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去吧,都去吧

王德本來誌得意滿的正在向著屋子走去。

心裡簡直樂開了花了。

嗬嗬,你們不行吧。

仙師們還是更加喜歡我們。

除了我們,誰都不行。

王德真的冇想到。

剛剛那兩個仙師竟然能出手。

本來,王德以為,孫仙師能夠給那些人,也送去辟穀丹。

那麼就是說,他至少對那些人也是有意幫助的。

不然,孫仙師何必伸手。

可讓王德都萬萬冇想到的是。

孫仙師不僅出手了。

而且出手的態度還如此的果斷決絕。

過此線者,死!

這是何種的氣勢。

又是何種霸氣的態度。

僅僅這幾個字。

一下子就把古月那群山匪嚇得進退兩難了。

反正江七是站在那裡了。

明顯就是不知道下一步應該如何動了。

這宛如來自天外的劍氣。

算是徹底的讓他不敢亂動了。

也算是徹底的鎮住了場子了。

看到這裡,王德彆提多解氣了。

而這個時候,王德也覺得。

是應該自己表現的時候到了。

於是,王德不緊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步伐也是輕鬆愉快的向著房間的方向踱步而去。

看著那神態。

看著那腳步。

再看著那似乎有意無意揚起的嘴角。

這一切都似乎再說。

「嗬嗬,你們不行吧。

你們不行。

我行!」

那種誌得意滿,似乎完全寫在了臉上一般。

而隨著王德步伐的臨近。

就在那一刻。

那似乎已經成為了永恒的一刻。

忽然,一道劍氣再次憑空出現。

隻是,這一次,這道劍氣劈著的卻不是地麵了。

而是對著王德的手臂就刺了過去。

也多虧這個時候,王德是一個走路抬手的動作。

因此,這才避開了劍氣。

其所斬落的。

不過是王德的一片袖角。

可這一下,王德,甚至說整個院子裡的人都是一驚。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這還真的劈啊。

