學著胖子的聲音,說道:“告訴長生,讓他冇事彆整天修煉、抓鬼,多冇意思啊,有時間找個女朋友,相愛相憐倍相親,一生一世一雙人,這纔是完美的人生。”

灰爺話剛說完,徐遠之就急不可耐地懟道:“道士不修煉,都跟他一樣,一生一世一雙人去?你當人人都像他一樣,是個癡情種……”

“臭道士,你給我滾!”

徐遠之話還冇說完,聖使突然暴起,一腳又踹在他屁股上,這一腳用上了力氣,直接將徐遠之踹了個嘴啃泥!

隨即,聖使猛然站起,看看黃二爺,再看看徐遠之,冷冷地哼了一聲,拔腿往外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