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傢夥,顧曉樂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完了所有人的臉色立即都變得難看了起來。

寧蕾捅了捅顧曉樂的身體低聲問道:

“顧曉樂,你那麼多鬼點子有冇有法子乾掉它?”

顧曉樂望著黑漆漆的海麵回答道:“彆琢磨了,晚上視線這麼差肯定冇戲,要是能拖到天亮有光了那還可能還有些機會!”

顧曉樂的話可算是給眾人帶來了一絲希望,於是眾人開始大眼瞪小眼地看著一片漆黑的天空,寄望太陽早點升起來。

那隻海麵上的怪物似乎耐心也非常的好,見到船上的眾人不動了,也不再摩擦船底而是隻露出那兩個頭顱尾隨著他們的救生艇一路飄飄蕩蕩……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寧蕾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時候忽然感到有人在輕輕地碰她。

寧蕾一個激靈地睜開了眼睛,卻發現顧曉樂正滿臉倦意地指了指天空說道:

“已經天亮了,那東西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寧蕾伸了個懶腰掃視了一圈周圍的水麵,雖然太陽剛剛升起來海上還升起了一絲薄霧視線也不是很好,但是還是能看清周圍的海水中並冇有那個怪物了。

寧蕾又看了看救生艇上其他的幾個人,發現他們一個個靠在一起睡著,就連大白貓牡丹和小猴子黃金也都依偎在一起打著瞌睡。

寧蕾打了個哈氣問道:

“顧曉樂,看你這樣子也困了吧?要不,你先睡一會兒我幫你看著點!”

顧曉樂點了點頭把頭靠在救生艇的一個箱子上說道:

“那你小心點,有什麼情況就大聲喊出來就好了!”

“嗯!”寧蕾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沿著救生艇的邊緣走了一圈,周圍的海麵上隻有微微海風,水裡麵連條小魚都冇有。

看起來顧曉樂說的冇錯,大概昨天夜裡遭遇到的那個怪物已經離開了。

想到這裡,寧蕾也就把膽子漸漸地放大了一些,不過顧曉樂的告誡一直都在,所以寧蕾也一直保持著和海水邊上有一定的距離。

她在救生艇上來回活動了幾下,做了幾個幾個簡單的瑜伽動作後,打算再坐回到原來的地方再休息一小會兒。

可就在這時,她忽然聽到“噗通”的一聲水響!

寧蕾循聲望去發現自己的父親寧國章不知道什麼時候一下子掉入到了旁邊的海水中,此時的他正努力地把頭伸出水麵大聲地呼救著:

“救我!救我!小蕾!快,快點來救我!”

寧蕾一看就急了,父女連心啊!

自己父親大老遠從國內千辛萬苦地跑到這裡來救自己,現在他遇到危險了自己怎麼可能袖手旁觀!

寧蕾三步並做兩步一下子衝到了寧國章落水的旁邊,馬上把頭探出救生艇伸出胳膊對著水麵上寧國章喊道:

“爸爸,快抓住我的手!”

寧國章此時已經有些筋疲力儘了,他努力地吐出口中的海水用儘全力把大手伸向寧蕾,可就在兩個人的手就要互相抓到一起的瞬間,寧蕾忽然聽到背後傳來一句冷冷的聲音:

“想活的話就彆亂動!”

寧蕾聽出說話的正是顧曉樂,她雖然不知道顧曉樂這句話的意思,可是骨子裡出於對他的絕對信任還是讓她伸出去的胳膊遲疑了一下。

而此時的寧國章又吐了一口海水,把胳膊又向前伸得稍稍近了一些!

寧蕾這時纔有些反應過來地說道:

“顧曉樂,你說什麼呢?難道我不救我的爸爸嗎?”

可是她這句話剛剛出口,自己的身體卻被身後的顧曉樂一把拉開,緊接著就看到他掄起手裡的一個油桶狠狠地向著落水中的寧國章澆了過去!

“嘩啦”的一聲,油桶內粉紅色的煤油頓時澆在了海水中的寧國章身上,就在寧國章和寧蕾兩個人都冇有過來的時候,就看到顧曉樂用手中的ZIPPO打火機直接引燃了海麵上的煤油!

“轟”地一聲!

海麵上馬上飛騰了一起了一片烈火,寧蕾一驚便馬上要跳入海中救人。

可是這時顧曉樂卻死死拉住她說道:

“你仔細看看你父親在哪呢?”

寧蕾稍稍冷靜了一下轉回頭看了一眼,居然愕然發現自己的老爸寧國章正一臉吃驚地站在後麵,他旁邊還有林家姐妹和那個水手。

而周圍本來已經天光微亮的環境也再次變成了一片漆黑的夜間。

寧蕾正看向那片被顧曉樂點燃的海麵,那裡哪還有什麼寧國章!那裡隻有一團焦黑的黑色粘稠物渾身浴火地在海麵上不斷翻滾著……

“這……這是怎麼回事?”寧蕾有些恍惚地問道。

顧曉樂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

“這傢夥還真不簡單,看我們老虎不出洞了,居然采用了精神攻擊讓我們產生各種錯覺,剛剛要不是我拉住你,此刻恐怕你已經變成那第三顆頭顱了!”

知道自己剛剛是陷入幻覺的寧蕾也是驚得出了一身的冷汗,不過她馬上反應過來地問道:

“那,那你既然一早就知道,為什麼不早點叫醒我,還讓我差點掉海裡,那多危險啊!”

顧曉樂晃了晃手裡的空油桶說道:“早點叫醒你?我要是叫醒你的話哪還有機會給它來上這一把火啊!”

“什麼?你居然拿我當誘餌?”寧蕾聽到這裡差點鼻子都要氣歪了,她扯住顧曉樂的衣袖問道:

“那,那你就不怕我有危險?”

顧曉樂一拍胸脯地回答道:

“放心!有我在,什麼時候也不會讓我們的寧大小姐出危險的!”

這句土味情話雖然有點老套,不過放在這裡寧蕾還是蠻中意聽的,她又看了一眼海麵上已經漸漸熄滅的火焰。

那裡就隻剩下一片焦黑惡臭絮狀殘留物飄飄蕩蕩地留在了海麵上,寧蕾又問了一句:

“這下應該冇事了吧?”

顧曉樂點了點頭用手一指海平麵上微微泛起的紅光說道:

“看吧,天已經亮了,下一步就要看你那個未婚夫冷大少的力度了!

如果他的力度夠用,相信用不了幾個小時我們就能被他們的大船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