而且,人家的這一下,明顯是有著濃濃的警告意味。

現在,劈砍的是你的袖子。

下一次,劈砍的,就必然是你的人了。

可這都不是重點。

現在所有人關注的重點都是另一件事情。

這,,,被劈砍的可是王德啊。

王德那是什麼人。

那是泉州城的捕頭啊。

怎麼說,也算是個官吏了。

這樣的人,竟然仙師都說劈就劈了。

唔。

還真的冇什麼毛病。

且不說現在大家都不知道這兩人的真實身份。

不過是知道一個姓氏而已。

如果真的知道對方是誰。

那麼王德就算被殺。

又有誰有這個心思去幫助王德,討回什麼公道。

說到底,修士,實力。

人家真的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這就是道理。

可大家還是有著另一層擔心啊。

這特麼的是什麼情況。

尤其是王德,現在心裡簡直就要急哭了啊。

剛剛,他可是才屋子裡自己走出來的。

這怎麼一出來。

人家就不讓自己回去了啊。

這到底是怎麼了。

還有,現在是什麼情況。

明明知道是自己。

怎麼修士還是揮劍了。

這,,,難道是,修士,已經不要德德了嗎。

我王德,我德德,可是要為兩個修士上山下海啊。

「不是。

仙師,,是我啊。

是我,王德啊。

我。

我可以,可以回屋子了吧。」

王德到底還是不甘心。

萬一仙師這是弄錯了呢。

萬一仙師剛剛以為他是劈的彆人呢。

不會的。

仙師一點不會拋棄我的。

仙師,可能剛剛真的隻是搞錯了。

想到這裡,王德再次鼓足了勇氣。

於是,對著屋子裡,就直接這樣喊去。

似乎,想要表現出。

現在,要進入房屋的可是自己。

是王德啊。

所以,仙師,這一次,你可不要劈了啊。

真的,您要看清楚再劈人啊。

可就在王德喊出了這一聲之後。

王德卻發現,現在,所有的地方都是一陣安靜。

對的。

再次是一種尷尬的安靜。

顯然,他的話語,冇有人答覆。

王德,也一樣。

雖然說明瞭自己的身份和來意。

可是他卻完全冇有邁動步伐。

也冇有再繼續向著屋子走一步。

因為他知道,剛剛人家明顯是留了情麵的。

冇有一劍就把人劈死。

那肯定是留有餘地的。

不然,人家想致王德於死地。

那麼完全不需要有什麼費事的地方。

所以,王德冇有動。

他在等。

等待一個台階。

一個,他可以動的台階。

不過,現實再次讓王德失望了。

冇有。

什麼都冇有。

在王德喊出了那句話之後。

整個院子還有屋子。

一下子就都是安靜了。

一種詭異的安靜。

似乎誰都不敢在這個時候發出什麼聲音。

大家都隱隱有了一種猜測。

一個更為可怕的猜測。

可隨著時間的流逝。

那個猜測卻慢慢的似乎變成了現實。

而這個現實。

顯然是這裡的人,都不想看到的。

那就是,王德也不能回到修士的房間了。

兩個修士,已經徹底的把他們的趕了出來了。

想到這裡。

幾乎所有的人,都是一陣心驚。

現在,這裡的環境明顯步步驚心。

正是大家應該同舟共濟的時候。

可在這個時候。

最能讓人依靠的修士,竟然還這個態度。

那這不就是完全不管大家的死活了嗎。

要是這樣的話。

那麼以後,如果再有意外。

那麼到底能夠問誰幫助啊。

如果這兩個修士連捕頭都不會幫助。

那麼,其他的兩個山匪。

自然也就更冇有什麼人幫助了。

想到這裡。

不僅恐慌的錢德光等人忐忑起來了。

就連榮穀等人,也是麵色陰沉了起來。

這兩個修士到底是在做什麼啊。

剛剛還給人送來了辟穀丹。

這是一轉頭,就直接翻臉不認人啊。

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啊。

而且這還不算完。

錢德光他們也是心中一陣悲涼。

這剛剛自己可是從屋子裡出來的。

那裡剛剛還是自己的屋子啊。

這不過是出來一趟。

哎?

我們出來做什麼來著。

想到這裡看,錢德光一下子恍然了。

自己不是出來抓雞的嗎。

現在,雞呢。

雞在哪兒呢?

所以說,自己來抓雞,不僅雞冇抓到。

而且還把屋子給弄冇了?

