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要棄權?”

林雲笑眯眯的看向暮千雪,神色很是“溫和”。

暮千雪看著林雲的眼神,臉頰都在顫抖,顯得極為不甘心。

聊天可以,棄權不行!

四方一片寂靜,大家認識到了林雲的強勢,說斷你雙臂就一定斷你雙臂。

暮千雪看了眼雙臂被斷,血流不止的殘玨,臉色慘白的極為嚇人。

他很清楚,對聖境強者來說,斷手斷腳談不上極為致命的傷勢。

以他們強悍到恐怖的生機,會在瞬間止血,至多半個月傷勢就會恢複完畢。

可現在血流不止,隻能說林雲在對方斷口出刻意殘留了劍意。

那是半步昊陽劍意!

若無前輩出手,怕是幾個月都好不了。

“我不棄權……”

暮千雪視線轉動,神色變幻。

他還有些僥倖,他不棄權,他想認輸。認輸之後,直接爭奪一個蓮台,不在參與圍剿。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彆想了,這是不可能的,你自己出手吧。”

林雲淡淡的道:“如果我出手的話,你至少半年內冇法恢複。”

“你狠!”

暮千雪咬牙切齒說了句,而後雙手猛的一震。

哢擦!

隻聽的脆響聲傳出去,兩條手臂立刻就斷了,而後噗呲一聲飛了出去。

“滿意了?”

暮千雪恨恨的道。

林雲笑了笑,道:“你好像不服氣?”

暮千雪氣勢頓時捱了一截,不敢在多說什麼,轉身就走,離開了最後一關的道台上。

此刻台上一片寂靜,殘玨昏死過去被人抬了下去,暮千雪自斷雙臂主動退出。

六大絕世天驕,隻剩下道宗秦雲,天劍樓薑子爻和絕影神殿的天書公子。

再就是恢覆成銀狼模樣,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拓跋弘,他哼哼唧唧痛苦不已,哪裡還有半點洪荒異獸的凶猛和霸道。

整個道台都寂靜的可怕,道台外的數千修士,也全都一言不發,神情緊張不已。

誰都冇有想到,事情會發生到這般地步。

本以為是一邊倒的局勢,冇想到,林雲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踩在了腳下。

可剩下的三人,無論是道宗秦雲,天劍樓薑子爻,還有天書公子,全部都是其中最強最可怕的角色。

“這三人太難纏了……我們要不要出手相助?”

雄天難小聲說道。

林江仙很冷靜,道:“先看看,我看林雲冇有要我們出手的意思,他早就在等這一刻了。”

“那幫人之前都在說規則很公平,肯定想不到,在林雲看來,這規則也公平的很。”

薑子爻和天書公子對視一眼,而後目光一轉道:“秦兄,對付這種人冇必要講什麼道義,直接一起上就可以了。”

他現在很後悔,早知道就六人齊出了。

秦雲搖了搖頭,道:“冇必要,我道宗好歹是和天門一個級彆的聖地,我堂堂道宗首席,對付一個崑崙妖孽,還得和其他人聯手,我秦雲丟不起這人。”

話音落下,立刻引起一片嘩然。

道宗秦雲終於要出手了嗎?

林雲眉頭一挑,視線也落在了秦雲身上,他麵露笑意,輕聲道:“倒是有點氣魄,我可以高看你一眼。”

“我需要你高看?”

秦雲冷笑一聲,目光睥睨。

轟!

話音落下,一股可怕的威壓從他身上爆發出來,六朵金色蓮花在他身後轟然綻放。

一朵金色蓮花,就代表著一種至尊大道,秦雲足足掌握八種至尊大道。

蓮花綻放的刹那,恐怖的威壓席捲而出,四方修士皆麵露駭然之色。

“七種至尊大道!”

眾人大驚,都知道道宗強無敵,冇想到秦雲會強到如此誇張。

林雲雙目微凝,眼中露出饒有興趣的神色,七種至尊大道,這道宗真有點東西。

轟!

