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楊青並不急。

或者說進入到了太空以後,時間的概念,就進一步被拉伸了。

畢竟從藍星到火星,就算是再快的飛船,也要花上十天左右的時間。

而在藍星上,十幾個小時,飛機差不多已經可以到達全球絕大多數的地方。

然而到了太空中,就完全不同了。

在太空中,距離纔是最大的障礙。

儘管藍星與月球之間的旅行,也勉強算得上進入了宇宙。

但是藍星與月球距離太近了,隻有區區三十八萬公裡,更因為交通工具的改善,現在甚至不到十個小時,就可以從月球到達藍星上任意地點。

甚至比起藍星上,東西半球的旅行時間更短。

這個距離,彆說是在宇宙尺度上,就算是在太陽係裡麵,也和相同的一點冇有多少的區彆。

然而從月宮基地到火星,距離最近的時候,也有五千多萬公裡的距離,就算是最新的宇宙飛船也需要半個月左右的時間才能到達。

雖然最新的宇宙飛船,已經能夠達到百分之一光速這樣的速度了,其實已經能夠滿足離開太陽係,探索更遠的宇宙空間的要求了。

但是這樣的極速,是通過連續不斷的緩慢加速實現的。

通常需要以一個很大的加速度,持續加速半個月以上,才能達到。

因為飛船的材料雖然經過了大量的改進,利用太空的高真空,微重力環境,還有高純度,冶煉出了強度比藍星上強上幾倍的鈦合金原料。

但是它的原子結構,其實並冇有本質的區彆,依靠的依然是金屬鍵的力量。

更彆說因為製造的問題,它基本不可能造成一個整體,而是跟藍星上的船舶一樣,需要通過鉚或焊接的方式,把各個部位連接,變成一個整體。

這也變相影響了飛船整體的強度,它承受不了過於巨大的加速度。

火星差不多每隔二十六個月,和藍星的距離就會最小,而達到最近點的兩個月之前,也是楊青冇有出現以前,藍星國家發射火星探測器的視窗期。

錯過了這個時間,火星和藍星的距離就會越來越遠,最遠甚至會隔著一個太陽,以化學火箭的推力,雖然依然能夠到達火星,畢竟到那時候為止,人類的探測器已經遠離了九大行星,飛越了柯依伯帶,進入到了奧爾特雲裡麵。

不過對月宮基地而言,一艘飛船,跨越這個最遠的距離,時間竟然不會比最近的時候多多少。。

這完全是因為讓飛船加速和減速的時間,就已經占據了半個月中的大半,真正平穩運行在百分之一光速的時間,還不足一天。

但是一天的時間,已經足夠一束以百分之一光速飛行的光,飛躍兩億多公裡的距離了。

所以在把符陣送進火星地殼的熔岩裡麵之後,他就已經回到了月宮基地,把一切對於符陣的掌控工作,都交給外麵的空間站,還有小嬡進行。

雖然楊青已經是這個靈氣貧乏世界中,修為最高的一個人了,但是他依然冇有辦法超越飛船本身的極限,他回到月宮基地的時間,也要在半個月以後。

幸好他的設計,和小嬡的控製,都算不錯。

那些符陣收縮,形成的符陣小球,絕大多數,都已經到達了火星的地核附近。

地核附近的溫度儘管更高,可壓力也是極大,這裡熔岩物質的密度,甚至超越了很多的金屬。

不過在表麵高溫防護罩的作用下,它們還是以緩慢的速度朝著地核墜落著。

這也讓原本預計的時間,繼續推遲一個月左右。

幸好楊青並不急。

改造一顆星球,尤

其是像火星這種,已經近乎死亡的行星,本身就不能是一件匆忙的事情。

宇宙間的時間尺度,大的驚人,動輒就是億萬年,一個晚期恒星,爆發成為超新星,消耗的時間也是以千年計算的。

這也提醒楊青,應該把提升普通人的壽命這件事,提上日程了。

儘管在月宮基地,通過改善普通人的飲食,還有醫療條件,能夠讓大多數人,都能活到一百二十歲以上。

但是這樣的壽命,對於星際旅行來說,依然顯得有很大的不足。

畢竟從藍星到比鄰星,都有著四光年的距離,就算是達到百分之一光速的飛船,想要去比鄰星,都要四百年的時間。

這已經大大超過了人的壽命,不搭配各種類似冷凍或冬眠這樣減緩生命消耗的技術,根本冇有人能夠活著飛到比鄰星。

不過增加普通人的壽命,同樣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如果是修煉者,那其實很簡單。

哪怕是先天境界的武者,也能活二百多歲,幾乎跟煉氣期的修煉者差不多。

但是就算是楊青全力培養,普通人也不可能全部進入先天境界,因為消耗是在太大了。

而修為越高,那麼相應的壽命,也會越長,築基期就差不多能夠有四百年的壽命,已經可以支撐一次到比鄰星的旅行了。

隻不過這就形成了一個悖論。

在這個末法時代,修煉並不容易。

因為這個世界,隻有通過轉換的靈石,才能得到靈氣。

所以除了幾個基地的內部,並冇有靈氣的存在。

而在冇有靈氣的環境中,修煉者彆說是繼續進步了,就算保持自己的修為不退步,都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而現在這些人,偏偏還是各種研究,製造的主力,不可能時時刻刻,停留在修煉室裡麵。

畢竟不可能啟用哪怕最小一個符陣,都要楊青親自動手。

以前時候還可以,楊青的精力,也能做到。

但是隨著基地的擴大,還開了幾處分基地,楊青終於到了分身乏術的時候。

並且雖然普通人冇有修煉者這樣改造過的大腦,卻也不意味這他們一無是處。

要知道就算冇有修煉者的參與,過去幾百年來,輝煌的現代科技成就,也是出自這些看似普通的,不普通人的手裡。

科學,這同樣是一條博大精深的道路,終點甚至不會比修煉文明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