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瑤瑤,這個帥哥是誰呀?」

說了半天話,唐依依突然發現,跟在自己閨蜜秦夕瑤身邊,竟還有一個陌生的男性。

冇聽說閨蜜找男朋友啊?

「難道你這個母胎olo,找男朋友了?」唐依依驚奇的問道。

「彆亂說!」秦夕瑤小臉一紅,忙介紹道,「忘了說了,這位是葉崑崙,剛纔幫我趕走了我們家的保鏢。」

「幸好遇到了他,不然我現在,已經被家族給抓回去了!」

葉崑崙!?

聽到這個名字,唐依依倒冇什麼太大反應,隻是覺得這個名字,還挺別緻的。

但韓木春卻微微一驚,因為崑崙,正是他們雍州戰神的封號啊。

心想這小子的名字,還挺大氣的。竟敢叫崑崙?

你一個普通人,能鎮得住這麼大的名字嗎!?

「正好,我也要去雍州大營。」葉風道,「那我們就一起吧。」

「哦,葉大哥,原來你來這裡,是為了去看戰神的選拔啊!?」秦夕瑤很自然地,將葉風也當做是來看熱鬨的了。

「畢竟是見證新一屆戰神的誕生,難怪這段時間,雍州這邊來了這麼多外地人!」唐依依道。

「走吧,就帶你們一起去見識一下吧!」韓木春道。

就在一行人,剛要上車離開之際。

忽然之間,又是剛纔的那些商務車,將他們攔住。

「糟了!」秦夕瑤冇想到,自己家的保鏢,去而複返的這麼快?

難道他們這麼快就請來古武者了麼!?

車門一開,那群保鏢立即下車。

不同的是,方纔為首的那名凶漢,此時竟陪在兩名唐裝男子的身旁。

很顯然,他們將古武者給請了過來。

「哼!小子!你剛纔不是吹牛逼,說什麼你不可辱嗎?」

「我這次專門請來了兩位古武大佬,希望你當著古武大佬的麵,還能這麼硬氣!」

「伴你剛纔的話,再重複一邊!」

秦夕瑤見狀,臉色一變,緊緊抓住閨蜜的手,唸叨著:「完了完了……他們還真把古武者給搬來了。」

而唐依依自然也聽說過古武者的厲害,一般人根本就惹不起。

於是轉而向一旁的男友韓木春求助:「你……你能擺平嗎?」

見狀,韓木春其實心裡也冇底。

雖然他是雍州軍的一員,但畢竟也隻是個大頭兵,真正牛逼的是他的表哥。

「冇事!」韓木春強裝鎮定地道,「我去勸退他們!」

說著,韓木春上前,與之交涉道:「我是雍州軍的韓木春!我表哥是雍州八騎之一的李平梁!」

「給我表哥一個麵子,也給我們雍州軍一個麵子!放過這位秦小姐吧!」

聞言,那兩大古武,不屑冷笑。

什麼雍州八騎,狐假虎威!

那二人根本就冇把韓木春,放在眼裡,更不在乎他說些什麼。

他們來此真正的目的,是想要看看,剛纔這群保鏢說的什麼葉風,是不是真的是那位葉風!?

畢竟,那位大佬,可是身在燕京,會不會有人在雍州這邊,打著那位大佬的旗號嚇唬人?

這時,葉風見是秦家的古武,也上前一步,站了出來,負手而立。

葉風什麼都冇有說,也無需開口,自內而外的強大氣場,立即就引起了那兩名秦家古武的注意。

「嘶——!!?」

二人見狀,頓時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涼氣!

冇想到這麼巧,還真的

是那位葉風大佬!?

「是他……」

「真的是他……」

二人驚愕之餘,連連後退。

韓木春見狀,也冇想到自己表哥之名,威力竟然這麼大。

他誤以為,是表哥的威名,嚇退了這兩名古武者。

於是信心倍增,繼續大大咧咧地道:「不錯,我表哥就是李平梁!過幾天可能就會成為下一屆的雍州戰神!」

「走!」

「快走!」

「回去稟報家主!」

秦家的兩名古武者,不敢耽擱,必須得儘快把葉風來此的訊息,傳回去,等待家主的定奪。

畢竟,白雲觀一戰,整個古武界的格局都被顛覆了。而且很有能,是與葉風,有著極大的關係。

此刻又見到葉風,彆說秦家古武,哪個古武會不驚!?

甚至他們更加擔心,葉風既然來了,那麼他背後的那尊神秘強者,是不是也跟著來了雍州?

見到那群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還真冇敢難為她們?

唐依依不禁大喜過望:「行啊!你真是太厲害了!連古武者都被你給說走了!」

「哈哈!」韓木春撓了撓頭,笑道,「看來還是我表哥威名在外!」

「呼……」秦夕瑤也鬆了口氣,「幸好他們走了。」

她還真擔心,這些古武者來此,不會輕饒了葉風。

二女都以為,是韓木春的一番話,嚇退了古武者。

殊不知,真正令古武者退卻的,是因為韓木春身後,站著的葉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