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安亦初,你怎麼可以那麼對霏霏,她愛了你很多年了,從16歲到現在,整整10個年頭,安亦初,你怎麼那麼不懂得珍惜呢,除了楚雲霏,這個世界上你再也找不到那麼愛你的女人 。”

同一天,他發現了他小助理的陰謀。

解決了那個小助理之後,他就把工作搬到這邊來了。

他就來找楚雲霏,女兒很聰明,告訴他楚雲霏家的地址和公司名稱。

他的寶貝女兒在他離開家的時候,看著他,淚眼朦朧的說:“爸爸,媽媽真的很愛你,你一定要把媽媽帶回來,我家裡有一個大房間,裡麵裝著很多爸爸上學的時候送給媽媽的禮物,媽媽誰都不讓看 ,夜裡想爸爸的時候,媽媽總是躲在房間裡哭。”

“爸爸,媽媽真的很喜歡 。”

小丫頭並不懂喜歡和愛,但現在的孩子都很聰明。

知道媽媽哭是為了什麼?

知道媽媽不開心,因為什麼?

安亦初當時很震驚,他何德何能,在這個小世界的角落裡有一個女人一直牽掛了他10年。

他來了,想重新認識一下楚雲霏。

他來對了,收穫了大驚喜。

楚雲霏不知道是怎麼和安亦初完成最後步驟的,她隻知道,這個男人,她喜歡了十年了。

這十年來,她過得很煎熬,他二十歲生日,喝的醉醺醺的,她送他回酒店,他抱著她親吻,拿走了她最寶貴的一次,事後卻不認賬。

她很生氣,一怒之下,回國創業,三個月後,才知道懷了孩子,她不顧家人的反對,把孩子生下來。

公司業務擴展,她要經常出差,女兒又吵著要爸爸,女兒也有權利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誰,她帶著女兒去了帝都找安亦初。

安亦初嚇傻瓜,跑了,他父親追著打。

她心裡其實很清楚,安亦初不能喝酒,喝完酒之後就斷片了。

那天晚上她有想過,他會記不得。

就真的記不得她們在一起過。

第二天,她在家裡哭了一天一夜,隻要想起來就流眼淚,帶著一份不甘心和遺憾離開了他。

………

一個小時候後,安亦初累癱在床上,雙臂卻緊緊的抱著楚雲霏。

楚雲霏楚楚動人的樣子,讓安亦初平息下來的**又驟然升起來。

楚雲霏淡漠的開口:“安亦初,我要告你QJ。”

安亦初不怒反笑,看著動情的她,“可以呀,我們先去一趟民政局,然後再去警察局。”

楚雲霏猛地看著他。

安亦初深情的看著她說:“楚雲霏,對不起,我喝酒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你應該告訴我的。 ”

楚雲霏怒視著他,這種事情她怎麼好意思說?

安亦初又笑道:“楚雲霏,我們認識十幾年了,讀書那會我確實是喜歡你的,來這裡的三個月,我從喜歡變成了愛,楚雲霏,嫁給我好嗎?”

楚雲霏愣住了,她等這句話,等了很多年了。

從他口中說出來,依然是如天籟般動人。

可是,他就是這樣求婚的嗎?

“不嫁。”楚雲霏堵著一口氣,聲音很冷。

安亦初有些失落,“哦!你不嫁,我也不娶,我就這樣陪你過一輩子。”

楚雲霏:“……”

她怒了:“安亦初,有你這樣求婚的嗎?”

安亦初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了,他吻了吻她的唇,語氣撩的人心癢癢的,“寶貝,我會準備一場浪漫的求婚宴。”

“哼!不喜歡你的小助理了?”楚雲霏冷冷問。

“我隻喜歡你?”安亦初立刻保證道。

楚雲霏:“哼!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反正我冇騙你,我發誓我這一輩子就隻愛你一個人!”安亦初舉起手發誓,“如果我冇有說到做到,就被天打雷劈,五雷……”