人家修士這個意思很明白了。

這是說明瞭。

就是王德他們也彆想回屋子了。

這可如何是好啊。

想到這裡,錢德光簡直欲哭無淚啊。

這特麼的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就在幾人各懷心思的時候。

卻聽到旁邊竟然傳來了人聲。

「幼,大家早啊。

這都是做什麼呢。

嗬嗬,都在這兒呢。」

眾人循著聲音看了過去。

這才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正從屋子的東麵向著這裡走來。

隻見這個矮胖的身形。

是明顯腿腳有些不太靈便。

可她的精神卻明顯的十分飽滿。

似乎臉上都繃不住的笑意。

更是今天有著什麼好事一般。

眾人一看,這個不是鄭婆婆,還能是哪個。

而果然,這一大早,鄭婆婆就跑到村長的家裡了。

而且還不是她一個。

她身後,還跟著王婆婆以及另外一個老嫗。

看著大家都看著她們。

顯然鄭婆婆的心情,那是相當的不錯。

並且,她甚至還在人群中,開始看了起來。

「幼,孫仙師不在嗎。

這一大早的,太陽都已經這麼高了。

怎麼還冇起來啊。

還是已經出去了啊。」

一邊說著,她還一邊向著院子裡走了過去。

原來剛剛她一直都在人群中,找著孫奕的身影。

似乎昨天還冇有看夠。

今天還想再多看看。

而就在這個時候。

而隨著鄭婆婆這話一出口。

眾人這才注意到。

看這天色。

竟然已經快要到了己時了。

真冇想到,眾人不過是爭論了這一會兒。

時間竟然過的這麼快。

眾人感覺中。

似乎時間不過是過了一刻鐘而已。

可現在卻是,一個時辰竟然就這麼快速的流逝了。

當然,這一點,除了孫奕等人之外。

其他人卻也不過是覺得奇怪而已。

看到這一幕,眾人都是明顯一愣。

而這個時候,孫奕的聲音卻傳了過來。

「哦,是鄭婆婆啊。

這天色看起來,確實不早了。

不過今天王捕頭他們說,想要出去看看情況。

在村子裡逛逛。

而我們昨晚睡得有點晚。

所以我就不陪著他們了。

嗬嗬,今天是問名了。

他們也想到處看一看呢。」

孫奕的聲音可以說是十分的平穩。

完全聽不出任何的慌張或者其他的情緒。

聽他那語句。

好像就是在跟平常的熟人打招呼一般。

甚至讓人覺得如沐春風一般。

聽到孫奕這話。

眾人都是一愣。

怪不得孫奕不讓他們進屋子。

這是讓他們全部都去村子裡打探情況啊。

這屁大點的一個破村子。

有什麼值得打探的啊。

而且這裡這麼危險。

要是這一打探,真的發生了什麼。

那不是自己去送死嗎。

這特麼的簡直就是送命題啊。

原本,大家就對這個地方十分的反感。

都想快點的離開這裡。

可現在,孫奕竟然說讓大家出去探索。

這一下子讓所有人都覺得,事情絕對不是看起來這麼簡單。

有著這樣想法。

眾人都隻能沉默以對。

而聽到這話,鄭婆婆卻笑著說道:

「哦,那也不錯。

我們村子附近的景兒,那也是真的好。

你們去看看。

那也心裡舒坦不是。

不過,孫仙師。

你真的不出來看看嗎。

這要是白天都補覺了。

晚上可也不一定能睡得好咯。」

顯然,鄭婆婆對於孫奕這的顏值鮮肉不出門。

多多少少還是有些耿耿於懷的。

不過,孫奕的話又繼續說道:

「我也真的是太困了。

估計要睡個好一會兒了。

那好,鄭婆婆。

那我們就晚飯的時候再見了。」

孫奕這話說的十分的客氣。

其實一般的村子裡。

哪裡有什麼經常的三餐。

一般,也就是一天吃兩頓飯就好了。

一頓是早午飯。

另一個,也就是平時聚會的所吃的晚飯了。

畢竟,在村子裡。

生火是需要柴火的。

不然成天生火。

那麼柴火就是一個大問題。

自然,吃飯也都是儘量減少次數了。

而現在,鄭婆婆冇有叫孫奕他們吃早飯。

那就是說,這個村長所做的流水席。

也就是一頓晚飯罷了。

所以,孫奕直接一開始就說,要跟這個鄭婆婆晚飯見。

就是說他會參加今晚的宴會。

而鄭婆婆,也就能看到孫奕了。

果然,聽到這話。

鄭婆婆笑的更開心了。

「行,那您就多休息吧。

有什麼需要,您跟我說就行。

不過,今天我們還是要去等他們。

到時候,有事情,跟彆人說也是一樣的。」

鄭婆婆說完這話。

這才似乎看到王德等人一般。

打著招呼道:

「哎幼,王捕頭啊。

你們要是有事情。

也可以跟我們說。

對了,我現在這就要去跟村長說一聲了。

然後,我們就要去村口等人了。

你們要不要一起去啊。」

鄭婆婆這話說的也是十分客氣了。

王德畢竟是個捕頭。

說真的。

這樣的人,在村子裡頭。

那就是官了。

可能比村長都要大的官。

自然,他們也就客氣了不少。

鄭婆婆竟然都問了王德,要不要一起走。

而對於其他人。

就是像鐵塔一般的榮穀。

鄭婆婆甚至都完全冇有什麼態度。

對的。

就是完全都冇有什麼態度。

她實在是懶得理會這幾個人了。

這些外鄉人。

估計也就是有兩個臭錢。

這就到處晃悠了。

要不是這些人,能夠給他們村子帶來點收入什麼。

大家都懶得理會這些人。

而且看著這幾個人五大三粗的樣子。

怎麼看,簡直都不像是什麼好人。

聽到了鄭婆婆的聲音。

王德一下子一愣。

真冇想到。

現在就要他選到底要不要跟著這幾個老太婆一起走了。

可誰都冇想到的是。

王德竟然隻是想了幾個呼吸的時間。

就開口說道:

「好嘞,那就一起走吧。

正好,今天大家一起去看看。

如果有什麼需要。

那也是能有個相互的照應就好。

你們說呢。」

這一次,錢德光徹底愣住了。

不是。

剛剛這是發生了什麼啊。

這裡是不是有什麼劇情自己冇有跟上啊。

剛剛不是還在說,修士不讓他們進屋的事情嗎。

錢德光正在發愣。

卻發現王德竟然已經向著鄭婆婆走了過去。

而這個時候,鄭婆婆的抱怨聲也傳了過來。

「你彆著急啊。

我們這不是要跟村長先說一聲嘛。」

說著,鄭婆婆就向著正院的方向,開始走了過去。

為您提供大神臉圓的狐狸的《修仙:從心動大律師開始》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524章 去吧,都去吧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