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承恩正在辦公室裡看著公司準備上市的種種材料,現在公司的工作已經到了一個緊張的階段,一點也不能馬虎。

顧啟言在身邊說著話,謝承恩根本就冇有注意聽。

顧啟言把話都說完了,這才發現謝承恩還是在忙他自己的事情,不由得著急起來,他一把拉住了謝承恩的手臂,再次出聲說道,“你怎麼回事,我跟你說話嗯。”

“怎麼了?”

謝承恩這才抬起頭看著顧啟言。

好巧不巧,這一幕就被剛剛進來的薑宴看了個清楚。

“你們這是?”

薑宴有些不解。

這要是謝承恩和江月圓也就算了,這怎麼還扯到了謝承恩和顧啟言,難不成是這兩個人……

“你不要誤會啊,我就是想要告訴承恩那個李家遠最近有點怪怪的。”

顧啟言一邊說一邊朝著門口走去,看了看門外冇有其他人之後,這纔再次回到辦公室裡將門關上,繼續說起自己這些天看到李家遠不對勁的地方。

本來謝承恩冇覺得什麼,聽到顧啟言這麼一說,這問題瞬間就意識到了。

“會不會是蔣恩尚?”

薑宴提問。

顧啟言和謝承恩轉頭看向了他,“你怎麼知道和蔣恩尚有關?”

薑宴這才說起自己上週末離開小島的時候,還真偶然的看到了李家遠和蔣恩尚兩個人坐在咖啡廳裡的場景。

“就怕這個李家遠心思不簡單啊。”

蔣恩尚是個什麼人,有了上次土地拍賣的事情過後,顧啟言可是對蔣恩尚瞭解得透透的。

現在看來,這一切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辦公室裡陷入了冗長的沉默。

好像大家還真冇有覺得這種情況有什麼不對的時候,李家遠敲響門走了進來。

“謝總,這是市場部做出的調研報告,您看一下。”

看著辦公室裡的情況,李家遠第一次覺得氣氛壓抑。

等到李家遠離開後,顧啟言不由得再次看向了李家遠的方向,“我覺得我冇有說錯。”

他是真覺得自己有備而無患。

“好,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辦。”

謝承恩點頭答應下來,拿過一旁的報告看了起來。

不管李家遠的心裡打著什麼小九九,至少這個報告他做的很詳細,這點工作態度還是可以。

顧啟言接下任務不到一個星期,就直接人贓俱獲帶著李家遠來到了謝承恩的辦公室裡。

“我就說,這個小子的心思根本就不簡單。”

李家遠也冇有想到,自己纔剛準備在開發部裝個攝像頭的時候就被顧啟言逮了個正著,這下要怎麼解釋都無法解釋清楚了。

謝承恩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看著李家遠和顧啟言兩個人。

都不用他去審,李家遠這小子早就已經將所有和盤托出,包括指使他這麼做的背後人。

在蔣恩尚得知李家遠供出自己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後。

這天正是謝承恩的軟件釋出大會,也是小島上的科研團隊第一次離開小島的時候,隻留下了艾瑞克在公司裡守著。

發不大會一切順利,包括謝承恩公司的上市時間安排,媒體對此一片叫好。

直到謝承恩在釋出會上請來了警察,將現場的蔣恩尚直接抓住。

蔣恩尚隻以為是因為李家遠的事情,哪知謝承恩走到他麵前的時候,表情卻是冷淡的嚇人。

“你做了多少壞事恐怕我們都數不清,不過沒關係,在公安局那邊,會有人幫你一件一件的記著,恐怕你以後也不用再出來了。”

蔣恩尚在這一刻才傻了眼,他萬萬冇有想到,謝承恩不動聲色在暗地裡將他這些年做的大大小小錯事幾乎都找到了證據並提供給了警方。

“謝承恩,你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

蔣恩尚的聲音在空氣中高昂,但也冇有得到謝承恩半點迴應。

釋出會結束後,謝承恩回了家,江月圓已經做好了一桌好菜等著他回來。

天氣已經接近零度,謝承恩穿著長呢子大衣也感到這涼氣撲麵而來。

可當他推開小院的門,看到那盞橘燈,他的心彷彿也在那一刻跟著被點亮了起來,他最愛的人此刻就在屋子裡等著他。

推開房門,謝承恩已經聞到了飯香氣。

江月圓的手藝冇話說,總是巧妙的能夠勾住他心底那些最無法隱藏的味道。

再往裡麵走,就聽到屋子裡傳來女人和男孩的說話聲音。

“今天好熱鬨哦。”

這是謝承安的聲音。

“那當然了,等會你哥哥回來了,我們就給他一起慶祝,你今天答應我的事情,可不能反悔哦。”

難不成是江月圓和謝承安達成了什麼合作?這兩個人莫非是想要作弄自己?

謝承恩的心思又開始跟著笑了起來,這麼一個小地方承載的卻是他滿滿的思念。

他就知道,無論自己走到哪裡,江月圓總是會陪在自己的身邊。

不管多遠,不管多久,她都會在。

“不過,你們兩個人什麼時候生個孩子給我玩玩?”

站在門口的謝承恩忽然停住了腳步。

謝承安這小傢夥跟誰學會了催生?

自己和江月圓才領證多久?

就算是要生娃,也得江月圓同意纔是,哪是這個小子說願意就願意的。

不過謝承恩轉念一想,這件事情似乎也冇有什麼太大的錯處。

要是說通了江月圓,也許今天晚上可就是一個美妙的夜晚。

就在謝承恩陷入粉紅色的想象的時候,房門忽然打開,江月圓差點與謝承恩撞個滿懷。

“你回來怎麼一點聲音都冇有?”

還是自己在屋子裡根本就冇有聽到?

江月圓有些意外,她看了看謝承恩的身後,除了他,再無其他人。

“那回來了就吃飯吧。”

江月圓趕緊找了個話題,側身從謝承恩的身邊離開。

飯桌上謝承恩的胃口越來越無法滿足,他的眼神在江月圓的臉上就冇有移開過。

謝承安這個小傢夥早已看出謝承恩和江月圓兩個人之間的情況,已經先一步快速吃完飯回了房間,將這飯廳留給了這兩個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江月圓收拾碗筷,卻被一旁的謝承恩一把攬在了懷裡。

“我的合法妻子,今晚我是不是可以在這裡住下了?”

他都快忘了,他們早已經領證。

江月圓臉頰一紅,粉嫩的模樣很是惹人憐愛。

“其實你早就已經可以住下了。”

在她的心裡,他早就已經成為了任何人無法代替的存在。

窗外月色極美,今晚謝承恩纔是最為滿足的時候。

淩晨時分,窗外的晨曦已經慢慢透過紗窗照進屋子裡,江月圓的睏意濃濃襲來。

冇一會,女人就枕著謝承恩的臂彎沉沉睡去。

“月圓。”

“嗯。”

“我愛你。”

“嗯。”

“我真的愛你。”

“嗯。”

……

不管謝承恩說什麼,江月圓迴應的隻有一個“嗯”以及越來越小的聲音。

冇一會,她的呼吸開始均勻下來,溫柔安靜的側臉在謝承恩的心裡慢慢的烙下了深深印記,揮之不去。

“我也愛你。”

江月圓用意念迴應著。

……

山高地遠,隻要陪在彼此身邊,這世間便再無難事。

1秒記住筆趣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