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小說網 >  霧野 >   小孩兒,訴求

264

厲落站在市局門口的小吃車前,捏住牛皮紙袋,把煎餅果子往嘴裡塞,她張大嘴巴,正要三口一頭豬,嘴唇上的小口子卻裂開了,疼得她嗷嗷直叫。

她揉著嘴對攤主說:“小哥,原來在這兒賣小米粥茶葉蛋的那大姐,您要是碰見了,幫我跟她說一聲,就說我想她了,再也不開警車攆她了,讓她回來吧。”

“吃我的喝我的,就彆惦記人家了啊!”小哥轉圈攤著餅,哼了一聲:“明天我也走,看你們吃啥!”

厲落哀求道:“彆呀,我要是把你也嚇跑了,同事得集體排擠我。”

小哥無奈一笑,把煎餅捲上油條,遞給小吃車下臟兮兮的兒子。

厲落進了單位大樓,到了DNA技術室,迎麵碰上技術員小鄭,小鄭調侃道:

“哎呦,厲落落,你贏了。”

厲落一怔:“什麼我贏了?”

小鄭說:“你跟趙老的打賭啊!趙老那頭銜,真得讓給你了!”

厲落再往裡走,崔姐見是她,拿出報告:“加塞兒給你做的啊!”

“謝謝崔姐!”厲落嘴甜。

“客氣,我們也都想看賭局的結果呢!”

厲落不關心什麼賭局結果,隻關心報告結果。

厲落進了辦公室,季凜正在吃早餐,厲落放下包,把保鮮盒裡的水果拿出來,那是雲開早上給她帶的果切。

菜菜過來撩閒:“你這帶的啥呀?芒果?”菜菜大事不妙地對眾人說:“有人帶芒果了!”

小張搖頭晃腦:“完了完了。”

厲落一頭霧水,不知道這幾個大老爺們咋咋呼呼個什麼勁兒,她把報告放在季凜桌上,彙報:“季隊,礦泉水瓶裡的血跡不是柴宇的,在庫裡也查不到,可能冇案底。”

菜菜道:“完了完了,又是個新案子,無縫銜接,我就說不能帶芒果。”

“我帶芒果咋了?”厲落問。

小張說:“帶芒果就忙唄!”

季凜吐嚕幾口豆腐腦,站起來擦擦嘴,說:“來活了同誌們,抓緊排查死者的人際關係,爛尾樓裡住的居民、廢品站的相關人員、爛尾樓的保安,都要采集對比。”

“你嘴怎麼腫了?”季凜俯身盯住她的唇:“呀,破皮了。”

菜菜打趣道:“人家現在是合法親嘴,想怎麼啃就怎麼啃。”

厲落丟了個記事本摔他身上:“彆口出狂言!”

小張也跟著笑:“打賭贏了老峰神,你這可是一戰‘峰神’!”

厲落上去踢踢這個踹踹那個,團團戲耍卻纔剛剛開始。

季凜笑:“小雲怎麼還咬人啊?”

小張答:“看不出來,雲法醫那麼斯文,竟還有兩幅麵孔!”

老王吹了聲口哨:“什麼時候辦事啊?我們都等著吃席呢!”

厲落穿衣服,拿車鑰匙,才懶得跟他們貧呢,大咧咧道:“讓長輩們忙活去吧,到時候簡單請兩桌,走走過場就算了。我和他都不太喜歡婚禮。”

菜菜“呦”了一聲,酸溜溜地說:“聽見冇有,都‘我和他’了!真膩歪呀!”

厲落道:“你們差不多得了啊!就會欺負我。”

“欺負的就是你,”菜菜拽得二五八萬,逗她:“誰讓你帶芒果來上班的,啊?害得我們又有的忙了!”

“就會欺負小孩兒。”季凜瞪了菜菜一眼。

“就是!”厲落嘟囔。

季凜拿紙拿筆就要去開會,停在門口,歪頭回望她:“告訴小雲,下手輕點兒,就算再不明顯,到底也是個女的呀。”

“你們這群狗賊!”厲落追上去打,被季凜輕輕鬆鬆躲過,跑冇影了。

265

雲開找到厲落時,太陽已經快落山。

她被群眾包圍,站在滿是塵土的台階上,一句一句迴應著人們,必要時雙手並用,振臂高呼。

“你們公安局要采集我們的DNA資訊可以,但我們有條件。”

“對!有條件!不然我們不配合!”

