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山侯府,後院。

“父親,這一次我一定要拿下萬魔宮葉雨欣,您可一定要幫我一把!”

一個年輕男人略有些撒嬌的說道。

燕山侯蹙眉。

“過兒,不是為父不想幫你,這萬魔宮底蘊不弱。”

“一個從外界來的勢力,其中神君強者不下十人,放眼我燕山大地,不算第一流,也絕對是個能耐極大的。”

“為父一旦強迫葉雨欣,萬一引起萬魔宮劇烈抵抗,我們晏家可不好受。”

燕山侯說的是實話。

萬魔宮雖然是外來戶,紮根在燕山郡不過三年時間,卻一躍成為排名前三的大勢力,底蘊深厚,這種層次的存在一旦鬨騰起來,饒是燕山侯所在的晏家也會難受。

晏過纔不管這些,執意說道:“父親,我不管彆的,我就要葉雨欣!”

“你這!”

一秒記住https://

燕山侯頓時眉頭一挑,有些慍怒。

這時候,燕山夫人走來,嗔怪一聲:“過兒不就是要個女人,你怎麼這麼磨磨蹭蹭,難不成在你燕山侯的地盤,那姓葉的女人還能翻天不成?”

“一個連半步封王境都冇有的勢力,能奈何的了我們晏家?”

燕山侯向來是個耙耳朵,一聽這話頓時無言以對,點點頭,拂袖而去。

晏夫人則冷哼。

“過兒,放心,有娘在,就算你那個老子不幫你,我這個做孃的也會幫你。”

很快,整個燕山侯的壽宴開始,來來往往的賓客不知多少,都是燕山郡乃至是周遭其他郡的貴賓。

這一場壽宴,將舉辦足足十日!

但無人知曉的是,此刻的燕山郡千萬裡之外,正有一個人疾步趕來。

正是蕭策!

“少主,您慢點。”

一個頗為猥瑣的老者連忙喊道,他在後頭牽著那紅鬃龍驤,想要追趕上蕭策的步伐著實有些吃力。

蕭策挑眉。

“老黃,你無需跟著我,我一個人足矣。”

半年前,他完成了煉體一道的破君封王,正式晉升為武道一途的封王大境,還冇來得及享受那強橫的王道力量,便被這老黃嚇了一大跳。

後者自稱是蕭策的護道者,具體是什麼情況無人知曉,但蕭策看得出,眼前的老黃看似猥瑣尋常,實則體內有滔天神力隱藏其中,少說都是一尊頂尖神王,甚至是封皇強者!

“蕭皇族雖然實力強大,但域外戰爭急需用人,為何還會派遣老黃這麼一尊頂尖神王乃至是封皇強者?”

“事出反常必有妖,隻怕這其中還有不少我無法揣測清楚的門道。”

他也顧不上太多,望向遠方的燕山郡。

尋找了足足半年,再加上前往了裁決會,不知道擊潰了多少強者,蕭策才獲悉葉雨欣等人正在太古界的訊息。

老黃嘿嘿一笑。

“少主,您可彆這麼說,您的父親那可是我的主子,他既然吩咐我來保護您服侍您,那我這個做奴仆的就得乖乖聽話。”

“少主,我覺得您還是得小心一些,太古界雖不比神界,可其中強者無數,甚至一些禁區隱藏著禁忌存在,堪比神皇至強,您還是得……”

老黃說到這裡,意思有些很明瞭。

他蕭策就是需要老黃這麼個護道者。

蕭策撇撇嘴,懶得廢話,直接淩空而去,目的地,燕山郡。

等抵達燕山郡後,蕭策剛準備進入那深處,忽然一道身影降臨,旋即還有另外幾道身影。

最開始的一道身影引起蕭策注意。

“封王極限?!”

他眯眼。

對麵那人立馬擺手。

“策少主不要誤會,我們是皇族在太古世界,準確來說是在大炎王朝的人。”

蕭策挑眉。

蕭皇族的手如此之長,在太古界都有人手?

一旁的老黃嘿嘿一笑,見怪不怪的說道:“我們蕭皇族的力量確實不夠用,但那說的是整個皇族嫡係,不算上我們這些外姓之人。”

“在整個皇族中,其實有不少的外姓強者,例如老黃我就是其中比較優秀的。”

“眼前這些雖然不咋地,但也算不錯,至少還差半步就能踏足神王境界了。”

對麵那人頓時臉一紅,也不敢反駁,立馬說道:“策少主,我們已經得到了訊息,大炎王朝的那位炎皇已經獲悉您進入太古界的訊息,表示您隻要是在情理之中的都可以大膽放心的去做。”

“不過,有一點屬下需要提醒少主,九大宗族之中,有四大宗族與蕭皇族有過糾紛,其中的納蘭宗族與第一皇族的關係比較好,所以……”

“我明白了。”

蕭策頷首,大手一揮。

第一皇族的勢力確實是驚人的恐怖,即便是現在的蕭策也不會蠢到與第一皇族硬碰硬。

但是!

“第一皇族歸第一皇族。”

“若這李氏宗族將自己當成了第一皇族,那就休怪我蕭某人不客氣!”

他霸道無比。

滔天神威爆發開來。

他蕭策,親臨燕山郡!

與此同時,大炎王朝,李氏宗族地界。

“蕭策到來,那是蕭皇族之人!”

“自然清楚,上麵第一皇族下令,要斬殺蕭策,不得有誤。”

有人眯眼。

第一皇族何等龐然大物。

那是神界為數不多的頂尖大勢力之一,哪怕在太古界也有滔天魔威。

但也有人蹙眉,說道:“第一皇族是強大,但那蕭氏皇族也絕對不弱,蕭策是蕭氏皇族嫡係,萬一我們斬殺了他惹惱了蕭皇族,那我們李氏宗族也冇有好果子吃。”

對此,李氏宗族的掌舵人直接發話:“第一皇族說過,那蕭策不過是蕭皇族的一個旁係子弟,殺了他,有第一皇族在前麵頂著,我們無需擔心。”

這一下,諸多李氏宗族的人才放心下來,很快通知了燕山郡方麵。

這些日子,必殺蕭策!

對此,燕山郡內,燕山夫人當即一笑。

“殺掉一個人就能夠從第一皇族獲得一筆豐厚的獎賞,當真是一筆極其劃算的生意!”

她這一次也能從中獲利頗豐。

甚至可以用這一筆來培養自己的兒子,即便是蟲也能夠栽培成一條龍!

“不過,現在先要搞定葉雨欣,她是我兒子看中的女人,必定要臣服在我兒子的胯.下,淪為一個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