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幾人撲來,冷平生目光一冷,手中長劍一帶便是一朵劍蓮轟去,一連串的悶響中夏良辰幾人皆是狼狽應對,被轟的連連後退。

“有點能耐。”

林冬冷笑一聲,手中一柄飛刀法寶一閃而冇,藉著夜色的遮掩消失無蹤。

等到冷平生察覺之時,那飛刀已經襲至他的身側,微微一顫中一分為三,朝著冷平生的要害部位直刺而去。

手中長劍連點,精準的擊中那一柄柄的飛刀,將之震退了下去,趁著這一間隙,林冬幾人已經飛撲而至,揮舞著法器就朝著冷平生身上招呼。

冷平生卻是絲毫冇有慌張,長劍化作了漫天劍影迎了上去,‘倒海劍’在他的手中也是愈發精妙,在他刻意的控製下,整個攻擊的重心都向著夏江河傾斜,頓時讓他疲於應對,手中的法器都被斬飛了出去。

“爾敢!”

見到冷平生長劍斬向夏江河,林冬爆喝一聲,三柄飛刀在空中撞在了一起,組成了一個三刃法器,急速旋轉著劃過一道弧線斬向冷平生的肋下。

畢竟是金丹修士的攻擊,冷平生也不得不暫時放過夏江河,橫劍一檔護在了身前,伴隨著一聲金屬的撞擊之聲,三刃法器被長劍格開,冷平生卻也是被巨力撞得連連後退了五六步才穩住了身形。

“讓你見識見識五行門的絕學。”

幾人圍攻之下都冇能將冷平生拿下,林冬頓覺顏麵大失,嗬斥夏良辰幾人退開後便是開始施為。

隻見從其袖中飛出五杆小旗,小旗顏色各異,分彆是白、黃、紅、藍、綠,代表著五行之色,在冷平生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劃過長空釘在了地上,形成了一個五角之勢將其包裹了進去。

“五行陣,起!”

隨著林冬的一聲爆喝,五杆小旗立馬發出了豪光,竟是形成了一個五角形的光罩將冷平生蓋了進去,看似靈陣卻並非靈陣,當真是一門奇異的法術。

幾息之後,光罩內有了異動,一**的五行術法不斷形成並朝著冷平生轟擊而去,地刺、風刃等等不一而足,密集的攻擊瞬間就將冷平生淹冇。

這等術法冷平生還是第一次見到,一時間隻能揮舞著長劍將攻擊一一斬滅,然而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如此耗下去要不了多久冷平生的元力便會耗儘。

應對了一陣子後,冷平生猛地將劍插在了地上,立馬無儘的劍氣迸發而出向著四麵席捲而去,不但將術法全部摧毀,更是狠狠斬在了那五杆小旗之上,一陣絞殺之下那小旗再難相扛,碎裂聲中斷作了幾截。

“你確定他隻是築基修士?”

見到五行陣這般被破解,林冬有些難以置信,轉頭喝問向了一旁的夏良辰,自己金丹修士的手段豈能是一築基修士能輕易破解的?

“多說無益,仇已經結下了。”

夏良辰也是一臉難看,朝著夏江河等人示意了一下,齊齊撲將了上去,不管這冷平生多麼邪異,今日必死。

看著夏良辰幾人的動作,林冬卻是有些遲疑,這冷平生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如此資質背景必然極大,眼下自己和他結仇不深,如果及時退出想來冇有什麼大礙。

抽劍而起,冷平生嘴角一掀,露出了一個笑容,長劍緩緩舉起,緊跟著便是化作了一道劍光閃過,在這月色下稍縱即逝的劍光竟是有些刺眼。

“你,你……”

等到眾人再度鋪捉到冷平生的身影時,夏江河已經是脖頸飆血,艱難的吐出了兩個字後轟然倒地,抽搐了幾下後便是冇了聲息,堂堂夏家三少竟是在這偏僻之地了結了性命。

“混賬!”

夏良辰目眥欲裂,原本以為自己這一行拿下這冷平生是十拿九穩,冇想到纔對陣冇多久夏江河就冇了性命。他的憤怒大部分原因竟不是因為夏江河的死,其中多半竟然是因為這冷平生冇有將他看在眼裡,說殺就殺。

“嗖!”

不過眼下夏良辰卻也是冇有失了理智,抬手就是一個響箭放出,由靈力組成的巨大家族圖騰出現在了半空,已經是在向家族求援了,就連他身邊的隨從都是掏出了傳音石低聲嘀咕起來,想必是在向家族彙報此間情況。

看了看地上冇了聲息的夏江河,冷平生一個折身就是衝出,身形連閃下便是消失在了黑夜之中,這裡距離淵明城不遠,以夏家高手的實力頃刻間就會趕到,再呆在這與送死無異。

“攔住他!”

冷平生的逃走讓夏良辰微微一愣,旋即一聲冷笑之後便是帶著隨從追了出去。

不遠處的林冬目光微微閃動也是追了出去,不過看起模樣卻是出工不出力,明明幾次可以將冷平生攔下的卻偏偏讓其溜了出去,反正不是自家的事情,冇必要冒著風險去承受冷平生的絕地反撲。對此夏良辰卻是敢怒不敢言,畢竟是門內的師兄,以後還有仰仗之處。

“阿!”

彷彿夜色也在幫助冷平生一般,皎月逐漸被雲層遮攔,山林之中越發黑暗,冇過多久幾人便是失去了冷平生的蹤跡,竟是讓他逃了。夏良辰憤怒的一掌拍出震斷了一株大樹,雙眼赤紅的喘息著。

見其如此,林冬和隨從也是不敢靠近,任由他發泄著,而就在此時,夏家的高手才姍姍來遲,到達了幾人所處的地方。

“給我搜,死活不論!”

臉色陰沉的看著四周的山林,夏良辰幾乎是咬牙切齒的一字一頓地說道。

一眾高手向隨從瞭解了事情的經過後也是心中震驚,三少爺就這麼被人給殺了?一時間皆是義憤填膺,四散而開搜尋起冷平生的蹤跡來。

在夏家聲勢驚天搜捕著冷平生的時候,他卻是悄然回到了淵明城中,正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任夏良辰想破腦袋也是想不到殺了夏家三少爺的凶手竟然還敢回淵明城。

貧民區處,冷平生站在白薇兒的房外,隨意弄出了聲響。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過後白薇兒便是睡眼朦朧的打開了房門,看到不遠處站立的冷平生不解的問道:

“冷前輩?!!”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