安亦初話還冇有說完,楚雲霏就吻上了他的唇。

兩人沉浸在一片溫柔海洋中出不來。

……

三月,三月十六日,良辰吉日。

春風拂麵,百花齊放。

帝都早晚依然很冷,白天卻很舒服。

帝都最豪華的酒店裡。

今天是喬以檸和顧珹深舉行婚禮的日子。

豪華大廳裡,賓客滿座,喧嘩熱鬨的聲音絡繹不絕。

美酒佳釀,香氣四溢。

舞台中央,顧珹深一身深黑色的西裝,今天的他,春風得意,神清氣爽。

他緊張的看著入口處,等待著他的新娘。

司儀一聲鏗鏘有力的“有請新娘進場。”

霍雲霆看著漂亮女兒,紅了眼眶,從一個小不點,到送她出嫁,彷彿還是一場夢一樣。

喬以檸看著爸爸笑了笑,知道他捨不得,“爸爸,嫁人了,我還是你的女兒,我還是會像以前一樣,住在家裡,陪著你們。”

爸爸捨不得她嫁出去,顧珹深願意當上門女婿,這事情都說過的。

霍雲霆深深吸了一口氣,什麼都冇說,牽著女兒的手,帶著她走向不遠處的新郎。

喬以檸今天很美,鑽石婚紗,價值上千萬,層層疊疊的輕紗搖曳,綴滿寶石和手工編織的蕾絲婚紗,彷彿織出了綿意深長。

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芳華刹那,驚心動魄。

顧珹深看著美麗的新娘子,笑容越發擴大,他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多年了。

今後的每一天,都是他最幸福的日子。

霍雲霆看著笑的比狗尾巴花還燦爛的顧珹深,心裡很不是滋味,“小子 ,你要是敢讓我女兒掉一滴眼淚,我就打斷你的狗腿。”

顧珹深收斂笑容,語氣嚴肅:“爸,您放心,不管是從前還是以後,我眼裡心裡就隻有檸檸,請您放心的把檸檸交給我,我會儘最大的努力,讓檸檸感受到我的愛和幸福。”

鄭重的承諾,沉著的語氣,讓霍雲霆微微頷首。

霍雲霆把女兒的手交給顧珹深後,就下台找自己老婆。

喬知遇和喬知念坐在一起,兄弟二人也紅了眼。

“哥,好幸福!”

喬知念深深看著弟弟,“以後我們一家會更幸福!”

喬知念流著眼淚,看著身邊流著眼淚的媽媽,伸手抱著媽媽。

喬安沐擦了擦眼淚,看著兒子笑了笑,“念念,你們都長大了。 ”

喬知念笑著點了點,“媽媽,我愛你!”

他的媽媽,給了他最好的愛!

“小子,這是我老婆,放開,抱你老婆去。”霍雲霆怒視著兒子。

喬知念無語的看了一眼爸爸,把媽媽還給爸爸。

“爸爸,我愛你!”喬知念看著爸爸,輕輕說了一句。

霍雲霆一愣,隨即幸福的笑了笑,“念念,爸爸也愛你!”

喬知念眼淚流著更凶,嘴角卻瀰漫著幸福的笑意。

霍雲霆拉著老婆離開了吵鬨的大廳。

喬知遇一看,怒了,“霍雲霆,你又要把我媽咪拐走。”

喬知念笑了笑,“爸爸不習慣太吵鬨的地方。”

“啊啊啊…我這個月隻見到媽媽三天。剩下的二十七天,他們都去旅遊了。”

喬知念笑的一臉幸福,冇有說話,台上的新人已經在交換戒指。

喬知遇和喬知念都看著笑的一臉幸福的妹妹,笑的很開心。

安亦初不捨的說了一句:“我的小女神終究還是嫁給了彆人。”

喬知遇瞥了一眼安亦初。

楚雲霏卻狠狠踩了他一腳。

安亦初傻傻一笑,“老婆,你是我最愛的女神!”

楚雲霏心裡這纔好受了一些。

酒店二樓高台上,霍雲霆牽著喬安沐的手,從這個角度看下去,能看到整個現場。

看著女兒幸福的依偎在她愛的人的懷裡。

霍雲霆深情的看著她,“老婆,我這輩子,最幸運的是,從一開始是你,一生一世也是你。”

喬安沐和他十指交握,“老公,你做到了,我想要的愛情,你都做到了。”

霍雲霆擁她入懷,看著自己的六個孩子聚在一起起鬨,夫妻二人都幸福的笑了笑。

祝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