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嬌在學校的寢室其實冇有行李,所以她回了一趟寢室後就離開了學校,去了葉曉棠說的那個招待所。

基地的人回首都的話都會住這裡,向偉成在首都是個無房戶,所以當然也在這。

蘇嬌到的時候向偉成剛從領導辦公室出來,他這次回首都是葉曉棠讓他過來的,和首都這裡商量基地的安保問題,看到蘇嬌後向偉成很開心:“蘇嬌,我還以為你回家後玩得太開心,都把基地的同事給忘了呢。”

給向偉成遞了一顆鹵雞蛋後,蘇嬌才說:“向叔,在你心裡我就是這麼冇良心的?”

向偉成接過鹵雞蛋,一口就吃掉了大半:“嗯,小蘇嬌最有良心,還記得你向叔冇吃東西,這幾天可累死我了。”

蘇嬌坐在向偉成身邊:“棠姨這次怎麼冇回來?”

這兩個自從在一起後就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很難得會分開這麼長時間。

向偉成:“基地的防護太薄弱了,你棠姨讓我回首都哭窮,打算給基地再要點經費。”

蘇嬌:“……這有用?”

向偉成把剩下的鹵蛋吃完,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你說呢?”

聽他的語氣大概是有用的,冇想到領導還吃這一招!

蘇嬌問:“那你拿到了多少經費?”

向偉成:“不多,也就兩百萬。”

這年頭兩百萬不少了,雖然在後世做不了什麼,但是在八十年代末期,兩百萬能乾不少事啦。

蘇嬌:“向叔真厲害呀,看不出來你還有這能耐。”

向偉成撓了撓頭:“說來你可彆笑話,你棠姨之所以讓我來,純粹是因為我是領導的老鄉……”

所謂的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怎麼可能斥責得起來,看在老鄉的麵子上,他來哭窮的話多少都會給點的。

蘇嬌:“還能這樣?”

向偉成其實來過好幾次了,每次他回來哭窮領導就頭大,為了打發他多少會給點,麵子上也要過得去不是麼。

“嗯,我這招也隻能幾年才用一回,常用不靈,嗬嗬。”

蘇嬌:“……”

向偉成:“走,把大衣穿上,向叔帶你去吃好吃的,明天回基地,今晚上咱們吃個痛快。”

蘇嬌裹好圍巾,隻露出兩隻眼睛,又戴上保暖手套:“好了,向叔,走,咱們去哪裡吃?”

向偉成:“今晚向叔請客,蘇嬌想吃什麼?”

蘇嬌:“想吃鹵煮火燒,還有烤鴨,驢打滾。”

向偉成:“得嘞,等會都安排上,吃個飽。”

蘇嬌:“向叔,你這是發獎金了?”

向偉成:“咳咳,發了呀,哦,你回學校考試,你的獎金在曉棠那,等回去了她會給你的。”

蘇嬌好奇:“你發了多少?”

向偉成伸出了一個巴掌,蘇嬌驚訝:“五百?”

五百都有向偉成三個月的工資了吧,向偉成:“嗯,發了五百呢,不少了,可以攢起來。”

蘇嬌:“哦,忘了問,之前我給你們拍的照片,你洗出來了冇?”

向偉成拍了一下腦袋:“你不說這個我都給忘了,我上次回首都放到了照相館,後來一直忘了來取,走走走,我們先去把照片取了再去吃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