厲落極有耐心地說:“大家聽我說,案件需要,我們現在想排查周邊人群的涉案嫌疑,配合警方的DNA采集任務,這是公民的義務。”

“什麼義務不義務!我們被開發商坑成這樣,你們管過我們嗎?”

“對!管過我們死活嗎?我們難道就不享受公民.權利了嗎?冇有權利哪有義務!”

厲落也不急。

“大家聽我說,一碼歸一碼,就算,就算你們不願意配合,但也要考慮考慮自身安全,對吧?現在我們這裡發生了命案,不把凶手繩之以法,你們睡在這種冇有門窗的地方,能安心嗎?”

小敏母女也來了,一臉難過地望著厲落。這時,業主代表老許,發表了看法。

老許說:“你們工作不容易,我們也理解,但是我們就有一個小小的請求,你們公安機關能不能幫幫忙。”

厲落道:“有什麼困難大家可以提,我能幫你們的一定幫!”

老許說:“我們就想看看監管賬戶裡的錢都去哪兒了!可是他們不給我們看!”

厲落想了想,說:“我回去幫大家打聽打聽,好不好?”

雲開站在遠處看著,也不上前,聽她這樣說,笑著點點頭,抱起手臂,像看一場小孩的演講。

又想起她小時候的樣子了。

雲開在很小的時候就知道自己喜歡什麼,要什麼,盯上的東西,從來不會放手。

他對大院裡的每一具鳥屍、鼠屍都擁有絕對的控製權。

有時一盯就是一個小時,用小棍戳戳,翻翻,看看腸子在哪兒,心臟在哪兒,胃又在哪兒,是他最沉迷的事。

記得有次在鞦韆底下,他發現一具鬆鼠屍體,這可不常見,雲開蹲在那裡觀察,不一會,一個圓滾滾的小傢夥也蹲了下來。

她那時也就四五歲的樣子,臟兮兮的,大院都知道她冇媽,鼻涕一淌就往袖子上抹,冇人管。

她常捧著一個奶瓶,奶瓶裡的奶喝冇了,就乾裹奶嘴,她繼母叫她,她也不回家。

雲開挺喜歡這小孩,她好奇,但手也不欠,話也不多,偶爾問兩句“哥哥,小鳥它怎麼了?”“小老鼠它怎麼了?”雲開寡言,她也不生氣,又低頭去嘬奶嘴。

雲開看著厲落語重心長地解答著群眾的疑慮,被團團包圍的樣子,又想起了小時候的她。

那次他發現鬆鼠屍體,她也像今天這樣,被一群小孩圍了起來,隻因為他趕著要去補習,臨走交代她,“看著,彆叫彆人碰。”

厲落叼著奶瓶,重重地“嗯”了一聲!

不能給她責任,隻要讓她扛,她是一定要扛起來的。

鬆鼠的屍體很快被大院的幾個調皮蛋發現了,那些人都七八歲上下,而她還在上幼兒園。

雲開補課回來的時候,看到瞭如下場景——

那小傢夥蹲在鬆鼠屍體上,像下了蛋的母雞一樣護著鬆鼠,她身旁圍了一圈大孩子,大家都好奇死了,她像個小大人似的跟人家“叭叭”地講道理,有個混不吝,上去就把她像石墩子一樣搬了起來,大家哈哈笑,她氣得拿奶瓶打人家。

直到雲開走過來,他們才一鬨而散。

兒時的厲落,滿足了雲開對於可愛小孩兒的一個標準。

隨著年齡越來越成熟,身旁的人都開始有了小孩,姐姐也有一個可愛的雨寶,從冇對婚姻有過暢想的雲開,在某些時刻,會強烈地想生一個小孩,生一個和小時候的厲落一模一樣的小奶娃。

厲落的工作進行到天黑,把她接上車,她的嗓子已經冒煙了。

雲開看看錶,說:“今天我們兩個請客,看來要改日了。”

雲開擰開水杯,遞給厲落,她趕緊喝口水洇了洇嗓子,說:“今天確實太晚了,過兩天吧,長輩們不會怪罪的,他們要知道咱倆暗渡陳倉,宣佈領證,那就一功抵百過了!”

雲開抬手摸摸她的頭,誇道:“秀外慧中,通情達理,我老婆真乖。”

厲落老臉一紅,打開他的手:“誰是你老婆……雲法醫肉麻死了!”

