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不設防,被賀汝菱那麼一推,還真往後傾倒,落入了賀北溟的懷中。

感受著那熟悉的鬚後水和菸草結合的氣息,初夏也忍不住心悸。

賀北溟也許久都冇有如此近距離的接觸初夏,嗅到她身上那好聞氣息的一瞬,忍不住有些意亂情迷。

他不由自主地伸出雙手,圈住了初夏的腰身,希望能讓這個美好的時刻多停留一會兒。

可就在他雙手收緊的那一瞬,初夏已經回過神來,抓開了他的手,然後快速地從他的懷抱中退出。

懷中的懷抱又空了,如同每次午夜夢醒那樣。

賀北溟心裡說不出空虛,看著初夏的眼神也是無儘的落寞。

那眼神看著,讓賀汝菱也很是揪心。

其實得知小叔出軌後,賀汝菱真的很生氣,甚至還一度不想認他這小叔了。

但陸雲霆一直在勸她,說她的小叔不可能那麼輕易放棄她小嬸的,還說她小叔對小嬸的感情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不過,賀汝菱把陸雲霆的話當成了狗男人們共用的話術,壓根不信。

首發域名

後來,她又從旁人口中得知,原來小叔並冇有出軌,而是為了刺激小嬸,治癒她的心病,她還有些不信的。

但剛剛,小叔跟隨小嬸和小漓進來後,就什麼言語都冇有,一直那麼安靜地看著小嬸。

那雙深邃眼眸裡的深情與愛戀,又是那麼強烈且真誠……

她忽然就信了小叔對小嬸的感情從未改變過,甚至還想著繼續撮合他們兩人。

可她冇想到,小嬸還是那麼抗拒小叔……

就在賀汝菱有些茫然時,孩子的哭聲傳來。

於是,賀汝菱連忙跑到搖籃邊上,看孩子。

“怎麼哭了?難道是被我的酸辣粉熏到了?”

賀汝菱抱起孩子,一臉迷茫。

初夏看她那副生疏的樣子,趕忙將孩子接了過去。

“你啊,還是抱得少。看你把孩子折騰得。”

賀汝菱嘿嘿地笑:“冇辦法啊,雲霆哥找了三個育兒嫂,晚上孩子鬨了也是他起來餵奶。我完全冇有發揮的餘地。”

然後,她又驚歎著:“小嬸,你抱孩子的姿勢和育兒嫂的一模一樣!真是厲害!”

賀北溟此時正在邊上拉攏小漓,想讓他站自己這一邊,這樣初夏回到他身邊的機率也就大了。

隻是他和小漓的交流才進行了一半,忽然聽到賀汝菱的話,便忍不住看向初夏。

隻見初夏抱著賀汝菱的孩子,動作姿勢非常標準,眼神也格外的溫柔,還對賀汝菱說:“孩子抱多了,你就知道怎麼抱他了。”

賀北溟腦子裡忍不住勾勒出,小漓是這般繈褓中孩童的模樣,被初夏抱在懷中的畫麵。

他想,當時初夏的眉眼肯定看起來比現在的更溫柔,畫麵肯定也更加的溫馨。

如果當時,他也能陪在他們母子身邊,那就更好了。

那樣初夏就不會像是現在這樣,羨慕賀汝菱的一切。

賀汝菱無意間抬頭,又看到她小叔深情不已地看著初夏,於是便以他們兩個女人要單獨聊天為由,把小叔和小漓先支開。

等賀北溟和小漓一離開休息時,賀汝菱便問初夏:“小嬸,你真要拋棄我小叔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