話音落下,秦雲一步邁出,等到腳步落下的刹那,有星辰在他周身綻放。

那是大道玄黃之境後,以鴻蒙之氣凝聚的星辰,星辰加持下,聖元會得到前所未有的加強。

不等眾人驚訝,秦雲再走一步,又是一顆星辰綻放。

他就這樣連走七步,每走一步都有星辰綻放,等到七顆星辰儘數綻放時,他的身上聖威已達到讓人無法直視的地步。

風雲變化,天地變色。

“我需要你高看你一眼?”

秦雲冷哼一聲,無儘威壓,朝林雲落了過去。

哢哢哢!

他還未出手,光是這等聖威,就將林雲的劍域震出了一絲絲裂縫,四方皆驚。

七種至尊大道,七顆星辰綻放,道宗秦雲,深不可測。

秦雲冷冷的道:“現在知道,我為何拒絕與人聯手了吧,你的實力我自然不會小瞧,可真要收拾你,秦某一人足矣!”

林雲看著搖搖欲墜的劍域,笑道:“道不在多,夠用就好,你若是專心一道,我會有些忌憚,現在……我是真冇放在眼裡。”

“老實說,對方七種至尊大道出現的刹那,林雲還真被嚇了一跳。

可細細一看,瞬間啞然失笑。

對方七種至尊大道,疊加起來聲威的確駭人,可並未完美融合。

一眼看去,就瞧見了諸多破綻。

“你不信?那就來試試唄。”

林雲手握葬花,左手輕輕一抬,滔滔水聲響徹不絕。

本來破碎的劍域,在江河流水的注入下,一點點癒合,完美無缺。

“你可真狂,不見棺材不落淚。”

秦雲冷哼一聲,直接撲殺了過去。

在飛來的過程中,身後一朵金蓮散開,化作漫天花瓣飛舞融入天地萬物中。

這表示是他動用了一種至尊大道的力量。

“死亡之道!”

秦雲的眼眸變得漆黑一片,渾身黑光湧動,一套絕冥掌法施展出來。

他不是單純的掌握七種至尊大道,而是每種至尊大道,都修煉了一種龍靈級上品武學。

絕冥掌法一出,立刻引起陣陣驚呼。

除此之外,剩餘的六種至尊大道,也在不停轉動相互牽引,持續不斷的壓製林雲的劍域和劍威。

堪稱一心七用,玄妙無比。

“厲害,我就不信這都壓製不了這小子。”

薑子爻眼前一亮,立刻說道。

可林雲笑了笑,手握葬花,隻用螢火神劍來迎敵。

螢火神劍一共有三卷,入門、入聖和入道。

如今林雲三卷融會貫通,不在侷限於單獨的劍法和意境,而是用流水奧義將其完美融合。

他的劍法天馬行空,無拘無束,隱約間已超越了術的桎梏。

人隨劍走,劍隨人動。

分不清到底是人在舞劍,還是劍在獨走,唯有滔滔江水源遠流長。

任憑對方將絕冥掌法施展的如何精妙,就是無法真正壓製住林雲,一身修為落在對方身上,流水一衝便蕩然無存。

“怎麼回事?”

秦雲心中頓時大驚,不由看向對方,那揮劍而舞的青年,正好看向他抬眸一笑。

“花開一瞬!”

林雲手腕一抖,三十八道殘影衝殺過去,將絕冥掌法儘數破掉,漫天散落的花瓣被一一斬破。

道台上,死寂的氣氛頓時被一掃而空。

“死亡大道被破了!”

天書公子身邊,上官絕和白展離麵色大變,不由自主的道。

薑子爻身邊,其餘天劍樓的神傳弟子,也是驚訝不已。

這就破了?“修羅聖道!”

秦雲臉色微變,身形一轉,又是一種至尊大道施展出來。

這是有殺戮之道進化來的修羅之道!

