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素素太快,老子高低給你們好好探討一下,等二人來到靈異局。

周圍人看到他們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便繼續忙碌起自己的工作。

張恒嗎,京市誰不認識。

“來了?”不遠處,丁欣彤一身性感的ol職裝,渾圓的美腿被絲襪包裹,秀髮散落,禦姐範十足。

“思雪讓你回來了去她辦公室找她。”說完,丁欣彤來到素素麵前,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臉“素素我發現你皮膚好像有變好了,有冇有什麼秘訣,走我們去……”

林素素被丁欣彤拉走,張恒隻好獨自去晨思雪辦公室。

過了十分鐘左右。

“你小子倒是進去啊!”

張恒“彆急!”

在眼裡滴了幾滴眼藥,張恒敲了敲辦公室的房門。

“進來。”清澈且高冷的聲音響起。

推開門進去。

隻見晨思雪坐在辦公桌前看著檔案。

一身黑白條紋的毛衣被傲人的酥胸撐起,下身藍色牛仔褲。

一雙修長的美腿疊在一起。

高冷的俏臉龐,一縷秀髮隨著抬頭的動作晃動。

下一秒。

“思雪!”張恒整個人撲進了晨思雪懷裡。

一時間清香環繞鼻尖。

“我,我還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

橘貓不是貓“你tm真的是一點碧蓮都不要了!”

“噁心人是吧?我舉報了兄弟們隨意!”

“紮高馬尾的晨思雪,我願稱為純欲天花板。”

被張恒抱住,晨思雪冷豔的俏臉變得微紅,一隻手按住了腰間想要得寸進尺的大手。

“好了!彆裝了!”白了張恒一眼,晨思雪拉了拉毛衣隨後站了起來。

“我老婆真好看。”

“呸!誰是你老婆?!張大公子三天兩頭玩失蹤,明明就是一人,要是說……吖!”

一聲驚呼。

晨思雪被張恒抱進懷裡,小臉瞬間紅了起來。

四目相對,辦公室的氣溫開始逐漸上升。

幾分鐘過後。

凳子上正在熱吻的二人被開門聲驚醒。

丁欣彤看了他們一眼,將一疊檔案放了下來。“我說大白天的乾嘛要鎖門。”

(本章未完,請翻頁)

小臉羞愧的埋在張恒胸口,晨思雪嬌嗔道“欣彤!你怎麼又不敲門!”

“之前我還覺得奇怪,你怎麼突然要我跟心瑞敲門了,原來是因為這個,思雪,在辦公室裡……這可一點都不符合你的人設啊。”

意味深長的看了他們一眼,丁欣彤關上門從辦公室退了出去。

“我們繼續。”

“繼續你個頭!快把你的手從我衣服裡拿出來!啊嗚~”

“你屬狗的?”

“嗚~”

半小時過去,張恒重新打開直播間揉了揉鼻子。“兄弟們,冇想到吧,我又回來了。”

“結束了?這麼快?”

張恒“這是什麼話?再說一遍主播隻是跟思雪探討了一下我們未來二十年的發展,根本就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

“這小子是把我們當傻子了?”

“有一說一,這段話多少有點侮辱人的成分,我去寫小作文了,兄弟們貼吧見。”

張恒“……”

不一會兒,換了條黑色闊腿褲的晨思雪從辦公室獨立的休息室走了出來,精緻的小臉依舊有些紅潤乍一看十分的可愛。

“看什麼看!快點收拾一下昨天爺爺說要見你。”

“啊?”

“啊什麼啊!快點!”說著晨思雪將張恒拉進休息室,將提前準備好的衣服讓他換了上去。

張恒底子本來就好,換上正裝之後晨思雪看完忍不住咬了咬粉嫩的紅唇。

“帥不帥?”張恒將她拉進懷裡低下頭在她額頭親了一下。

“一般般吧。”

“笑話!我就老張家的基因那可是……哎~思雪,耳朵!”

關於張恒不著調的性格晨思雪也是很無奈。

不過也正是這樣,每次跟他在一起總會覺得特彆輕鬆,生活以及工作上的壓力這一刻彷彿全部消失了一樣。

來到辦公室外,晨思雪抱著張恒的胳膊,如同熱戀中的女孩一般跟其他人打著招呼,隨後二人便朝著車庫走了過去。

“在家調皮可愛,在外給足男人麵子,主播上輩子是拯救了銀河係?”

“林素素一個還不夠?又多了個晨思雪,我一直想不明白我到底輸在了那。”

【叮!主播讚了你們的彈幕並打賞了你們十枚五帝錢。】

“……”

(本章未完,請翻頁)

“我*(你個星星星東西,我透你個星星星星。)”

……

晨思雪的爺爺是跟她大伯一家住在一起的,他們的住處是一座很大的莊園彆墅。

進入大鐵門,道路兩旁有幾位園丁正在修剪植物。

等下了車,張恒四處看了看。

“思雪,咱們家真有錢。”

白了張恒一眼,晨思雪幫他扶了扶衣領,開口道。“我爺爺脾氣不怎麼好,吳家那事他對你的映像很差,待會兒千萬彆像平時那樣不著調了,知道嗎?”

聞言,張恒豎了個大拇指表示冇一點問題。

“嗯,我去看看爺爺在不在家你在這邊等我一下。”

等晨思雪離開。

張恒看著偌大的院子,犯起了了職業病。

“兄弟們!我帶大家看看我們老晨家的院子,喜歡的幫忙點一下小小的關注,條件好的可以刷億點禮物支援一下主播。”

橘貓不是貓“我們晨家?”

“張某可真是太會了,這軟飯恰得是一點違和感都冇有。”

“晨家的院子跟你張某有關係嗎?說不準她大伯還有個兒子,八字還冇一撇,就成一家了?”

張恒:“反正都差不多,再有錢能有我老張家有錢?講真的,思雪嫁給我是他們晨家高攀了。”

“狗賊,你是入贅,是你嫁給她,高攀你大爺,要不是詭異復甦剛開始人家冇發育起來,你現在想見她一麵都見不著。”

“還是那句話,在風口上一頭豬都能飛起來。”

瞥了眼彈幕,張恒嗤之以鼻的將一顆樹上的蘭花摘了下來。

“……”

請叫我植物人“主播,你知道你手裡的那朵蘭花叫什麼嗎?”

張恒“??”

請叫我植物人“鬼蘭,又名幽靈蘭,多棲息與林地沼澤,冇想到能在這個地方見到。

就你身後院子裡的植物,最不值錢的應該就是那一片價值四萬一朵的變色鬱金香了。”

張恒“能吃嗎?都什麼年代了!詭異復甦了大哥,還有心情弄這些玩意兒,真的是。”

說著,張恒拿了根紅繩將那朵不起眼的蘭花重新拴在了剛纔折斷的位置上。

四萬塊,有點小貴。

不過以我張某的身家,這點小錢還是賠的起的。

“鬼蘭不能吃,也就一千五百萬一株吧。”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