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我唯一一個喜你說啥就說了一句對不起我真的對不起自己對不起就業機會都在一起嗎……在

“那你把飯放到桌上,然後去吃飯。”

“好。”卞栗栗說完話後把碗筷放到桌上,然後她就朝著屋外走去。

當她來到堂屋的時候,看到沈毓瑜和康愛國剛盛好到,於是她就坐到沈毓瑜身邊,端起沈毓瑜給她盛的湯小口小口的喝起來。

晚上七點多,卞栗栗和沈毓瑜把盧雪玉家裡的事情都忙完,她就和沈毓瑜踏著夜色朝家裡走去。

當他們經過後山那片小竹林的時候,她就聽到了熟悉的說話聲,於是她朝沈毓瑜做了個不要說話的動作,就朝那片小竹林走去。

當她來到離小竹林最近的那棵樹後麵時,就看到田甜正在和王二壯說著什麼,因為他們的距離有點遠,所以她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

不過從他們拉拉扯扯的動作來看,他們之間肯定有一腿,就是不知道那個王二壯是不是那個已經不在了的孩子的父親。

幾分鐘過後,卞栗栗見田甜和張二壯口水交融了一會兒後,就前後腳離開了小竹林,讓她不由的嘖嘖兩聲。

“看夠了嗎?”沈毓瑜見卞栗栗一副意猶未儘的樣子,朝卞栗栗問道。

“一般般,隻是他們做的太單純了點,一點都不好看。”

“太單純?不好看?你還想看什麼?”

“我還想……。”卞栗栗話說到一半就覺得後脊背發涼,她這時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

於是她連忙改口道:“我還想看他們倒黴,那兩個人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沈毓瑜聽到卞栗栗的話就知道卞栗栗冇有說實話,不過他不想再和卞栗栗繼續這個話題下去,因為他怕卞栗栗會語出驚人。

於是他直接伸出手拉住卞栗栗的手,朝家裡走去。

當他們回到家的時候,卞栗栗就朝沈毓瑜道:“小姑讓我們兩明天不要過去她家,他說姑父能弄吃的,讓我們去上工。”

沈毓瑜聽到卞栗栗的話後想到康愛國的腿,就朝卞栗栗道:“既然小姑不讓我們過去,那我們就做好了送過去。”

“行,就按你說的辦,我回房紮馬步去了,你紮完馬步早點休息。”

“好。”

第二天早上六點,卞栗栗被鬨鈴聲吵醒,她睜開眼睛朝視窗處看去,就看到天色已經大亮,她立馬就起床換衣服。

待她換好衣服來到堂屋的時候,就看到沈毓瑜端著熬好的南瓜粥來到堂屋,她就朝沈毓瑜問道:“你幾點起的?”

“五點半。”

“怎麼這麼早?”

“睡的早起的早,粥我已經熬好了,你看一下準備什麼菜好。”

卞栗栗聽到沈毓毓的話後想了一下,她就朝沈毓瑜道:“炒雞蛋和涼拌野菜,這兩樣菜都下粥。”

“好,我去洗野菜。”

“那我炒雞蛋去。”卞栗栗說完話後就朝著廚房走去。

待她重新回到堂屋的時候,手裡多了一盤炒的金黃金黃得雞蛋,她把炒雞蛋放到桌上後,就朝著院子走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