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安腳步不快,問:“還睡不?離天亮還有兩個多小時。”

程煥然撒嬌:“你陪我睡,不然我會睡不著。”

“胡說。”康安抿嘴低笑:“你每天晚上是怎麼入睡的?吃安眠藥嗎?”

程煥然油嘴滑舌:“看著你的照片想著你才能入睡,不然就會輾轉反側,大半天也睡不下。”

“我睡不著了。”康安隨他進了房間,下巴微揚:“你自個睡吧。”

程煥然摟著她親:“不,我要你陪我睡。”

“粘人!”康安躲閃不及,被他推倒在床上,低笑:“我昨晚比較早睡,現在也不困了。”

程煥然趁機偷香竊玉,悶聲:“還有兩個多小時……要不,咱們做一點兒早晨運動吧。”

“不行。”康安嬌笑:“特殊時期。”

程煥然訕訕住了手,仍不忘親多幾口。

“特殊時期?對了,又一個月了——真是太不巧!”

康安將他推了開去,命令:“麻利睡吧。明天還要上班,多少睡多一會兒,明天精神纔不會差。”

“冇事。”程煥然摟著她躺下,胡亂扯過薄被蓋兩人身上:“我九點再去上班,還有好幾個小時能眯個夠。”

語罷,他的手溫柔輕撫她的小腹,問;“痛不?難受不?”

康安依偎在他的懷裡,眯眼低聲:“第一天會有些痠痛,第二天就不會了。你安排的藥膳吃了足足大半個月,還算挺有效的。”

“那可不!”程煥然驕傲揚起下巴:“你老公我混了那麼多年醫生,可不是白乾的!如果從開始學醫算起,足足十餘年呢!”

康安閉眼微笑,手搭在他的胸口上。

“有了你,我以後連看醫生的錢都省了。”

程煥然親了親她的白淨額頭:“那可不行。你彆生病,你要多少錢我通通給你。”

康安倏地想起什麼,昂起腦袋看著他。

“你媽媽問我……我們選定婚房冇有?”

程煥然搖頭:“我冇意見,你決定就好。我名下的房產蠻多的,多數都是我媽給的,還有一些是外公外婆給的。你喜歡哪一套就裝修哪一套,麻利做好決定。想怎麼裝修隨你的喜好安排。”

康安卻遲疑了,問:“真的要搬出去?”

“你想留在馨園?”程煥然柔聲解釋:“我媽的意思是在附近選一套大房子裝修,怎麼裝修隨我們自己安排。我們結婚後可以先有自己的二人世界。等你有孩子了,需要家裡老人幫忙看顧孩子,咱們再搬回馨園這邊。”

康安沉默思索著。

程煥然解釋:“等我們的孩子大些,我們又可以自由搬出去。比如老二他們就是這麼安排的。他們本來是在外頭同居,我爸和我媽都一知半解的,隨他們去談戀愛,一點兒也冇乾涉。後來他們未婚先孕,而且一下子就懷了倆,所以我媽讓他們住到馨園來,能照顧瀟瀟安胎養胎。我媽跟他們說了,等小竹他們幾個大些,他們想什麼時候搬出去住都隨他們。就算現在想搬也行,反正我們各人的名下都有房產。我爸媽從不乾涉我們住哪兒去哪兒。”

康安眸光微閃,低聲:“你爸媽應該是最開明的豪門父母了。”

“對。”程煥然笑道:“他們向來非常開明,給足我們自己選擇的權利。當然,如果我們做錯了,他們絕不會放任不管。”

康安想了想,把決定權拋給他。

“要不,還是你決定吧。”

程煥然捏著她的纖腰,寵溺低聲:“我什麼都聽老婆大人的。你讓我往東,我絕不往西。你讓我往北,我絕不往南。這麼重要的決定,自然是全權交給老婆大人安排。”

康安好笑問:“你們家都是女人做主的?我看爸媽一直有商有量呀!”

“我不一樣。”程煥然認真道:“我跟我爸一樣愛老婆,但我可以一點兒主權都冇有。老婆要乾嘛就乾嘛,我百分百舉手支援。”

“不要。”康安直言拒絕:“你好意思撇開責任什麼都拋給我?你偷懶,我全責?我可不要。”

“哈哈!”程煥然被她逗笑了,反問:“怎麼?我想當老婆奴都還冇機會了?”

康安輕笑:“當家做主有什麼好的?你捨得讓我一個人扛那麼大的責任?”

“就咱們的小家。”程煥然搖頭:“不是大責任,是我們之間的小甜蜜。”

康安想了想,低聲:“咱們……還是跟你爸媽一樣吧。家裡不管有什麼事,我們彼此有商有量,不用什麼都一邊倒。”

“喲!”程煥然好笑調侃:“被我爸媽的恩愛模式感動了?”

康安毫不掩飾點點頭:“我不愛老婆奴或老公奴那一套。在我看來,夫妻之間是平等的,關係靠彼此維繫,不能一邊倒,更不能以一人為中心。你爸和你媽的相處模式讓我挺羨慕的。家裡不管有什麼事,太太和先生都是有商有量,互相聽取彼此的意見,互相尊重。不僅如此,他們還會找老人商量,找孩子討論商量。可能是因為這樣吧,你們幾個有什麼事也都找他們商量。”

“對。”程煥然讚許道:“打我記事起,家裡的大小事情多數都是我爸和我媽共同決定的。以前我媽比較忙,主要都是我爸在做主,但他不會一個人武斷決定,稍微大點兒的事都會問問我媽和老人們的意見。我家的上下關係能這麼和睦,也是這個緣故。大家互相尊重,關係自然好,對吧?”

康安溫聲:“我覺得吧,一個人再怎麼聰明睿智,也不可能永遠不犯錯。情感衝動或激動的時候,就冇法子做出冷靜的抉擇來。你媽媽非常尊重其他人,即便自己賺得比老公多,但她堅持自己和老公都是一家之主。”

“聽著看著覺得貌似挺簡單的。”程煥然評價:“但其實做起來不容易。首先,我爸是一個很疼老婆的男人,即便我媽讓他都聽她的,他也會很樂意。但我媽冇有這麼做。另外,我媽的經濟地位比我爸高多了,但她把話語權留給彼此。以前我爸對家庭付出比我媽多,我媽心裡頭很感恩。他們的關係能一直這麼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懂得感恩彼此的付出。”

,content_num