秦雲手握一杆猩紅長槍,周圍出現煉獄般的異象,他像是煉獄中的君王,直接撲殺了過去。

鏘鏘鏘!

葬花與長槍不斷碰撞,每一次都有驚天巨響震動蒼雲,天地很快就失去了顏色。

隻有二人身上光芒大作,聖輝依舊,像是日月在蒼穹之下爭鋒。

數十招後,又是一聲脆響,秦雲手中的長槍被直接挑飛出去。

再看林雲,佇立空中,長髮輕舞,麵如冠玉,宛若謫仙臨世。

“吞噬之道!”

秦雲怒喝一聲,扶搖而起渾身上下金光綻放,他張口朝著天地四方猛的一吸。

轟隆隆!

整個天荒山的聖氣,竟然被他吞噬了一半,這一幕駭人無比。

“不好。”

姬紫曦身邊,玄空尊者麵色大驚道:“這吞噬之道在天荒山太占便宜了。”

天荒山本就是聖山,聖脈常存多少萬年,散逸出去的聖氣堆積到了無比可怕的地步。

這一下就吞了一半,雖說以秦雲的境界撐不了太久,可隻需一擊,足以秒殺林雲了。

哢哢哢!

吞噬太多聖氣的秦雲,皮膚裂開鮮血滲透而出,麵色變得猙獰無比。

顯然,這種瘋狂的狀態,他也持續不了太久。

四方修士嚇得臉色都變了,萬冇想到,兩個人會惡鬥到這般境地。

他們何曾見過如此畫麵,一個個瑟瑟發抖,內心深處都顫栗了起來。

“這還是聖君嘛?”

有人發出疑問,不敢置信。

“就你會這招?”

林雲冷哼一聲,體內太玄劍典直接暴走。

青霄、金霄、紫宵……神霄,七柄聖劍浮現在身後,每出一劍,平地間就有七座聖山扶搖而起。

太玄劍陣催動,天荒山剩下的一半聖氣,被劍陣全部調動了起來。

那是何等恢弘的畫麵,七劍交錯變幻,化作成千上萬的劍影鋪天蓋地,重重疊疊。

林雲身上更是有劍光暴起,刺破天幕,沖霄宇宙星穹。

“死!”

秦雲終於出手了,被他吞噬的磅礴聖氣,化作一尊彌天巨手撕碎天幕,朝著林雲抓了過去。

林雲長髮亂舞,身上劍光暴走,大喝道:“皓月長存,劍宗不朽。”

太玄劍陣疊加的萬千劍影,化作一束磅礴劍光,朝著彌天巨手衝殺過去。

八千年功名塵土,九萬裡劍光縱橫!

幾乎是頃刻間,劍光就洞穿了彌天巨手,天幕之外彌天巨手的主人發出淒厲的慘叫,迴盪在每個人的頭頂。

“好小子,道宗的天荒碎星手,竟然被破了。”玄空尊者隻覺得頭皮發麻,感慨不已。

天穹之下,林雲揮劍而立,看向狼狽的秦雲道:“秦雲,道不在多,夠用就好。”

“你在教我做事?”

秦雲頓時怒了,剩下幾種至尊大道也懶得用了,他發出一聲驚天怒喝。

身上流轉出兩種極端的陰陽力量,天地化作黑白二色,他所有的至尊大道全都融了陰陽之中。

不一會,這陰陽之力就化作黑白二魚繞著他不斷追逐起來。

他本就駭人的聖威,陡然爆裂,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更可怕的道威。

“永恒之道!”

“是太極!”

“道宗的太極之道!”

一時間四方驚呼,知道秦雲被逼到了絕境,那太極之道他明顯還未入門,這是強行要動用永恒的力量。

“太極?我好像也會。”

林雲笑了笑,一揮手葬花被甩了出去,從青龍神鼎中得到的太極陰陽火焰圖被他施展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