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曼決定要把這個孩子流掉的事,原本就不在傅生言的意料之外。

甚至當他剛聽說宋曼整個年都在醫院住著的時候,還以為她已經把孩子拿掉了。

不過這個訊息,是從江婉君口中傳出來了。

或許不光是傅生言覺得諷刺,就連江婉君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當初她百般看不上的宋曼,如今真的跟傅生言永遠分開了,自己反而成了那個又心痛又不捨的。

這個微妙的變化,最先是心思細膩的於展翔看出來的。

然而江婉君不承認,她說她覺得自己把傳家寶都送給宋曼了,現在又冇辦法要回來,太可惜。

「你那也叫傳家寶?十幾二十年前不知道從哪個坑裡刨出來的海玻璃似的。用放大鏡看說不定上麵還有義烏製造呢。」

於展翔的嘴,終究是比他的傷恢複得要快上好多。

然而江婉君說著說著就開始擦眼淚:「你說你們這些孩子,一個個得怎麼就一點都不省心?放著好端端的日子,就是不想好好過呢?」

於展翔冇有再多說什麼,但他瞭解他哥哥。

如果傅生言不是一個「原則」如此偏執的人,他也會爬到今天這個位置上。

隻是應該承受這份代價的人,從來都不應該是宋曼。

後來,聽說傅生言再除夕夜的當天把傅家鬨了個底朝天。

傅老太太對他突然換了個女伴上門的行為,又詫異又嗤之以鼻。

並當眾表示說,他要娶誰,要跟誰在一起,他們並不在意。

隻希望傅生言看在傅家畢竟養育了他這麼多年的份上,最後能給彼此留點體麵。

「我曾為了宋曼,寧願放棄傅家的一切。如今,我可以帶著一個陌生女人登堂入室,連宋曼都不要。這還需要我向在座的各位解釋,我今天來的目的是什麼?」

那天晚上,傅生言當著老太太的麵撕毀了卸任的協議書。

「傅氏集團近70%的供應鏈和下端市場都在我手裡,奶奶要是覺得您手底下這幫烏合之眾還能跟我對線一下,這個年,你們最好能好好過。畢竟,以後還有冇有這樣閤家團圓的機會,我也不確定。」

或許那一刻,他隻是想告訴所有人,如果他連宋曼都不在乎了,那麼這個世界上,也就冇有人再讓他在乎了。

老太太氣得直接血壓升高,揚言要把老頭子的遺囑公開出來,要用董事會的力量逼他卸任。

可是身邊無人,麾下無將。

她一直以為傅葉白或在關鍵的時候,作為傅家的正統血脈,能在最關鍵的時候支撐起家族的最後尊嚴。

可是一整個年關,傅葉白根本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他比曾經的傅生言,看起來還要are這一切。

老一輩人的處心積慮,上一輩人的恩恩怨怨,在下一輩人輕輕鬆鬆就能顛破風雲的力挽狂瀾裡,好像什麼都不重要。

傅生言坐在外麵的車子裡,抽了半盒的煙,才決定進來看一眼。

他以為傅葉白會留在這裡陪著宋曼,原本已經想好瞭如何更有殺傷力的諷刺。

例如這個女人你要就留著,傅家我替你收著之類的狠話。

但冇想到當他來到宋曼的病房前,看到她一個人那麼小小的身影坐在床邊,消瘦得像一片刀刃,嗖一聲就割在他的心尖上。

為您提供大神君子貓的《我就是不要你了》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275章 心尖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