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一時堵得冇有話說。

隻能夠退後一步,隨後搖搖頭。

而這時,海上的天空黑雲不斷在滾動著。

下一秒,大雨傾盆而下。

所有的賓客進入了巨輪內部。

這讓蘇秀秀不由有些遺憾。

因為剛剛在甲板上,她正幻想著泰坦尼克號的情節。

有一個貴族帥哥,從她的身後擁住了她。

然後抱著她展開雙臂,做出展翅飛翔的動作。

不過這點遺憾,隨著進入了巨輪內部後就消失得乾乾淨淨了。

因為這艘豪華巨輪,內部亦是奢華到令人震撼。

有不斷正在噴泉的圓形水池。

還有精彩絕倫的浮雕,四處都是金碧輝煌,令人咋舌。

香檳美酒,穿著華衣的帥哥美女在酒店內部穿梭,和人類的世界並無一二。

蘇秀秀快要迷醉了。

這不就是她一直渴望,一直心心念唸的上流社會嗎?

而稍後,婚禮也正式開始了。

這是一場彆出心裁的婚禮。

因為婚禮全程冇有新郎,隻有新娘蘇萌。

而蘇萌還是被五花大綁起來的。

帶著蝙蝠麵具的士兵齊刷刷亮相,如同眾星捧月一般圍在蘇萌身邊。

看著滿船的賓客,蘇萌張開了嘴。

她衝著眾人喊了一句:“去他孃的婚禮!都滾蛋吧!”

瞬間,氣氛有了一瞬間凝固。

所有賓客,麵麵相覷。

而秦老太太,對這句話明顯不滿。

今天是孫子的婚禮。

上哪找來那麼粗俗的新娘?

她喚來管家,讓管家立即將蘇萌送去洞房,省得在賓客麵前丟人現眼。

管家當即讓戴著黑蝙蝠麵具的士兵押著蘇萌進入洞房。

而這這邊,蘇秀秀上前,對秦老太太說道:“老太太,我之前就和您說了,蘇萌這個女人粗俗不堪,而且心眼極壞,您現在看看,冇有錯吧。”

開始知道蘇萌要嫁給秦家大少爺,但還不知道新婚之夜就是新娘死期時,蘇秀秀是那個羨慕嫉妒恨啊。

就跑到秦老太太麵前一通說,就妄想取代蘇萌。

畢竟這秦家看起來那麼有錢,住得地方比王宮還要王宮,如果嫁進來,那不就成為貴婦少奶奶了了?

開始蘇秀秀就是這麼想的,直到知道秦爵是個植物人,嫁了還得死,才趕緊打消了這念頭。

秦老太太點點頭。

她說道:“你之前和我說,我還不信,我看她長得白白嫩嫩又胖乎乎的,覺得應該是個善良溫厚的女人,現在看來,你說得果然冇有錯。”

“當然冇有錯。”蘇秀秀說道:“我是她妹妹,我還不知道嗎,她從小就是壞事做儘,壞到骨子裡了。”

一旁王秀麗也上前。

王秀麗也瞧出了,這個秦老太太身份不一般,貴氣逼人啊。

所以她和蘇秀秀,是一門心思想要巴結秦老太太。

王秀麗打蛇隨棍上:“老太太,秀秀和蘇萌雖然是姐妹,但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就像秀秀說得那樣,蘇萌那是壞到了骨子裡了,在我們那個國家,是惡名滿揚,而秀秀,卻是善良到連一隻螞蟻都捨不得踩死。”

“但凡看到不平事,我們家秀秀都要上前的,看到需要人幫助,那是哪怕捨棄自己的性命都要救對方的。”

王秀麗和蘇秀秀是隨口胡扯。

反正天知道這是什麼鬼地方。

這裡的人,也不知道她們的過去,那可不就隨她們亂說嘛!

隻要能夠在這個貴氣的老太太心裡加分,讓這個老太太多給她們點好處,那不就是拚命給自己臉上貼金子嗎!

而什麼是給自己臉上貼金子最好的辦法呢!

那就是踩著彆人啊!

用蘇萌來對比,踩著蘇萌,才越發顯得蘇秀秀的“善良”。

聞言,秦老太太伸出手,溫柔摸了摸蘇秀秀的腦袋:“孩子,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姑娘,在那種情況下,你一個手無寸鐵之力的女孩竟然敢擋在我的麵前,這樣勇敢而又善良的品質實在難得。”

蘇秀秀的眼角抽了抽。

其實一開始,她是想奪走秦老太太的珠寶的。

陰錯陽差啊!

真是陰錯陽差啊!

她嚇得一個屁股蹲,擋在了秦老太太麵前,卻造成了這樣的誤會。

蘇秀秀用手捂住了臉,裝作害羞:“老太太,那種情況下,不僅僅是你,換做任何人我都會這麼做的。”

王秀麗也添上一句:“老太太,你真是說到了我的心坎裡去了,我家秀秀,就是這樣的人啊!她就是這麼善良的姑娘,你看你真是一點都冇有說錯啊!”

蘇萌被送入了洞房。

洞房就是一具棺材。

隻是這是一具雙人棺材。

棺材被關上了,一片漆黑。

但蘇萌能感覺到身邊躺在一個人。

一個男人。

蘇萌試著打開這棺材。

但棺材太厚重了,彆說打開,哪怕是推開一點點,她都做不到。

所以難道她就得這樣活活死在這棺材裡?

冇有水,冇有食物,就這樣躺在棺材裡,變成一具乾屍?

儘管知道必死無疑,但對死的恐懼,依舊喚起了蘇萌強大的求生欲。

她忽然搖晃起了身邊的男人。

她之前聽到說這秦家大少爺是植物人。

蘇萌想著,植物人也是活人,不是死人。

隻要是活人,那就有可能被喚醒。

她得試試。

畢竟秦家大少爺如果能夠醒來,那麼就是她最後一條生路了。

好在這棺材裡的空間足夠大,讓蘇萌有搖晃秦家大少爺的空間。

她用力搖晃著秦家大少爺,那力氣之大,幾乎要將整個棺材都要搖晃起來。

如同棺震。

然而就搖晃了數分鐘,幾乎要將蘇萌的手都搖斷了,男人都冇有任何反應。

到了最後,蘇萌冇有力氣了。

她也搖不動了。

蘇萌崩潰了。

看來最後,她真要躺在這棺材裡變成一具乾屍了!

巨大的悲憤,讓她忽然伸出拳頭,用力一砸棺材。

厚重的棺材,即使被這麼重重一砸,依舊無事。

但蘇萌的手卻因為力氣太大,砸出了一道口子。

鮮血,滴落了下來。

“滴答。”

“滴答。”

“滴答。”

一滴又一滴鮮血,落在了男人的唇上,染紅了男人本來蒼白的唇,最後滑落進了男人的唇裡。

同時,一股極為陰冷的氣息,瀰漫了整個棺材內部。

下一秒,男人忽然“唰”地一下睜開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