“國.家規定,法律認可,你不想叫老公,就叫兩聲哥哥聽聽。”

“我不要,纔不要呢!”

“不要?回家就讓你叫出來。”

雲開勾唇一笑,一踩油門。

到了家,剛進家門,厲落“嗖”地一下就跑進臥室,機靈地將門反鎖上了!

雲開脫了鞋,把她的拖鞋對齊,在鞋架上放好,不緊不慢地走到臥室,敲了敲門。

“不洗澡了?”

“不洗了。”

“不吃飯了?”

“不吃了不吃了!”

“我有這麼嚇人麼?”

“你還不夠嚇人嗎?!你把我嘴都弄破了,今天同事都笑話我!我不要麵子的嗎?”

“你乖乖叫哥哥不就好了?”

“屁!我叫了你更發瘋!”

雲開低低笑,挽起袖子進了廚房。

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說的就是雲開這位“新嫁郎”。

今日晚餐簡單,兩個小炒兩碗湯,筷子一擺,米飯冒熱氣,在燈光下十分溫馨。

雲開又去敲門:“小孩兒,出來吃飯。”

厲落隔著門說:“那個……我突然想起來一個事,有點唐突,但確實得提前說,這事也怪我,領證太倉促了……如果你後悔了,就麻煩了,唉!”

雲開眼神一寒,屈指敲了敲門:“倉促?後悔?麻煩?厲落落,把話說清楚。”

厲落說:“彆生氣嘛,哥哥,凡事有商量。這樣吧,我們兩個一人寫一個關於結婚的訴求,寫好了一起從門縫塞過來,看看對方能不能接受。不能接受再商量嘛,以和為貴,家和萬事興啦!”

雲開說:“好。”

雲開聽見門板上響起“沙沙”的寫字聲,是她動筆了。

雲開努力設想著自己對婚姻的訴求,低頭笑了笑,也找了張紙,寫了一句話。

厲落那邊聲音討好地問:“哥哥,好了嗎?”

雲開這邊答:“好了。”

門內的實在小孩,很快便將紙條塞了過來。

雲開拾起紙一看,而後深深提了一口氣。

“我想做丁克。”

厲落在門內蹲了半天,也冇等到雲開的紙條,她趴在地上問:“你的呢?”

一張紙輕輕地塞了進來。

雲開的字無乖無戾,不燥不潤,他說:“不想要小孩。”

厲落愣怔片刻,問:“這是你一開始寫的嗎?你真這麼想嗎?”

“真這麼想。”

厲落隨即狂喜,打開門,跳到了他的身上去!

雲開一低頭,溫柔地吻住了她。

266

厲落和雲開請客,長輩們就已經知道什麼意思了,兩個孩子在一起了。但是當他們倆掏出結婚證的時候,還是把大家都震驚到了。

吳雪如和雲開的媽媽激動地把手握在了一起。

老雲說:“用你們現在的網絡流行語來講,這就叫‘雙廚狂喜’!”

老厲問:“啥意思?”

老雲說:“就是都喜歡的兩個人夢幻聯動了,很幸福的意思。”

老厲哈哈大笑:“貼切,貼切!咱倆今天必須不醉不歸!”

厲落擔心老厲的高血壓糖尿病,不讓他喝,可是今天對於他們來說是“大喜的日子”,攔也攔不住。

吳雪如和雲開媽媽商量著新房的事宜,雲開高興,又架不住嶽父的權威,滴酒不沾的他,也喝了兩瓶。

雲晴把厲落拉到外麵說悄悄話去了,妯娌倆剛一出門,吳雪如就對雲開說:

“雲開呀,你們倆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呀?”

催完婚立刻就催生,這是流程。

對於吳雪如,因為她和厲落關係不好,雲開這些年和她碰麵,都是不怎麼熱情,但如今成了一家人,就是嶽母了。雲開收斂心氣,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我們兩個,冇有這方麵的打算。”

吳雪如一聽,急了:“那怎麼能不打算呢?生孩子是正事呀,你說對吧?”吳雪如拍了拍雲開媽。

雲開媽露出和氣的笑,說:“我這一個雨寶都忙得我暈乎乎呢……不過我倒不是說雲開生了我不幫帶啊,我肯定幫著,隻是現在厲落在警隊的工作剛剛有了起色,我聽雲開說,厲落現在可出名了,小神探呢,現在就讓她生育,那不得耽誤孩子進步嘛!”

雲開認可地點點頭,媽不愧是老領導,說話就是有水平。

老厲醉醺醺嚷道:“她一個小女孩進步什麼進步?哪裡輕鬆就在哪裡呆著算了,我家不想再出第二個神探了,都是虛名。”

老雲理解地拍了拍老厲的肩,老厲以前不是這樣的覺悟,實在是喪子之痛打擊至深。

吳雪如趁勢說:“對呀,這女孩子呀,非得生育了才能穩定下來,像她現在這麼跟著一幫大老爺們跑來跑去的,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呀?雲開,你得努努力,她不懂事,你該替她考慮,你也知道,她爸不樂意她乾刑警,我們厲家就這麼一個孩子了。”

老雲也對雲開說:“聽見你嶽母的肺腑之言了嗎?你小子不要不吭聲,要往心裡去!”

飯局結束,兩人回家的路上,厲落開車,討論著案情,她說,雲開就聽著。

厲落說:“今天我們在排查的過程中,發現兩個很可疑的人,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顏昭被綁架時,小李他們查到一個出逃的嫌疑人趙乾嗎?”

“記得,”雲開答:“趙乾還冇有找到嗎?”

厲落說:“爛尾樓的居民說,開發商常派保安來盯梢,保安是一對兄弟,但好久冇見過兩兄弟了,保安也換了新麵孔。怎麼就這麼巧呢,發生殺人案了,他們換保安了,我覺得開發商這邊很奇怪,他們給出的答覆是,兩兄弟早就一起辭職回老家了,辭職時間正是趙乾綁架顏昭之後,可是我問過爛尾樓的居民,他們說,在1月17號還見過保安趙鬥在巡邏。”

雲開道:“1月17號,不就是拾荒老者遇害的前一天?”

“對。”

厲落歎了口氣,說:“我已經在兩兄弟的宿舍裡采集了樣本,明天結果一出來,就有答案了。”

雲開見她疲態,誇了她一句:“全市人民的安全感,越來越離不開厲警官了。”

厲落嘴角翹起,表麵卻橫眉倒豎,大手一揮,一副小同誌你不要捧殺我的正經嚴肅,道:“民之公.仆,國之金盾!職責所在!不算什麼!”

厲落果然哼起歌來。

雲法醫感興趣的,一向願意揣摩。誇一誇哄一鬨,循循善誘,緩緩圖之。這是雲氏禦妻法則。

雲開歪著頭,手指搭在太陽穴,手肘抵在副駕的車門,說:“小朋友,路過藥店停一下。”

“你去藥店乾嘛?你生病啦?”厲落關切地問。

雲開淺笑搖頭:“買盾。”

“買盾?啥盾?藥名嗎?”

厲落冇懂,雲開拎回一兜子東西也冇讓她看,到了家,她就把這事給忘了。

直到晚上,雲開因為厲落迷亂的那句“哥哥”而發了瘋,她才恍然明白……盾啊……不就是……

“哥哥……這東西怎麼用呀?”

“好奇?”

“好奇……”

“手拿來,哥哥教你……”

……

次日,案情分析會上,輪到厲落髮言時,會議室裡鴉雀無聲。

“凶手在離開現場之前,將帶有自己血跡的紗布和棉簽塞進了礦泉水瓶,並扔在了死者王守園家外麵,經過我們的排查,礱達地產的保安趙鬥的DNA和現場血跡相吻合,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同時,他的哥哥趙乾也同樣具有嫌疑。目前趙乾和趙鬥都處於失聯狀態,懷疑殺人後潛逃。”

“趙乾和趙鬥已經安排追捕了!”季凜對張局彙報道。

“嗯,這次要是能速戰速決,你們也該放放假了。”張局道。

散了會,眾人都走了,隻剩厲落和季凜,季凜對厲落說:“顏昭那邊你還得再細問問,畢竟她是最後和凶手在一起的人,因為創傷反應期還冇過,很有可能忘記一些細節。”

“是,我明白。還有什麼事嗎?”厲落問。

“你怎麼不走啊?”季凜奇怪道。

厲落額角冷汗,尷尬地笑了一聲:“你先走吧,我等下就走。”

季凜收拾紙筆出了會議室,厲落扶著桌子起身。

膝彎打了個軟,她又坐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